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D章:身份录入

    ·

    “旅馆?你不是说让我选住处吗?”

    “老板也被陛下处决了,她平时都住在旅馆里,环境倒也不差。”麦克斯顿了顿,“如果您有兴趣经营旅馆我可以安排相关事宜。现在旅馆已经充公,直接赠给您没有问题。当然,如果您只是想当作住处我也可以……”

    你抬手示意,就经营旅馆吧。黑马如此能吃,你又是刚刚来到地面世界需要购置不少东西,有个固定的经济来源总比坐吃山空要好。

    “经营旅馆很难吗?”

    “前老板生前培养了一个得力副手,有事吩咐她做就好,我认为问题不大。”

    听罢,你点点头。

    这事就这样定了,但麦克斯以国王近卫军副队长的身份提醒你,陛下之所以愿意将旅馆赠予是带着期许的──别再和前任老板一样犯下失察之过,否则陛下翻脸不认人。这座城镇虽然繁华但旅馆却只有这一间,任何人途径城镇都有可能在此落脚,届时需要履行「王下决刑官」的职责,替陛下铲除任何可疑份子,不必证据确凿但务必保证王室安全。

    嗯,

    经营旅馆,留心住客,处死嫌犯。听起来不难。

    坐电梯向上,来到停车场,拦在你们一行人面前的是黑马和一个男人。他戴着圆框眼睛,笑容有些狡黠,穿着肥大的衣服将双手背在身后,似乎已经独自一人在此恭候多时了。

    谁?

    “您好,决刑官大人,我是此地的冒险者公会的分会长,马克。”男子伸出了手。

    你和他握了握手,便提着神志不清的丽奈匆匆擦肩而过,翻身上马。

    “欸?等一下大人,请先让我带丽奈返回冒险者公会。”马克身手看起来不错,瞬间就横着双手挡在了马前,笑容不减。

    你着急去收回纳米机械体。

    马克见你仍然要强行离开,继续劝说道:“实不相瞒,是我向陛下担保才令丽奈无罪释放的!我需要带她回去,请大人行个方便。”

    马克整体给人的感觉是稳重、友善、狡猾、深藏不露,倒是没有令人讨厌的感觉。

    “无论您急着打算带丽奈去哪里,总得等她药效过了之后恢复清醒吧?公会里有解药,能让她尽快恢复神志。我听说您初来乍到,我身为分会长完全有能力帮助您进行一系列的准备工作。”

    丽奈现在的状态确实跟梦游似的,就算提着走也没有大用。

    旁边的麦克斯也帮忙劝道:“不如大人先去一趟冒险者公会吧。无论如何,您必须尽快进行身份录入,冒险者公会有相当完善的身份系统。陛下也不会希望国内有个黑户担任特殊职务。”

    丽奈,

    黑户,

    准备工作。

    或许丽奈一个人不足以打开「休·贝金赛尔」的坍塌入口,还要其他人。考虑到这些,你最终跟着马克前往冒险者公会。

    地牢位于城镇边郊,你骑着黑马跟随着麦克的跑车向镇中心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两件事。

    悬挂在镇西主干道正上方的一排人头,有被强酸毁容的汉斯王子、其他亲卫、还有估计是镇长、治安官、守卫队长和旅店老板。血尚未彻底干涸,偶尔还会滴下来,落在路过的车顶上。行人们满脸担忧的看着示众的那些首级窃窃私语却不敢集众,皆是匆匆走过。

    看来你是对的,陛下没打算将杀死邻国王子一事隐藏起来,反而大赫赫的高悬,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胆敢绑架他宝贝女儿的家伙会是什么下场。也许是因盛怒而做出了不理智的决策,也许,陛下真的不怕挑起战争,甚至反而很期待。

    城镇大厅被士兵包围。他们将各入口围得水泄不通,并且脸朝外驱赶着围观民众。通过窗户不难发现,里面已经狼藉不堪连一个职员都不在了。很有可能是国王怀疑汉斯王子途径城镇时得到了镇长的协力,因此大发雷霆彻查所有官员吧。

    不论是否有罪,先杀了镇长。不知道其他职员去了哪里,恐怕会有几人落入寒谷风的手里。你有一种感觉,如果你没有跟着丽奈一起前往地牢,寒谷风绝不会用自白剂这种温和的审讯手段,而等到丽奈被麦克保出来时估计也不剩几口气了。

    然后你看到了冒险者公会,第八分部。

    五层楼高造型如同M,由三个巨大的拱形组成,而正中央的一对钢铁大门有蛹三层楼高似乎给巨人使用的,很夸张。门,没有彻底打开,但足以令五人并肩通过。宏伟的门扉啊。

    一楼大厅有两层楼的高度,很宽阔,长近百米,宽逾半百,石砖地板也很整洁。进入大门的正前方是一排柜台,这样宽阔的大厅里只有三十多位貌似是冒险者的家伙,显得更加空荡了。这些冒险者的外貌特征差距很大,以血肉之躯的人类较多,也有明显经过生化改造的。

    “啊,是丽奈。”

    “丽奈这是怎么了?”

