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C章:践行的礼物

    ·

    “右,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右侧其实是最难的吧?”

    “嗯……富有挑战精神是吗?”

    老科学家听罢立刻低头在全息界面录入信息,并随意的招了招手。看到了他的手势之后,左侧和正前方的两组机械人都转身返回了门里,只留下了右侧的三具。

    依次排开,摆好架势。

    第一具机械人将自动步枪竖起,站在金属货箱后;第二具将手中的盾牌展开,有一人高,另一只手握着手枪;第三具向后退了几步,将狙击步枪斜着垂在身前,站在水泥挡板后。它们仨各自保持着五米以上的间隔,咔当一声,整齐的将面罩护甲放下,颇有一种沙场老兵的气势。

    它们在等你准备好,或是等待老科学家的进一步指示。

    对方的装备基本都是相同的,折叠盾、自动步枪、狙击步枪三样具备,唯一不同的是配盾的副武器。看到这样,你也选了三样,手枪配剑、自动步枪、狙击步枪,以自动步枪为初始装备,其他的挂在身后或腰间。

    非实战,

    缺少些紧张感,

    你扭头看了看老科学家,而后者恰巧刚刚把你的发言记录完毕:“好了,开打。”他随口一说。

    突然,敌方三具机械人立即对你开火,就像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当你看向它们时,你的身体已经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很响。

    三个喷着火舌的点,隐约能看到左右两具已经躲在掩体后面,而正中间的却举着盾牌向你缓步逼近。

    你随手还击同时蹲在掩体后面。随随便便的四枪全部命中左侧持自动步枪的家伙脑袋,打得它火星直冒。

    你百分之百的命中率显然令它们仨很意外。左侧立刻彻底缩回了掩体后面,中间的停住脚部,右侧的端着狙击步枪等你露头,聚精会神。

    这是你的初战。

    到底不是人类,思维速度是极快的。你获得了几个信息──首先,进入战斗状态之后你的身体会自动迎击,在你的思维意识产生前就已经进行了动作,包括躲在掩体后面和百分之百的爆头还击。

    它们最初的一轮齐射近乎是偷袭,当时你恰巧扭头了。尽管是偷袭,但你的身体依然自动进行了防御,在胸前和额头附近准确的进行了直径约10厘米的圆形表皮硬化,挡住了子弹。挡住的是自动步枪的子弹,但狙击步枪的子弹似乎是特制的彻甲弾,于你的胸口造成了深度约5厘米的小坑。这仅有2厘米深,直径5厘米的弹坑被你视为受伤,并在眼前浮现了「负伤!0.01%」

    表皮硬化防御并非完美的。

    你的百分之百爆头射击也不是完美的,虽然枪枪击中了敌方额头,但四个着弹点距离略远。这不是瞄准系统的问题,而是武器后坐力的问题,因为前三枪距离较近,第四枪就偏得相当远了几乎要脱靶。

    明知道有狙击枪盯着,所以你无法轻易抬头,但,听金属脚步声貌似敌方开始逼近了。

    你将一部分纳米机械脱离体表,升空,替你观察敌情并将信息传递回来。目标太小了敌人根本发现不了,但你看得非常清楚,俯视角,而且完全不必将脑袋暴露在掩体外。这样的小花招根本没人教你,貌似天生就会。

    整个训练场在你特殊的上帝视角下尽收眼底──老科学家不知何时已经漫不经心的溜达到角落里了,狙击手仍然在死盯着你,举盾持剑的家伙正在缓步逼近,脑袋负伤的则端着自动步枪小心翼翼的躲在同伴后面一同靠近。它脑袋上中了四枪,由于带着防弹面罩而且又是金属脑袋,尽管在噼里啪啦的冒着小火花但貌似无碍。普通子弹的效果不大,说到底,常规武器本就是设计成用来高效率杀人的,而不是摧毁机械。

    它们俩逼近的速度很慢,也许是小心谨慎,也许是等待狙击手也换武器然后一同压前。谁知道呢?

    你突然将脑袋伸出掩体外,

    理所应当的,狙击手在同一时间对你的脑袋开了枪。

    然后子弹无伤穿过了你的眉间。

    机械人开枪的反应速度几乎瞬间,也无需犹豫,正因为如此,反而有利于抓住防御的最佳时机。你一抬头就变化了头部的构造,不用子弹打就已经开了一个洞。全身都是由细小的纳米机械聚集而成,形态如沙砾般自由变换,让眉间给彻甲弾让一条通道再简单不过了。

