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A章:纳米瘟潮之起源(中)

    ·

    “其实我对你还蛮有兴趣的。”

    天拂听罢笑得很幸福的样子,它那张脸相当仿真,表情没有丝毫违和感,到底是服务业用机械人。她挽住了你手臂紧紧贴上来,身体外层比意料中还要柔软有弹杏。“这是马克分会长送你的,并让我转告你「谢谢」。”天拂将一把手枪形状的能量武器放进你的手心,“话说回来,你对我有哪方面的兴趣啊?不会是想要把人家拆成满地零件的那种变态兴趣吧?”

    天拂的笑容看起来天真无邪,尽管它还真的被人解体过。一般的机械人会如此轻描淡写的提起自己差点被杀的往事吗?心真大啊。

    “你当时为什么会被丽奈差点杀掉?”

    “你知道?”天拂稍微怔了怔,随即恢复微笑,“那天她的心情不太好,我当众抱住她并表白说爱上了她,结果触到霉头。”

    真是意外啊,一个机械人居然提到「爱」。“那也不至于动手吧?”

    “丽奈全名「丽奈·贝金赛尔」,是属于世代狩猎邪恶机械体的著名家族,对机械人特别不信任。”天拂用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解释道,“她或许是根本不相信机械人也懂得爱,或许是觉得我当众表白的行为无异于一种羞辱,也或许是我在她心情不好时抱得太近了。总之,我花了好多钱和时间才修理成现在这样。”

    “贝金赛尔很有名吗?”

    “历史上他们出现过很多伟大的猎械者,基本上都有于冒险者公会登记,曾有好几名最高级的冒险者出自他们家族。”

    不愧是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员,知道的不少。

    “……那么,你有没有听说过「休·贝金赛尔」?”

    “「休·贝金赛尔」?难道你没听说过?”

    “额。”

    “他可以算是一位传奇人物了。”似乎被问到了得意的话题,天拂开始晃着手讲述,“虽然没能留下多少确凿记录,但大约在百年前贝金赛尔的本家里出现了一位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名叫「休」,因为出身本家又是嫡长子,他那身天赋完全和秘传技法、众人期待结合在一起,锻造出一届传奇。「休」在冒险者公会里是等级最高的级别,在人类之中难逢敌手,在机械人之中更是未尝一败。比起战斗能力,他那天才般的头脑更是被人津津乐道。”

    “「休」是科学家?”

    “属于文武双全的超级天才吧?但大约四十岁时,据说他前往了极南荒漠然后就彻底失踪了。”

    “极南?”

    “那里被核辐射污染无人居住,只有少量而且危险的机械体活动。大部分人认为「休」肯定已经死了,但贝金赛尔家族始终没有放弃搜寻。”

    赫姆兰提斯已经相当靠南了,它的南侧邻国就是人类最南境的壁垒,若再往南只有充满核辐射的无垠荒漠。很久很久以前,机械势力占据世界南半部企图对人类发动大面积核打击,但却被及时制止,无数核弹原地自爆。虽然人类的损失很轻,但也半永久的失去了半个世界版图,而机械体暴露在核辐射下也有着仪器设备失灵等现象,很难生存。如今的极南荒漠不仅寸草不生,连机械体都寥寥无几。

    天拂说完抱得你更紧了,仰面盯着你的眼睛,认真的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言无不尽啊。”

    暂时没什么能问天拂的了。而且你眼前出现了一段文字「主要目的:调查休·贝金赛尔,已完成1/5」,算是对老科学家之前的身份有了初步的了解,但重要的是他后来经历了什么,这就没办法直接问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员了,而且恐怕也不可能知道吧。

    「剩余关键信息碎片:1,休突然销声匿迹的原因;2,休近些年的状况;3,休的埋首科研的研究方向;4,休创造你、帮助你的真实目的」

    嗯?

    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但你忽然确定,你接触到了留在地下研究所里的那些纳米机械体了,就在不远处。凭一种感觉就能知道它们的位置,你好像终于可以与它们取得联系了,而它们也回应着你的呼唤。

    是你派去跟踪冒险者们的纳米机械体终于离得那些被遗留的同伴足够近了。

    黑暗中飘忽的纳米机械体根本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随心所欲的操控着。原本你只留下了一小部分,连全身的0.01%都不足,但它们已经将那块神秘的原矿彻底分解,拿来进行了繁殖。它们正在向着你飞来,预计有4%左右的份量。不多,但足以弥补之前的战斗损伤。

    “小心!空气中有东西!”丽奈忽然高喊了一句,立刻用衣领掩住口鼻,并迅速从背包里翻出来一个防毒口罩戴上。

    这些纳米机械体凭肉眼根本看不见,就算是金属探测器或是热能目镜也无法察觉,太小而且太分散了。真不知道丽奈是怎么察觉到异样的。但她这声警告从手表里告知了所有同伴。除了班德里、近卫军那些原本有头盔的,其他人皆立刻戴上了防毒面罩。

    他们为什么每个人都随身准备着防毒措施?