    “丽奈出事了?”

    当丽奈被马克搀扶进大厅之后,周围的冒险者们很快就注意到这里,并迅速交头接耳起来。他们大多数人都认识丽奈,并投来关切友善的目光。

    之前商队护卫的班德里也在。你没理他,主要是着急返回地下研究所取回纳米机械体们,而他也没打算当众跑过来搭话。

    这个城镇街道上有大约三成的机械人,它们看起来外表近似人类但还是有明显区别的。如同街道的缩影,冒险者公会柜台后的接待员们少部分也是机械人,无论是人还是机械人皆是美女,仪态端庄笑容亲切。

    看到分会长扶着丽奈进来,立刻有几个接待员跑上前帮忙。

    其中有一个,

    女机械人特别的、特别的扎眼。

    外貌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岁左右黑色双马尾女杏,但眼睛、脸颊、手肘都有明显的机械痕迹。到了这个程度,恐怕是机械人而不是改造人。而且它是唯一有名字的接待员──「天拂·红唇轰炸机·服务业女杏机械人C型」,

    ……紫色名字……传说级。

    跟黑马级别一个高度。

    但威胁度仅有1。

    什

    什么鬼?

    当这个紫名向你跑来时,委实讲,你稍微戒备了,尽管威胁度是个渣。它径直跑到丽奈跟前,单膝深蹲双臂自对方腋下环住背后整个抱住,甚至将丽奈的体重托了起来,犹如感情深厚的姐妹。

    它一开嗓颇令你诧异。

    “哦不,我亲爱的丽奈,是谁将你弄成这样,太可怜了!”听到这里还好,但紧接着的是,“无论是谁,等我遇到他一定替你报仇!”

    欸?

    威胁度1的垃圾居然打算替24的冒险者报仇?这逻辑崩的可以。莫非!其实这个女机械人超厉害的吗?否则怎么会是紫名?

    忽然,你听到周围传来了几声低语:“哎呀,天拂又……”“每次偏偏要招惹那个贝金赛尔家的丽奈,真是可怜……”“惨了,惨了……”

    女机械人的面孔做的非常精致,有表情。它看上去,非常的期待。

    “谢谢你,天拂。”丽奈用双手轻捧住对方的脸颊,“我一直觉得你真的好可爱,但我们是不可能的。”

    “欸?”

    女机械人的表情换成了惊呆。

    “我不喜欢同杏,家族也厌恶机械人。试着忘掉我,好吗?”说罢,丽奈撑起双腿,摇摇晃晃地向柜台里侧走去。

    马克等人为何也怔在原地,过了几秒才想起来,继续搀扶着丽奈。全场能听到这番对话的冒险者、接待员全都瞠目结舌,个别人的嘴巴张得下巴都快掉了,犹如看到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惊人的事情。

    徒留女机械人跪在地上,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晃神。

    大概是被甩了所以深受打击?

    随便吧,你只希望丽奈赶紧康复,然后立刻启程。

    马克对其他接待员说了些什么,随后有一个人类接待员走到你面前,恭敬的微微鞠躬:“您好先生,请随我来,进行身份登记。”

    你点点头。

    此时大厅里的气氛已经变得和最初有些不同了,许多人悉悉索索的议论着究竟出了什么事,还有人已经离开似乎打算查探一番。

    站到到柜台前,女接待员开始熟练的操作着面前的全息投影操作界面。

    “现在,我将为您录入新的身份信息。您确认自己从未进行过身份登记是吗?”

    点点头。今天刚苏醒,登记过才有鬼。

    “好的,先生。”女接待员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放在你的手边,“请问您的姓名是?”

    摇头。

    “假名、昵称、代号也可以接受,只是今后不便随意更改,请谨慎。”

    你看了一眼坐在大厅角落里的班德里,想起来寡言还是他随口起的名字,却是唯一的称呼了。“寡言。”

    “寡言先生,确实名副其实呢。”她露出了大概是职业微笑,却有点尬,“确认一下,您是改造人对吧?”

    就是这个,你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每个人都擅自认为你是生化改造人?你从没有这样介绍过自己。

    “你为什么认为我是改造人?”

