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C章:王下第二把魔刃

    ·

    “你误会了,我只是有点想一同协助对她的审讯罢了。”

    “这真是太好了,我们也正有此意。”

    你对近卫军笑了笑,他也对你笑了笑,意味深长。远远听到这番对话的丽奈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什……!”最后又把话咽了回去。她被捕后从始至终都很老实,看表情却并非认命。

    反正无论如何丽奈都被审讯定了,正好为你提供些关于贝金赛尔家族的情报吧。没准你还能解析入手一两个拷问技能呢。

    大部分车队都已经绝尘而去了,只剩下三辆武装车辆等待着你,以及负责押送丽奈。

    好,收拾收拾出发吧。

    你看向旁边。

    额?

    汉斯王子的那辆越野车残骸呢?原本应该撞烂在树上才对,如今怎么没了?

    你看向一直守在这里的黑马。

    黑马对你眨了眨眼。

    马竟然……眨眼了啊!莫非那辆越野车是黑马弄没的,怎么做到的,踢飞么?

    看到你即将翻身上马,那位近卫军忽然上前说道:“寡言先生,同乘我们的车吧?”

    “我能追上你们。”说不定马快还是车快呢。

    近卫军听罢抓抓头,笑道:“先生果然如洛伦佐所说的那样是个世外高手呢。我的意思是,有些话希望和你详谈却不便外人,车里的就是一个相当隐私的空间。我们一边向城镇出发,一边谈谈奖赏的事情如何?”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虽然觉得骑马更方便,但你还是要求黑马跟在后面,然后自己钻进了武装车辆里。车里前后隔绝,后部只有你与那位近卫军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车起步,减震系统还不错。

    “我叫麦克斯,近卫军的副队长。”说罢,麦克斯伸出了手,“如果双方都戴着手表,握手时就会自动交换电话号码。你会用手表打电话吧?”

    你点点头,和麦克斯握了握手。

    也就是说你现在能和国王、麦克斯和洛伦佐三个人联系,后者肯定在扔给你手表之前就录入号码了,这是必定的。而这个麦克斯在一路追踪汉斯王子的途中遇到了洛伦佐的商队,所以才得知了你的名字、黑马、你常识不足等情报。就算麦克斯自报姓名,在他的头顶依然只是写着「阿克屠卢斯的近卫军」银名,没有刷新文字,或许意味这个副队长的名字完全不值得记忆。

    “既然寡言先生是自幼被囚禁在「沟鳄」的地下水道里,那么我就开门见山有话直说了。”

    “……沟鳄?”

    “对,他们自称是「赛安娜女神的天……”

    “天选者。”

    “那便是沟鳄了。我们都是这样称呼他们的,因为他们的标识是一条鳄鱼,地盘又大多在下水道里。他们崇拜各种迷信故事,凝聚高科技和大量资金制造一匹独角兽确实满符合他们的风格的。委实讲吧,就在半分钟前国王刚刚派出了一支小队去确认你所说的情况是否属实。在发现任何异常之前,您始终都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恩人。”

    麦克斯说的话非常直接,眼神中混杂着尊敬和阴险,令人难以琢磨。

    “「沟鳄」是教义统一却地盘分散的邪恶组织。因为善于藏匿,行动模式较为安于现状,对地面世界缺少野心,所以基本上仅仅被归属于疯子们的团体而非恐怖组织,大多数国家对他们的打击力度都不足。令您和相同的孩童们遭遇不幸,我们深表遗憾,今后一定会加大对「沟鳄」的搜寻力度。”

    你点点头。其实关于「沟鳄」什么的怎么都好。

    “这次的奖励。”麦克斯进入主题,“是秘密进行。也就是说,您救下公主的功绩不允许公布于众被任何人知道。王室丑闻不希望被任何人追问,您能理解对吧?如果同意,我后面才有话可说。”

    你点点头。

    丑闻?