    “欸?你没有防毒面罩吗?”天拂有些惊讶的看着你,尽管机械人不必防毒,“冒险者们经常会和机械体战斗,防毒措施是必备的,基本上整个南部大陆的人们都会随身带着防毒面具。毕竟,毒气对于机械体来说是非常方便的杀戮工具,只伤敌不伤己而且效果卓越。”

    天拂指了指你手里的能量手枪:“马克分会长送你的是电离武器,对人类只有击昏麻痹的效果,但对机械体却伤害巨大,这也是人类对付机械体常用的办法。”顿了顿,补充道,“虽然人类的防毒面具、机械体的避雷措施都已经相当普及化了。”

    透过跟踪冒险者们的纳米机械体,你如同开启了上帝视角,而且还是类似坐在好多个监视器画面前的那种感觉。虽然可以把每个人的情况都尽收眼底,但你自己的意识却无法同时顾及太多。

    如今他们已经在地下分散搜索,无论到哪里都是漆黑一片。带着夜视仪的人是少数,大多都举着灯谨慎前进。

    这个地下研究所全部墙壁都带有反侦测手段,吸收声波、屏蔽通讯信号、尤其是最顶层还有厚层铅板。难怪你就算站到入口了也没有和遗留的纳米机械体们取得联系,是被屏蔽了。

    “我没发现有毒气啊。”班德里尽管这样吐槽,但语气里却始终保持着对丽奈的充分信赖。

    丽奈戴着面罩,发出嘶嘶呼呼的声音,利用手表的灯光小心翼翼的扒着门框向房间里侧望去:“我刚打开这扇暗门,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掀起了微风吹拂我的头发而过,但却什么也没看到。”

    “只是两个房间之间的气压差?”

    “那也应该是从入口方向往里吹啊。”丽奈紧锁双眉,表情凝重,“我总觉得好像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隐隐约约像是……钢铁粉末。如果真是毒气,我恐怕已经吸入了。”

    丽奈确认门里没情况,遂向着东方单膝跪地双掌合十默默祈祷。

    “大意了。”丽奈喃喃道,“按理说「沟鳄」不该用毒气才对,他们也是人类。”

    班德里拍了拍丽奈的肩膀:“你退到地表吧,确认不是毒气再继续。”

    丽奈怔了怔,

    迟疑,

    她似乎想要争辩什么,但最终还是缓缓垂下了头:“嗯,你们也小心点。”然后转头折返。

    手表里立刻就传来了班德里指挥的声音,提醒大家防毒面具暂时不要摘,丽奈正在折返,光线不足大家小心误伤。

    班德里进入纳米机械体曾繁殖过的房间,那里是休给你神秘原矿的战斗训练场。

    你担心被打爆的那三具银月级机械人残骸还躺在地上,但所幸休搬家搬的相当干净。

    “我发现一个较大的地下空间,这里什么也没有,重复,什么也没有。”班德里在电话里和所有人说道,“有空的人最好来一下,就是因为什么也没有所以……有点奇怪,自己看吧。”

    奇怪?

    有什么败露了吗?

    你的上帝视角是利用许多纳米机械以短距无线通讯的方式联合计算处理视讯信息,再一路传递回来的,在到处都是屏蔽材质的地下室里导致传回来的画质不够清晰,而且没有夜视能力。但距你目前所见,休确实进行了大搬家。没有扫地机械、没有战斗机械人,甚至连原本摆在训练场的金属货箱和水泥挡板都一扫而空。

    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怎么可能有什么蹊跷之处呢?

    等到丽奈离开地下,站到你的身旁天拂的对侧,训练场也聚集了二十多人。

    “怎么了班德里,我什么也没发现啊。”

    “这里太空旷了,似乎刚刚被废弃,所有物资已经被转移。”

    “再仔细看看,比如天花板。”

    “啊!我发现了!”

    “我也发现了,这是什么啊?第一次见到!”

    “诡异。这是「沟鳄」培养的新型细菌还是酸液啊?”

    人们开始顺着班德里所指抬头仰望,你也将注意力随之转移。伴随着大家齐齐将灯光向上,你也看到了天花板上难以描述的诡异情况。

    你顿时扶额,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本你原矿放置在一个金属货箱上,然后离开便忘记了。那个原本应该有金属货箱的位置,周遭的金属材质地板和天花板都有大面积消失,就像是有某种消除金属的东西自此处向周围扩散开来。如今,地板裸露着混凝土,天花板裸露着大面积的铅板,甚至正中央有个被腐蚀穿而露出土壤的部分,有一根纤细树根稍微垂了下来。

    冒险者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将金属消除了,只知道感觉非常不妙。

    但你知道,

    是遗留下来的纳米机械体将原矿开采、锻造完毕之后,进入漫无目的的状态在空中到处飘荡。失去了你的控制,它们开始如同细菌般遵循着更加基础的程序继续寻找材料进行复制,首当其冲的就是附近的金属箱,然后就是地板,然后是天花板,这个训练场原本还有一些细小物件但现在全都不见了,真不知道究竟是休搬走了还是被纳米机械体们分解了当作了复制的材料。