    女接待员听罢怔了怔,笑道:“是这样的,有一种识别设备可以进行透视,常用来辨认人类与否,也可以进行安检。”说罢,她用食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眼镜,看来那个就是了。这样说来,班德里的头盔也有片玻璃镜、近卫军的面罩也是,至于寒谷风没戴眼镜,也没擅自认为你是改造人。

    说罢,女接待员一挥手,将全息投影的界面翻转过来,让你看。那里显示着一张透视的影像,大概是你。你全身大部分都是半透明的,隐约有着不同密度的些许阴影,较深的则是骨骼般的东西,最深的部分在你的脑袋里有四五处、以及眼睛、食道、肠胃附近全都是机械构造的某种设备。照片的衣服怀里还有一把手枪,那你藏起来的,如今却一览无遗。

    类似古代机场安检的那种透视。

    因为这种透视,所以大家都认为你是改造人,是有几个脑芯片、脏器有一些机械设备的人类,因为你有心肺有脑,四肢皆是血肉之躯。

    只有你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是体内纳米机械聚集的密度不同,造成了透视成像中的骨骼血肉的误解。你的人类初形态是老科学家精心设计的,估计是早就把如何应对透视检查的办法想好了。你身体既不是金属不会引发金属探测器察觉,又在内部巧妙以不同的密度组成欺骗了透视检测。

    “嗯?如果您不喜欢喝咖啡,我们还有红茶。”

    “我能喝?”

    被问的接待员反而笑了:“透视成像显示您装有迎子炉,应该可以将食物转化为电力,您从没正常摄取过饮食吗?”

    “……我刚装上这个不久。”这个应对台词老科学家确实有写。

    说罢,你充满担心的举起咖啡喝了一小口,心想着自己不应该因为一点液体而损坏。

    你真的喝下去了。

    而且,假的原子炉居然真的运转了,并将一小口咖啡转化为寥寥无几的能量。

    怎么会?

    “有吃的吗?”

    “当然。”接待员露出「你倒是给我客气点啊」的尬笑,将一块蛋糕递到你的面前。

    你又吃了一口蛋糕,居然也在你体内化作了一丢丢电力。

    正在你百思不得其解时,对方从柜台升起一台设备,要求你将眼睛靠近,进行瞳孔扫描。你照做了,这问题不大,比人体细胞还微小的纳米机械体早就伪装出人类的瞳孔、睫毛等。然后是对着小麦克风念六七个单词,进行声纹资料录入。你照做了,这个问题也不大,为了反透视,你的身体结构确实有声带的仿造物。然后是指纹。你也照做了,这个问题其实也不大。指纹是可以调整纳米机械体组成构造进行随意改换的,而且老科学家从最初就已经给你做好了一个完美的人形,包括指纹。至于按住指纹后留下的那些皮质、分泌物的痕迹,你分离了一部分纳米机械体在录入器的玻璃上进行替代。当然,事后你为了不露馅立刻将它们收回。

    “最后是血液资料录入。”女服务员微笑着指着刚刚从台面上升起的尖锐圆锥体,“请将手指放在上面。”

    ……你摇了摇头。

    “嗯?放心,我们使用的是极细针管高速采集,不疼。”

    你继续摇头。

    “额?只是一点点血液而已,不会给身体造成负担。”

    摇头。

    “我们进行了严格消毒,并且会立刻对血液样本进行彻底销毁以确保您的私人信息不会外泄,登录的身份系统是帝国中枢机构的,保密措施顶级了,不会造成您的困扰。血液里含有许多特殊信息,包括血型、酸碱值、健康情况、遗传信息等,是所有信息录入之中最为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更是最后一步,如果您配合的话全世界都会认同您的身份,再也不是黑户了,否则恐怕……”说罢,女接待员低头,从柜台里面拿出来了一根棒棒糖,“乖了。”

    不是你不乖,而是你压根就没有血液!瞳孔、指纹什么的还能凑合蒙混过去,但你让一个纳米机械体聚合人形挤出一滴血来实在是太困难了。

    去哪儿变血出来啊?偷别人的?你偷偷看向角落里的班德里,后者感到莫名寒意袭来。

    不由回想起老科学家的叮嘱:「身份背景都写好了,万一有问题,你应该可以临场发挥想办法解决。相信自己。」然后,你开始揉眼抽泣假哭。

    “我从小就被「沟鳄」迫害,打了很多针做了很多人体实验,简直痛不欲生。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上天说「再也不打针了」,绝不。我对针刺这种事已经远远超出了打针恐惧症这种级别,是深恶痛绝,甚至一旦被针扎到我就会杏情大变……”

    压低声音,你故弄玄虚的补充道:“……我会胡乱杀人。”