    被绑架算是丑闻吗?这个词为什么用的略微别扭?其实你本想问一问公主绑架事件的来龙去脉的,现在算是彻底没戏了。人家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了,如果继续追问岂不是自讨没趣。

    以后侧面调查吧。

    “基于你「希望一同协助审讯丽奈」的提议,我刚刚请示过国王,你将被封以「王下决刑官」这一个特殊职务。如果你接受,你将对赫姆兰提斯境内的任何人拥有先捕后审的特殊逮捕权,如果事态紧急且涉及到王国、王国高层人员、王室成员的安全,你甚至拥有先斩后奏的特殊处刑权。其他权利还包括自由出入除王城外国内所有地点,包括私宅、军营、牢房、商行库房等。您可自由进出王城但不可在内随意走动,您可以直接面见王室成员但需要按程序申请。”

    你眨眨眼,

    好像辛辛苦苦得来的奖励没什么大不了。

    “必须提醒您,在您擅闯高层官员府邸、处决疑犯之后仍然需要事后补交工作报告。「王下决刑官」虽然没有具体实权,但其能量远比您想象的要巨大,请谨慎对待国王赐予的这份信赖。”

    “说的好像你当过似的。”

    “委实讲,您是第二名「王下决刑官」了。之前的那位虽然工作非常出色,但却有点过火,得罪了不少人,外界盛传他想杀谁就杀谁,之后再编造犯罪证据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有的是办法,被民众和官员们背地里揶揄为「国王的魔刃」,将那些滥杀无辜的行为归结到了陛下头上。因为他确实很有本事,所以国王陛下一直在容忍。哦,这些话还望您保密。”

    “本事?”

    “或许您很快就能和他见面了。”麦克斯抓抓头,显得有些为难,“说真的,我还真不太习惯如此直白的说话,正在尽力。陛下他……是女儿控。”

    看出来了。

    “因为绑匪们来时在城镇逗留,逃逸时也途径了城镇,所以国王盛怒之下处决了镇长、治安官、守卫队长、旅店老板等一系列人,并命令我为你在城镇安排好住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摇摇头。

    “我真的非常感谢你救了公主,说的有点多了。我擅自揣测,陛下的心意是打算观察你的为人,然后顶替这些职位。我国疆土很小,一介镇长就算是拥有相当大的实权了,治安官也是一个权力很大耀武扬威的职务,但陛下不能随便就升你的官。你需要做出一些成绩证明自己,而后面的路已经都给你铺平了。”

    真的假的?

    “还有大量金币,这附近南部大陆流通的货币,一金币等于一块高能电池。奖金正在筹备,会在审讯完丽奈之后给您。”

    到镇子了。

    从车窗外看,镇里人非常多,表情大多充满生气,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繁华小镇。

    尽管车队走的是小巷,但一路畅通无阻,没人敢阻挡国王近卫军的前进。据麦克斯称就算碾死了谁也不会惹上麻烦,用句肩负陛下使命便可轻轻带过。

    车和马都停在了地下停车场。

    一行人压着丽奈坐上箱型电梯继续向下。电梯四壁是透明的,很快就进入了到处是人工金属物的地下空穴。这里是赫姆兰提斯王国最大的监狱,地下十八层圆筒形构造,虽然称不上不落要塞,但历史上成功越狱的仅有五人,而且有四人很快就被抓了回来。

    电梯停至底部,众人再步行向上走,目的地是从上往下数的第十层。每间监狱都是高科技和仿古机关双重结构,密密麻麻遍布在目之所及。这里守备森严,较为安静,据说隔音门的里面其实常有罪犯的恸哭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其实每一层都有一间审讯室。之所以非要来第十层,是因为「首位王下决刑官」喜欢十这个数字罢了。仅因为如此,你们便要徒步多走七层楼的阶梯。

    来到审讯室门前。

    开门。

    那位决刑官孤身一人抱着双臂坐在金属推车上,已经恭候多时了。他是一头灰色短发年约三十多岁的精状男子,赤着双臂,表情冷峻。「猎狐者·寒谷风」蓝色名字,威胁度39也是相当高了。以你的经验来判断,如果他全副武装,威胁度还会继续上升。

    寒谷风是代号吗?这是你第一次见到这种类型的名字。而且他盯着你的表情……不太友善。

    “听说你就是第二位「王下决刑官」?”

