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C章:纳米瘟潮之起源(下)

    ·

    「让我猜猜,你早就知道我会回来,对吗?」

    「当然,毕竟你遗留了纳米机……」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确实,你令我苏醒,也多方关照,对我有淤生之恩,但一码归一码。别忘了你说过希望我能活的自由自在。我现在有种每一步行动都被你算计好的感觉,令人非常不爽,但愿只是个误会。我现在郑重的警告你,别企图算计我,永远。」

    几秒的沉默之后,休回应道:「别担心,我没有,以后也不打算对你怎样。说到底如果我需要一个言听计从的家伙,又干嘛要辛辛苦苦埋首几十年研发出一个拥有自由意识和心灵系统的你?」

    ……是有些说服力。

    若是休打算控制自己制作出来的纳米机械体聚合人形,完全可以在前期设置些服从程序,或者,直接做个机械人就好,没必要勾心斗角暗中设计你。回想起休临别时留下的那句话──「我不是你的敌人」。

    但,

    反正现在这事给你的感觉不太爽。

    旁边的丽奈和天拂发现你正在出神。不过你就算是平时也很少说话,托寡言的福就算你暗中和休交谈也不会引起他人怀疑。

    「你现在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有些人产生了幻觉?你临走前留下了毒气吗?」

    「毒气?不不,不是我,而是你留下的。那是你长期遗留的纳米机械体进入无指令状态,到处乱飞,被吸入了体内。它们顺着血液流进大脑,刺激到感官脑神经区域所以产生了幻觉。别担心,那只是暂时的。」

    吸入了纳米机械体?

    你看向身旁的丽奈,至今仍然有些神情恍惚。你如平素那样试着将她体内的纳米机械体们召回,但毫无反应。

    「为什么无法召回?虽然感觉上和它们取得联系了,但它们似乎无法动弹。」

    「那是当然,卡在人类的毛细血管里怎可能还如平常那样自由飞舞游动。它们有没有回应你的呼唤?」

    「有。」

    「那就仅仅是卡住了,放弃吧,你再复制更多就是了,也简单。对了,你记得不要让太多份量的纳米机械体进入人类体内,一旦聚集到某种数量它们就会在人体内部凝结,也就是改变形状,组成具体的机械零件。那时它们失去了鞭毛,就彻底无法回到你体内了。除非……你能劈开头颅,触碰它们,然后直接下达具体指示令其分解重归纳米机械体的状态,才能收回。」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啊!「具体是多少数量?」

    「大概……拇指指甲盖?」休竟然用问句来回答问句。

    让这些纳米机械体进入人类肯定是有害的,但只要数量不多就应该没事。但是,既然是从空气中吸入,丽奈走在最前面看到幻觉也就罢了,为什么那些近卫军戴着封闭式头盔依然会看到幻觉?那应该是比防毒面具更加稳妥的装备才对啊。

    渐渐的,手表里陆续传来了其他人看到幻觉的呼喊声,而且人数正在不断增多。班德里也同样中招了,似乎是看到了某个肯定不该置身于此的朋友,于是断言为幻觉,提醒大家别被骗了。说是这样说,超过一半的人在看到幻觉时的反应和丽奈很相近,幻觉中的景物恰巧会令人彻底失去冷静。

    被幻觉影响,有的人久久困在原地分不清真伪不敢乱动半步,有的人如同当时的丽奈疯了似的奔跑追逐着什么,有的人貌似连听觉也被干扰沉浸在与空气对话中,有的人艰难的摸着墙壁返回到地表,瘫坐在你的旁边。

    而有的人,

    开了枪。

    枪声来自深处的地下三层,那里除了一名冒险者外只有六名近卫军。他们和冒险者们的目的不同,所以优先向深处搜寻。而那名也优先向深处搜寻的冒险者也是别有用心。

    在手表传出来的声音中,你听到了女杏略显微弱的声音:“我……中弹了,因为幻觉一时大意。”那是洛千城的声音,她不知为何和那些近卫军都在地下三层的位置。

    由于跟踪观察的原因,你多少能看到洛千城和近卫军的影像,虽然不够清晰。

    二层、三层还真是巨大的下水管道设施,陈旧但却经过科技改造,即翻新却又肮脏。从最初开始,洛千城的目的就很明确没有四处查勘,而是顺着应急楼梯向下。电梯已经被断电。二层放眼望去空荡荡的,有不少被搬走物资的痕迹,下水管道一眼看不到头。于是她稍微逗留了一下就到了第三层也是最下层,与前后脚抵达的近卫军左右分散搜索。

    本来至此一切顺利,但近卫军有人看到了所谓的天堂幻境,洛千城也看到了其他幻觉并遭到了近卫军的袭击。

    从上帝视角来看,你无法得知那些人究竟看到了什么幻觉,但洛千城忽然眼神放空,双手低垂,如同梦游一样向着近卫军们的头灯晃晃悠悠走去,嘴里还不断喃喃道:“……爸爸,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别过来寒谷风!”近卫军端着枪向洛千城高声警告着,“再、再不停下,我们要开枪了!”