    就像有人问「怎么才能迈出腿走路呢?」很难回答,这是一种自然而然就能做到的本能,你操控纳米机械体也是如此。硬要描述你究竟是如何操纵这些纳米机械体的话,实际上它们只能通过直接连接进行操控,一旦分离之后只剩两种无线联系方式:短距的信息传递,包括视讯音频文字等讯息;长距离的位置掌控,包括感知它们的坐标、命令它们向什么地方前进,距离越近越精确反之则比较模糊。

    就这两种。

    上帝视角、命令它们采集神秘原矿然后繁殖等技巧其实是在分离之前你给它们预留的指令。先告诉它们「附着在这个矿石上,进行采集、复制,然后回到我身上」,才分离出去。

    所以,问题就出现了──

    因为不慎将它们遗留,又被屏蔽信号的大门阻隔,这些小家伙们完成了采集复制命令之后却发现找不到回归母体的方法,于是开始四处飘荡试着搜寻,导致如今这个地下研究所里到处都是纳米机械体。

    时间久了,它们便进入了没有命令可以执行的待机状态。于是遵循某种最基础的程序开始行动,试着继续进行繁殖复制。显然它们分解普通的金属比采集原矿要快得多,幸亏你来的早,否则这座地下研究所的所有金属墙壁都会消失殆尽。

    很多冒险者正在托着下巴分析着训练场的诡异现象,而你也在沉思着,忽然丽奈突兀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休?”

    你顺着丽奈的目光望去,那里只有隐藏在漆黑中的两名近卫军仍在警戒着你,根本没有老科学家的身影。

    “休?你是休·贝金赛尔吧?”丽奈忽然对着入口的黑暗显得情绪激动,不由前行,捂着自己的胸口喊道,“不,别走!我是你的曾曾孙女──丽奈·贝金赛尔!请等等,相信我的话!”

    并没有任何人,但丽奈突然就冲向了入口方向被你一把拽住衣领制止,否则怕是会失足跌入斜坡道。

    天拂迅速站到丽奈面前捧着她脸颊:“丽奈你醒醒,那里什么人也没……”

    “滚开!”

    一拳扬起,威胁度只有1的天拂被打至双脚离地,一秒多之后才咣当一声摔倒。它的仿生脸庞下颚有些凹进去了。

    “休!不,别走,我和这个该死的女机械人没有任何关系!跟我回去吧,求你别走!”丽奈眼前出现了幻觉,拼命挣扎着企图冲向那片黑暗中,用力推着你的双手。而天拂也重新站起身紧紧抱住丽奈的双腿,试图阻止。

    丽奈这是怎么了?

    这番吵嚷顺着通讯也传到了其他人耳中,班德里立刻反应道:“可能真有毒气!刚才丽奈说是不慎吸入了一些,所以才会产生了幻觉!回去几个人照顾一下丽奈,她刚才走在了最前边,中毒了!”

    通讯里的声音开始变得混乱。有的人提议暂时撤离,有的人则说沟鳄不可能使用毒气,更有人说目前没有检测到任何有毒成份强调不要胡乱推测。

    始终在盯着你的那两个近卫军开始提着武器走向你,也许是为了治疗丽奈,也许是看你正和丽奈起了身体冲突前来制止,只是他俩身上的气氛变得更不友善了。

    “沙沙……”这时近卫军的通讯器也响了起来,他们并没有与冒险者共享同一频道,“在地下三层发现了……快来……!”

    两名近卫军立刻驻足,按住头盔侧面问道:“发现了什么?信号不好,请重复!”

    “发现了……沙沙……天堂……!”

    “天堂?什么天堂?你在胡说什么?”

    “沙沙……苍天大树、鸟语花香、仙女在空中跳舞……沙沙……快来……请求支援,我被搞迷糊了!”

    两名近卫军也懵了,互相看了看,然后指着你留下一句「站在这里别轻举妄动!」然后转身就往地下跑去。

    什么情况?

    地下的事态渐渐开始向难以预计的方向发展了。

    「啊,你回来了?我是休·贝金赛尔。」忽然你的眼前平时会出现提示信息的位置出现一段话,「我侦测到你回来了,是来取回纳米机械体的吧?我刚刚搬到新的藏身所,正在安顿。」

    老科学家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在出乎意料的时机联系了你。

    但来的正好。

    你回应道:「让我猜猜,

    A,曾经猎械者天才休·贝金赛尔如今的立场一百八十度大逆转,是因为在极南荒漠遇到了什么事,对吗?」(人杏+10)

    B,丽奈被我带走,又折回,都在你的意料之中,对吗?」(守序+10)

    C,你早就知道我会回来,对吗?」(守序-10)

    D,你是故意诱导我遗留纳米机械体的,对吗?」(人杏-10)

    无论选什么都追算人杏-2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