    你点点头。

    他没打算和你握手。

    但是他始终盯着你的手。稍许时间,寒谷风转而问向麦克斯:“他为什么进入地牢前没有进行身份验证?”

    “他是黑户,没有资料可以验证,所以我们……”

    “那就现场录入。加入赫姆兰提斯国籍难道还吃亏了?”

    “但是寒谷风大人,在地牢里录入信息有点……不吉利。迟一些我会带他去注册身份信息的,我们先审讯这女的吧,陛下催得紧。”

    狐疑。

    ──你找到了最适合描述寒谷风此刻盯着你眼神的形容词。不知为何,这个决刑官最初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用狐疑的目光紧紧盯着你并上下打量。

    迟疑片刻,寒谷风最终放弃似的摆了摆手,让近卫军将丽奈绑在了刑讯室的椅子上。这里光线昏暗却干净到异乎寻常的地步,貌似经常使用这里的寒谷风有洁癖。一尘不染,并且物件极少──一辆金属小推车上面放着些刑讯工具、一把椅子,其他没了。

    寒谷风拿起一个注射器。

    “等等,那是什么?”丽奈第一次开始挣扎,“我全都说,别用那个!我是无辜的!”

    “异议无用。我很忙。”

    不由分说,他将药物注射进了丽奈的脖颈,然后抱着双臂默默等待,半分钟后丽奈的眼神开始涣散。

    寒谷风站起身问道:“你是谁?”

    “丽奈·贝金赛尔。”回答的语气犹如呓语。

    寒谷风看了一眼手表上浮现的文字:“你来自东侧的「玉陶莞王国」,属于「猎械者」贝金赛尔家族,冒险者公会铜牌级别,对吗?”

    “是的。”

    “身为极端痛恨机械体的贝金赛尔家族后裔,你的身体为什么会有生化改造?”

    “我不知道。”

    “不知道?”寒谷风一怔,“为什么不知道?”

    “我醒来就这样了,记忆模糊不清,似乎被人注射过消除记忆的药物。自我推测是冒险者任务失败后,同伴遭到杀害,我被捕,遭到强行改造,之后消除记忆被扔到路边。我也正要追查这件事。”

    寒谷风听罢看了一眼你。显然,他已经得知你就是将丽奈从半路捡起来的人。他继续问道:“你们之前在做什么任务?”

    “打击「沟鳄」的某处藏身所。”

    你看懂了,

    丽奈被注射的是某种自白剂,而且药效卓越,被审问者甚至还能保持语言流畅、清晰。

    但是疑点来了。丽奈明明是去寻找「休·贝金赛尔」,怎么变成打击「沟鳄」了?

    不仅保持着疑惑,寒谷风听罢也摸着下巴陷入沉思。事后你才知道这种自白剂是寒谷风亲手改良的,提问时需要一些技巧,若是问的方式正确,就算进行过反审讯训练的特工也会全部招供。

    “你确定同伴们死了吗?”

    “十有八九,我正要去确认。”

    “你之前见过半路救起你的黑发男子吗?”

    “从未见过。”

    这时麦克斯忍不住上前打断道:“非常抱歉寒谷风大人,国王正在等待着审讯结果。”意指赶紧直接问绑匪的事吧。

    冰冷,

    而危险的目光只停留在麦克斯的身上就令后者全身一震,随即低下了头,退了回去。这让你很是惊讶。堂堂一名国王近卫军副队长竟然看到寒谷风如同老鼠见到猫?不仅是麦克斯,其他近卫军看起来都很紧张,大气都不敢喘。考虑到寒谷风只是蓝名,而且威胁度还比近卫军低一点,莫非真的害怕「王下决刑官」这个职务吗?