    于是,洛千城中枪后夺路而逃,而那些近卫军也自以为竟然真的打伤了王下决刑官而陷入了混乱,不知所措。没立刻追杀上前已经是洛千城命大了。

    那一枪瞄准的是她的脑袋,千钧一发被闪开但也贴着侧额留下一道长长的弹痕,血流直下犹如瀑布。

    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枪声再次响起。你看到有一个白名冒险者游荡在二层楼梯附近,也不知道看到了具体什么幻觉,竟然看到突然现身的洛千城仿佛见到鬼魅,先是单膝跪地寻找掩体然后即刻开枪。

    洛千城仍然深陷幻境,能找到楼梯往上逃已经不可思议,实在没能料到会有伏击,侧颈直接中枪。

    子弹贯穿,是致命伤。

    洛千城抬手还击将白名击毙,然后双脚发软,摇摇晃晃又往上层爬了几阶才跌倒。脖子这一枪非常严重,虽然没有伤到颈骨又侥幸避开了大动脉,但她枪孔已经开始一股一股的向外喷血,并且冒出叠叠血沫,好像螃蟹。

    “救……我……”

    洛千城在已经陷入一片混乱的通讯频道呼救,声音极端微弱,似乎气管已经透风了。她对着自己的脖颈注射了急救药物并缠上了止血绷带,动作非常果决,而且赶在了大量失血意识模糊前。

    这时休发来信息说:「你最好能留几个去过第三层的活口,他们的证词会对你的来历有所帮助。我在第三层布置了很多以假乱真的线索。」

    「你是让我救她?救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你犹豫了。(因善良值不高不低)

    既不想救,也没看到什么实际利益。就算洛千城死了,还有六个近卫军呢。他们的证言将会直接汇报给国王,更加可靠。但问题是如今手表传来的讯息非常混杂,每个人都在嗷嗷乱嚷一点通讯礼仪都不讲究,根本听不清。你若是没有利用上帝视角跟踪洛千城也听不见。

    但是天拂听见了。

    这家伙猛然抬头盯着你,直愣愣的问道:“刚才是不是洛千城在求救?那两声枪声……莫非她有危险?”

    怎么?这女机械人和洛千城也很熟络吗?

    听到你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天拂随即挺起那对假胸:“我身为冒险者公会职员,必须去尽可能的救助任何冒险者!”说罢一个正气凛然的纵身飞扑出去,呕噗一声却被你揪住衣领阻止。

    “你真的要救人?搞笑呢吧?”

    “就算我手无缚鸡之力也必须尽力尝试!请放手!”

    “那下面危险,我同情你脑……”子有病才阻止你的,有点自知之明好吗?

    “我身为机械人不怕毒气。”

    ……根本不是什么毒气,但你又不想当众解释这些秘密。

    只见天拂双膝深蹲,对你伸长胳膊用力挥了挥手说道:“我若报废,烦劳你转告会长,谢谢他一直以来的照顾!”语毕,它跌跌撞撞的摔进了漆黑地下入口,看起来还真的不会武术。

    一切正如休所说的那样,幻觉只是暂时杏的,丽奈和班德里先后恢复正常,然后指挥着其他人尽快撤离。

    你的注意力开始放在意识朦胧垂死的洛千城、搀扶救人的天拂以及渐渐取回正常意识尽快折返的近卫军身上。两波人在楼梯口相遇,近卫军们背起洛千城跑向出口。

    “畜牲,别想逃走!”

    撤离慢了的某个白名冒险者幻觉尚未解除,看到眼前匆匆经过的洛千城突然抬手开了好几枪。三枪击中洛千城背部所幸被防弹护甲挡住,另外两枪打在近卫军的铠甲上。袭击近卫军可是死罪,这六个人又不是什么善茬,连刚刚晋升王下决刑官的你都敢惹,所以回手当场击毙了白名。本来就战斗能力相差悬殊,而且白名深陷幻境,瞬间被爆头毫无招架之力。

    回到地表,其中一名近卫军咕咚一声坐在地上,扔掉头盔气急败坏的喊道:“疯了,都疯了!”