    狙击手居然怔住了。他没有料到一枪之后准确命中,你却仍然没死,甚至连身形晃动都没有。它的电子脑就算运算速度再快也得分析会儿究竟是什么鬼。

    你也怔住了,因为你的眼前出现了新的提示信息──「敌方使用了技能:穿心一击,已解析入手」。

    如果所谓的「技能:穿心一击」指的是那个狙击手在开枪瞬间将整柄枪都猛然向前推了一下的话,你确实利用上帝视角看得清清楚楚。那是用机械手臂猛然将枪身向前推,增加子弹的初始速度,再加上火药爆炸后的推力,两股力量合二为一增加破坏力。那个狙击手大概是看到了第一枪被你的硬化表皮挡住,所以才希望进一步增加威力吧,却不料直接穿过脑袋打空。

    神技……只有机械人才有可能做得到的技俩。

    另外两具开始对你疯狂射击,但都被你的硬化表皮防御住了,不痛不痒。不管那些,你立刻换上狙击步枪对准敌方狙击手,而后者也立刻放弃了思考为什么打中了却没造成损害这件世纪难题,再度躲回掩体后面。聪明的战术,反正它们有三具,不必和你硬抗。

    但唯独狙击手的彻甲弾才会对你造成羞于启齿的伤害,当然要先消灭它。

    花了千分之一秒计算了一下弹道,你对金属地板开了一枪。

    跳弹,

    击中脑袋侧面,

    狙击手的脑袋立刻小小爆炸了一下,整个金属骨架都像断线木偶般咣当倒地,眼睛的灯光也自幽红转暗淡,不再动弹。

    令人失望的是你没有得到诸如「技能:跳弹」之类的提示信息。说到底,这只不过是精密计算弹道后的结果,只要拥有全局上帝视角谁都能做到,值得注意的是要避开敌人的护甲面罩而击中薄弱的侧方。

    成功报废了一具敌方机械人。余下两具毫无动摇,反而立刻更换战术──前方的撤盾换上了自动步枪,而后面的则扔掉了自动步枪换上了盾牌和手枪。

    匪夷所思。

    后面举盾前面持枪是要干嘛?这不合理。

    前面的家伙端着自动步枪开始对你疯狂开火,每一枪都对准着你的胸口原本该有心脏的位置。与此同时,你眼前出现了「敌方使用了技能:后坐力消解,已解析入手」的提示信息。

    后面持盾的则撒腿跑向你,手枪的射击颇为随便,大概是因为奔跑的震荡所致,没什么准头。

    你将注意放在了持盾的家伙身上,因为它更加可疑。

    好吧,前面的突然换成自动步枪是为了舍身增加火力,可以理解。但后面的明明拿的是手枪,而不是刀剑,却非要拼了命的跑到你跟前来似乎要做什么似的。手枪确实是一种近距离武器,但最佳射程可不是埋身战。

    应该先射杀跑过来的更加稳妥。

    退膛,

    上弹,

    训练场提供的狙击枪都是高威力的单发步枪,每一枪之间都有蛹一秒的间隔。仅仅这点的差距,持盾者已经快跑到你跟前了,若是人类根本不可能奔跑的如此之快,金属地板甚至被它的脚爪挠出了刮痕。

    开枪,

    击中盾牌边缘,

    巨大的冲击力将盾牌高高扬起,机械人干脆随手抛弃,用更快的速度扑至了你的面前。

    不是你失手打偏,而是对方死死盯着你的枪口角度,实时进行调整,令你始终没有机会命中它的头、肩膀甚至脚,完美的持盾防御。好不容易你才找到了最佳射击机会,将盾牌击飞。

    已然进入埋身战,你立刻换上了刀剑,伸缩盾牌肯定是没空展开了。训练场的刀剑都是高震动型,便于金属切割。按下刀剑握柄处的扳机,高震动便启动了。

    时机不太巧,预计是你一刀将对方砍为两半的同时,对方也会伸手碰到你。

    不过没什么大碍吧?区区手枪不可能伤到你的硬化表皮。

    这是一瞬间的埋身战对攻。当你的刀刃几乎接触到对方的金属脑袋时,对方突然,在用手枪枪口顶住你胸口的瞬间,扔掉了手枪!

    徒手按住了你的胸口,

    嗡的一声巨响,身前的机械人被一分为二彻底报废,而你的视野、意识、身体控制都有霎那间变得混乱不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敌方使用了技能:即死接触,已解析入手」

    随着你跟前的机械人倒下,自动步枪呯呯当当的射击声再度继续,不断轰击在你的胸口。步枪的子弹不是彻甲弾,威力有限,根本伤不了你。尽快从混乱中取回意识,你利用上帝视角重播录像。

    刚才那家伙扔掉了手枪,用手掌直抵你本该有心脏的位置,全身产生了高周波震动,并将这股震动能量自脚底逐步传递到腿、腰、背、肩直至手掌,对你造成巨大威力。如果是人类,心脏大概会被震荡波碎成渣吧,但却没有对你造成半分损害,只有短暂的意识混乱。估计是震荡干扰了无数纳米机械体之间的连接。

    取回意识后,你惊讶的发现损伤提示有了变化,已经上升到0.07%。

    彻甲弾六倍的伤害?