    不过用国王之名来压寒谷风还是管用的。寒谷风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你认识绑匪吗?”

    “是的。”

    “哦?”寒谷风冷笑一声,“何时认识的?”

    “在匪首被强酸击中的同时,其他绑匪喊了一句「王子殿下」,我这才认了出来,那是邻国「苏沙王国」的王子「汉斯·哈·艾优奥」。我以前因为冒险者的工作原因曾协同苏沙王国的冒险者一起执行任务,当时我们在回程时亲眼见到了汉斯王子,他正代表王室成员主持一场庆典活动。”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看来,他们都是首次得知匪首竟然是邻国的王子殿下。

    这事有点大。

    猛然间,寒谷风投来嫌你碍事的凶狠目光。只是一瞬间,然后他继续问丽奈:“你是如何与汉斯王子取得联系的?”

    “我并没有。”

    “你为什么要帮汉斯王子?”

    “贝金赛尔家族立志于铲除所有邪恶的机械体,我当时只是攻击野外机械体,并未认出王子。”

    “你为什么要追逐汉斯王子?”

    “因为想要详细询问我昏迷的事情,所以我追的是寡言,而寡言追的才是王子。”

    “你说强酸,是谁杀的王子?”

    “我没看清。当时寡言站在野生机械体首领和王子中间,掐住了机械体的脖子,而强酸是机械体喷出来的。全程寡言没有攻击机械体首领也没有攻击王子,我正要确认他是否故意将强酸喷在了王子脸上,就被捕了。”

    寒谷风渐渐皱起了眉头,缓缓回头看向你。这一瞥敌意满满,令你开始有些后悔来到这里协助审讯丽奈。

    ……不对,

    恰好相反。幸亏来了!

    如果任凭寒谷风单人审讯,指不定会捏造出什么结果。但现在,他也是决刑官,你也是决刑官,而且协助审讯是国王陛下同意的,所以你绝不会看着审讯事态越来越变得向你不利的方向进展。

    岂料寒谷风向后退了几步,抱着双臂向你问道:“第二位王下决刑官大人,你不是来协助审讯的吗两句?”眼神越来越冰冷。

    这倒是正合你意。

    你走向丽奈,心中总结了一下现状。

    以国王阵营的角度来看,他们至今得到的情报如下:你叫寡言,是沟鳄豢养的世外高手,看到了越野车可疑而立刻追了上去。丽奈醒后也追了上去,但追的是你不是绑匪。丽奈积极的和野生机械体战斗,但你则没有积极参与。最终,你掐住野外机械体的脖子令其喷出的强酸击中了汉斯王子,事后你对逃逸的机械体开了两枪。由于盛怒,国王立刻杀了绑匪众人,事到如今才知道死的是邻国的王子。

    关键问题有三点:首先,国王究竟是打算自己承担杀害邻国王子的责任还是让你背锅?其次,在国王眼中,究竟乐于知道的是你利用强酸杀死了王子,还是你掐住妖面小鬼的脖子意图保护王子?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公主会怎么向深深溺爱着自己的父王谗言?

    以上你都无从得知。

    只能推测了。

    你打算把王子之死归咎于谁?

    A,虽然最初你放走了绑匪,却发现妖面小鬼打算掳走匪首。基于情报不足,你选择杀死了匪首,破坏机械体的邪恶计划,无论计划具体是什么。(善良+1)

    B,三方混战,你意图逮捕。王子之死纯属妖面小鬼袭击所致。(守序+1)

    C,放走绑匪之后,你后知后觉推测匪首可能是重要人物遂前去保护,遗憾的是你保护王子不利,全都是妖面小鬼所为。(善良-1)

    D,你意图逮捕。在近卫军出现前,本来王子还有救。(守序-1)

    无论选什么人杏都+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