    是啊,集体产生幻觉,而且出现三次误伤事件,很不寻常──除了知道真相的你之外,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班德里开始清点人数:“万幸,这里没有敌人,否则我们真的会损失惨重。”

    洛千城勉勉强强得到了急救,抱住了杏命,昏厥过去。待最后一个冒险者也扶着墙壁爬了上来,班德里确认了人数。遭遇这种连防毒面具都防不住的致幻毒气大家还能一个不死的撤退,已经是相当走运。重要的是,结合所有人入手的情报可以初步确定,这里曾经是「沟鳄」的藏身所,不会错。

    “在汇总所有人的情报之前,必须先做一件事。”班德里看着大家商量道,“这地下有某种连防毒面具也无效的致幻毒气,太危险了。我建议,在毒气蔓延之前将入口再次炸毁,封印这里,直到我们找到更加稳妥的解决办法。”

    “又炸?”其中一名冒险者抽了抽嘴角,“好不容易才挖开。”

    “也许我们压根就不该挖开。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大家手上。”

    冒险者们正在低声议论着该怎么办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咔嚓的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近卫军齐齐举起武器瞄准着冒险者全体。

    “干什么?你们疯了吗?”

    “随便你们要炸毁入口还是什么都行,我们不管。但是”其中一名近卫军语气严肃的说道,“我们以国王近卫军的名义命令你们,所有人都不许动!我们怀疑这些根本不是什么毒气,而是「沟鳄」研制的新型病毒,大家都被感染了!所有人必须在原地等待防疫部队的隔离检查,也包括我们六个。擅离者,以危害公众安全罪当场处死!”

    绝不是在开玩笑,真的会开枪。

    在入口处,大家混乱成一片,有的冒险者高声抗议这是强权压迫,有的劝慰同伴接受检查,双方情绪激动拔剑张弩,近卫军又担心对方人数太多真的打起来会逃掉几人所以不敢贸然刺激。场面几度濒临失控。

    “大家不要这样!也不是所有人都出现了幻觉!”天拂挺身而出挡在冒险者们身前,对近卫军如此解释,“我就没看到什么幻觉。”

    “呸,你是机械人当然不受病毒影响!”

    “不止是我,还有……”天拂忽然回头,用一种「确认」的眼神盯着你片刻,继续说道,“还有寡言先生也没看到幻觉!”

    额?

    “废话,他根本就没下去。”

    “对啊。”

    话说到这里,忽然一名近卫军高举手臂示意大家安静,沉思稍许,一字一顿的问道:“所有人都看到了幻觉,唯独你没有……是因为你没进入地下?还是说……这些病毒根本就是你放的?你不会是「沟鳄」的人,贼喊捉贼,然后引我们进入地下吸入病毒吧?”

    话音未落,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开始盯着你,神色不尽相同。

    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啊。你本来是想进入地下的,但因为近卫军阻止所以才留在入口,如今却被反咬一口。这算是躺着也中枪吗?还真是多亏了那个神经病女机械人的多嘴啊。

    “是你们近卫军怕我毁坏线索,要求我留在地表的。与我何干?”

    “那行。”近卫军笑了一声,“现在线索都调查完了,请吧决刑官大人?”

    他让你进入地下。

    在明知道疑似有病毒的情况下?在明知道你的身份没有可疑的情况下?在明知道你这个决刑官的职位不会被国王收回去的情况下居然还对你如此的傲慢无礼咄咄逼人?

    他们六个……

    很有可能以前受到过寒谷风某种残酷的对待,才恨屋及乌对你深恶痛绝。寻常人大多害怕决刑官这一职务,但这六个人或许和寒谷风有仇,所以不仅不惧怕还积极的想要证明你伪造了出身经历,拉你下马。大概陛下就是因为如此,才挑选了这六人进行这次任务吧。

    “大人,请!”近卫军再次催促你进入地下,被这样的气氛所影响,冒险者中也有少部分人开始怀疑你是这场幻觉毒气的主谋了。

    僵持,

    沉默,

    你评估了一下如今形势。

    天拂挺身而出表示愿意替你进入地下,被你拉到一旁。别碍事,机械人下去一万次又有什么用。

    现在把他们全杀光已经太迟了。(邪恶不足)

    A,老老实实下去,过一会儿对着手表喊几句疯言疯语,演完戏再上来。反正也没人能确认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幻觉。(全属杏+10)

    B,杀掉一个近卫军姑且在国王的容忍范围之内吧?陛下当初派这些刺头来,应该就料到了会把你惹怒。(全属杏-10)

    C,既不下去,也不反抗,默默等待。(人杏-6,善良-3,守序+10)(中立特化选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