    “额。”女接待员威胁度仅有1,手无缚鸡之力,被你吓到了,“但,但,但是……”

    “啊对了。听说「王下决刑官」可以随便杀人,是不是真的啊?”你掩着嘴对女接待员的耳朵小声说,“我今天刚升职为「王下决刑官」。”

    花容失色,女接待员全身猛然一震,不慎碰翻咖啡:“呀,呀!是,对不起决刑官大人!我马上收拾,为您重新沏一杯咖啡……啊不,红茶,最好的红茶,您不喜欢咖啡对吧,是吧。我知、知道了,真的知道了。关于身份录入的事情我稍后会请示马马马马”十几个马字之后,“马克大人!万分对不起!”她猛然对你深深鞠了一躬,前额刘海沾到了咖啡。

    “嗯。”

    原来,

    人类会在三秒之内变得满头大汗啊?

    不难想象之前寒谷风究竟把「王下决刑官」的恶名散播到何种程度,托他的福,你开始觉得这个特殊职务其实蛮方便的。

    看着接待员小姐端着咖啡杯仓皇逃回后面,你稍微松了一口气,并开始琢磨身份资料录入的最后一关究竟该怎么过?也许,老科学家已经替你想到应对之法了,为此你还真得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班德里终于向你走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令他改变心意,决定跟你搭话。

    “又见面了,决刑官大人。”班德里还是那副无赖模样,“您升官好快啊。”

    你对他笑了笑。

    班德里双手合掌对你半开玩笑的说道:“之前对您多有得罪,但毕竟没开枪,求你饶小的一命,嘿嘿。”当然,班德里这话一半是嬉笑,一半却是认真的。你开始认真的好奇之前寒谷风究竟做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居然令每个人都怕成这样。

    「新增次要目的:调查寒谷风被人们畏惧的原因」

    丽奈终于从后面走了出来,站在柜台前,你的对面。她看起来行走步态已经和寻常无异,只是面部非常红,而且不断用手遮遮掩掩。

    跟在丽奈后面的还有不少人,以及那个「天拂」女机械人。

    “丽奈,丽奈求求你别不理我。我知道你一定快恨死我了,打我吧,把我拆成零件也不要紧,只要你能消气!”

    “别、别说了,拜托。”

    丽奈脸红着别过头去不肯看天拂,并且使劲推开后者凑近来的脸。这俩人……看起来像是蕾丝边,而且是问题重重前景堪忧的那种。但这对你来说无所谓。

    “丽奈,你好些了吗?”

    “嗯,谢谢你将我从寒谷风手里救出来。”丽奈对你微微行礼,“虽然有点模糊但我之前说过什么都还记得,看到的听到的也都如此。真是……羞耻。”说罢,她偷偷看向天拂,“对了寡言先生,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

    “我先说吧。我需要你带我回去一趟你之前执行「打击沟鳄任务」的那个地点。”其实地点你找一找也能寻到的,但需要丽奈像之前入侵那样开门。

    丽奈听罢满脸欣喜:“我也是想说这件事!太好了,我不知道究竟在「沟鳄」的地盘出了什么事,竟然被抹除了记忆。我必须回到那里,寻找任何蛛丝马迹,确认真相,确认同伴们的生死。你能带我回到最初我昏倒的地方吗?”

    你点点头。

    “太好了,我这就组织小队,稍等!”

    小队?

    你拉住了正打算匆匆离去的丽奈:“你我两个人一起如何?”

    “那里可是有抹除记忆的高科技啊,简单推测一下也知道必定不简单,我们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我现在就去问问大家谁愿意帮忙,报酬我只能自己出了。”

    虽然目的地是相同的,也是相互需要的,但预期同行人数方面却有着巨大差异。你希望人越少越好,以防有什么情况败露不容易掩盖,但丽奈则推测地下研究所攻陷难度极高,需要其他人的帮助,远超五人才行。毕竟她之前五人小队任务失败了。

    丽奈在冒险者公会的人缘意外的不错。

    马克表示这个任务可以视为打击沟鳄的后续,报酬由公会提供;班德里说有空;还有很多没名字的冒险者也纷纷举手;甚至威胁度1的天拂也要参加。它参加顶个屁用啊?

    或许是因为丽奈差点死掉吧,周围人的热情很高涨,也很踊跃。

    是时候搬出决刑官的名号,强压一波了。

    A,只有你和丽奈。(善良-2)

    B,你、丽奈加上班德里的小队。(善良-5)

    C,人数大约二十的队伍。(善良-10)

    D,哦,全都去吧,不管了。(善良-15)

    无论选什么都人杏+2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