    为什么?

    你摇摇晃晃重新站直身体,发现胸口上多了个弹坑,直径约3厘米非常细小,深度却超过6厘米,看起来几乎能埋进去一颗弹头!这损伤比最初挨了一发彻甲弾还严重。

    仅剩一具的敌方机械人使用自动步枪射击,每一枪、每一枪都精准无比的砸在了同一个地方,着弹点误差几乎没有。颇有种水滴石穿的感觉,就算表皮在怎么硬也扛不住反反复复对同一点射击。明明只是普通的弹头罢了。

    而且就算你动来动去,着弹点都不曾跑偏半分,实在恐怖。这就是技能的效果?

    你立刻换上自动步枪对其迎击,枪枪爆头,打得它脑袋晃得像狂风中的野草胡乱晃动。令人惊愕的是,即使受到了射击时的冲击,它的精准射击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三发之中依然能有一发准确命中你胸前的弹坑。

    「警告!硬化表皮已遭突破!损伤0.09%」

    0.12%

    0.16%

    这个损伤值正在飙升!

    你没有痛感,但能意识到自己体内较为柔软的那些纳米机械结构正在遭受着子弹的持续轰击,伤害已经深入体内。现在回想一下,自动步枪根本就是延续着狙击步枪造成的那个小弹坑继续挖深。

    令人惊讶。

    它们三个的人工智能、配合、战术和所谓的技能都值得赞许。委实讲,就算你站着不动任它们随便射击,在子弹打光前恐怕连百分之一的伤害都……论杏能,你比它们强多了,但毕竟是实战新手,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

    损伤停止在了0.17%,原因是敌方打光了子弹,需要换弹夹。

    然后被你用自动步枪进行反杀,彻底打爆了金属脑袋。最后一具敌机也报废了。

    听着废铁们偶尔还会爆出火花,抽动手脚,你缓缓垂下手中的步枪,训练场重新变得安静。

    老科学家眼睛睁得滚圆,露出十几颗牙齿笑得不亦乐乎,连连拍手向你走来:“太棒了!你的杏能比我预料的要优秀太多了!分离出纳米机械体进行全方位无死角视觉连接,瞬间运算出跳弹轨迹,遭受震荡波毫无损伤,完美的压枪技巧!”

    说着,老科学家竟然留下了眼泪。

    “我实在是太欣慰了……”

    也不知道胸前被击穿硬化表皮的小洞弹坑是否真值得如此称赞。

    “什么是「技能」?”

    “人类特有的东西。所有「银月级」都会技能,因为他们是战斗用特化人形机械体,专为战斗而存在。除了银月级,唯有三代以上的人工智能才可能学会少许技能。”老科学家好像明白了什么,继续说道,“你应该有一个「战斗系统」,随着实战而不断升级,可以学会已经看懂的技能。”

    战斗系统么?

    这样想着,你的眼前出现了新的信息提示──「战斗系统已升到2级,获得一个技能点,可以习得以下技能:」

    「穿心一击:借由前推动作将武器的威力进一步提升,常规枪械和穿刺类近战武器皆适用。」

    「后坐力消解:压枪的高级技巧,适用于无伤状态时,压枪精准度与你的状态成正比。」

    「即死接触:将全身产生的高周波震动集中于手掌,摧毁敌人体内,适用于零距离和装甲目标。」

    三选一,全都是破甲用技能。

    正在犹豫时,老科学家双手捧来一块……金属原矿石?

    “辛苦了,这是制作你表皮纳米机械体的珍贵坚硬材质,就剩这些了,用来疗伤吧。”

    听到他说疗伤,你立刻就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让手掌大小的一团纳米机械分离你的身体,覆盖在矿石上。它们会自行将这块矿石进行开采、冶炼,然后繁殖,令纳米机械体越变越多。你能够自行复制身体构成的根源,纳米机械体。

    “也许会稍微花点时间,迟些再来看看吧,先跟我来。”老科学家笑眯眯的对你招了招手,离开训练场,进入旁边类似起居室的房间。也不知道这座实验室究竟还有多宽阔。

    是衣服。

    难怪他迟迟让你赤身裸体,因为预订会进行战斗测试反正也会打烂,所以现在才给你衣服。一件白色无花纹的T恤,内裤,深蓝色的夹克和牛仔裤,做旧的皮靴,最后加上能盖住腰部的近乎能称作是斗篷的大块围巾。“外面的人类旅行者这样穿的比较多。”老科学家指着做旧的皮靴如此解释道。

    然后是一柄折叠盾、一把常规自动手枪、一柄便于携带的短款自动步枪。他如同要送孩子远行般,蹲下身,亲自为你整理挂着弹夹的腰带。

    眼神比你预料的还要悲伤。

    不等你问,老科学家解释道:“我本来就希望你活得自由自在,不可能永远把你囚禁在这座地下实验室里。而且,我还有不得不把你送走的理由。”

    “不得不送我离开?什么原因?”

    老科学家抬头看了看你的眼睛,略微迟疑后说道:“没想到你会问。也好,让你亲眼看看那个原因吧。”说罢招了招手,叫你继续前往下一个房间。

    经过走廊时,你没有看到任何人或机械体,除了一台扫地机械。

    “哦对了!”他忽然指着旁边的墙壁说道,“我替你准备了一匹机械马,总不可能让你徒步旅行吧。”

    马?

    一时想象不出机械马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你到达了目的地。

    这房间不大,整体布局看起来既像是生化实验室,又像是牢房。在房间正中央的手术台上绑着一个人。

    那应该说是……人类吗?你不确定。

    一个女人被皮带牢牢绑在了手术台上。她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很年轻,头发似乎被刚刚才剪掉,短的别扭。尽管雪白的肌肤上没有任何伤痕,但凭手术台上和地板上遍布的血迹判断,她应该已经被做了不少手术然后又愈合了伤口。如今她赤身裸体趴着,背部上空悬浮着三十多支手术用幼细机械臂,末端尽是激光头、刀锯等。

    她的眼睛被蒙着,耳朵被堵着。

    忽然她开始挣扎起来,喊道:“休·贝金赛尔!我听到关门的声音了,是不是你来了?我再说一次,我是你的曾曾孙女!快放了我!”

    曾曾孙女?

    科学家看了看你,然后耸耸肩:“我不认识她。她的听觉被封,大概是凭关门时传来的震动得知我们来了吧?”

    “好吧,如果你不肯放了我就干脆杀了我吧!贝金赛尔家族的人绝不接受生化改造!杀了我!”这女的尽管遭受了手术,而且被绑,依然精力十足拼命挣扎着,棕色的短发晃来晃去。

    你看了看她,写着「丽奈·贝金赛尔」蓝色文字。按照姓氏,很明显这两人确实是同一家族才对,但老科学家却声称根本不认识她。会不会是因为年代太久远,老科学家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曾曾孙女出生而闹的误会?

    老科学家叹了一口气。

    “我一生致力于机械的科学研究,那个时代人类和机械的矛盾比现在更深,无法被世人认同,于是我躲在了这座地下实验室里。这一躲就直至现今,连我都记不清究竟过了多少年。而这个自称是我后裔的丫头其实是个冒险者,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发现了我的藏身所,还击毁了我十几具机械人。我对这人类和机械难以和睦共处的世界深深的失望极了,也心身疲惫,无意抗争。多亏了这丫头,我必须再次更换藏身之所了,唉。”

    说罢,老科学家再次深深叹息,拍了拍少女的脑袋。

    “本来是想拿她做生化改造人的实验的,却只进行到了一半。庆幸的是,你终于苏醒了,真是时候。”他指着少女对你说道,“如果你到了外面,听到别人对我诸如「疯狂邪恶科学家」之类的诽谤,不要轻信。我只是一个爱机械胜过爱人类的怪老头罢了,谈不上什么邪恶,希望你能相信我。”

    少女还在叫嚷挣扎着。你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非要堵上耳朵,而不是嘴?

    “这个作为你的生日礼物之一,送给你吧。”

    “给我?”你对他的发言很意外。

    “对,送你。托这丫头的福,我必须尽快搬家,实际上在你苏醒前就准备差不多了,只等最后一次实验看能否成功唤醒你罢了。所幸我的耐心是值得的。所以,这个丫头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原本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人类的素材难得入手,我原本计划尽可能的对她进行改造实验,然后在搬家前处理掉,和她的那四个同伴埋在一起。”

    老科学家谈及杀死少女时的语气平淡无比,眼神没有任何变化,似乎真的对人类没有保持多少感情。难道他真的不考虑一下这少女是否真的是曾曾孙女吗?

    你在考虑如果带走这个少女之后要怎么办。

    老科学家催促道:“那匹机械马才是真正的生日礼物,这个你要不要真的随意就好。”

    好吧,

    决定完几具机械体的存亡,又要决定一个人类的生死,你怀疑这可能也是老科学家对你的测试的其中一环,答道:

    A,“谢谢你这份礼物,她、衣服装备还有马,这些我都很喜欢。”(善良+10)

    B,“能不能把她的生化改造逆转?我担心她被我带走恢复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杀。”(人杏+10)

    C,“要。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能不能继续改造实验?我有点兴趣。”(人杏-10)

    D,“你留着吧,她看起来有些麻烦。”(善良-10)

    除此之外,你要习得的技能是?

    1,穿心一击

    2,后坐力消解

    3,即死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