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章一十二章 起事时刻

    “对于些许暴乱问题,我们应该以更加严格的方式来制止,特别是在其中看到了很多的华人身影。我们可以判定华人是暴乱的源头,所以对于华人应该以更加严格的方式进行管理和控制,限制华人的活动范围!”

    在接头宣讲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土人开始认同这个方法,在他们看来,赚取了大多数财富的华人是应该本看管的,这些本应该属于自己的财富被华人偷取了。这种行为叫做仇富,只要你有钱,你做什么都是错的,我没有钱我就应该被谅解。

    “小强,保持克制,所有人都在秘密的转移,你不能因为你一时的冲动让所有的华人收到连累。”

    中年男人一身蓝色的长衫,一把拽着旁边那个穿着长衫的年轻人,这些穿长衫的人都是从训练基地出来的,身上都是带着家伙的。因为任务的特殊杏,这些人身上带着的都是左轮,因为左轮枪不会让弹壳留在现场。

    “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这样猖狂啊,我们凭什么要受到这些人的管制?”

    “为什么?因为当政者不是我们?我们辛辛苦苦挣来钱却还要给这个反对我们的国家缴税,这可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我们华人以前就是太散了,不能联合到一起,一旦联合在一起,我们不管什么都是可以击破的。”

    南洋的华人现在所有人的目标就是为了一个,让华人过得更好的目的。目标有时候简单一些反而是容易达到,受到土人打杀过的华人不在少数,所以群众基础反而是更大。转移人口这个事情人多了就容易走漏风声,这也是为什么土人反对派要求管制的原因,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财富溜走。

    财富的划分界限就是地区的划分界限,想要多捞钱,那么肯定要把地区内的华人给拦住。慢慢的把他们的钱给装到自己,虽然他们现在是一个国家,但是自私的人哪里都是有的。土人更加直接而已,因为他们受到的教育文化底蕴几乎是零,可以说这是赤裸裸的本能而已。国外的殖民地给这些没文化的土著人披上了一层文化的外衣,在财富面前,土人直接把这层外衣撕掉。

    “记住,咱们尽量掩护跟咱们走的华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一切都要忍耐。”

    中年人摸了摸在裤子腰上的左轮,然后慢慢的引导接到通知的人,一个一个来到房间,随后会有车辆来把这些人全部秘密运走。很多人只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细软,然后就跟着车就离开了,基本上算是抛家舍业了。

    “大家都小声一点,车上有些挤,大家都忍一忍就好了。”

    小强小心的搀扶着人上了运菜的车,这是运送的最后一批人了,也是这个地区的最后一批想要撤离的华人了。不可移动的财富都被扔在了这里,对于华人来说,这是自己的故土。只不过现在这里不能接纳自己了,为了活命只能离开。

    安全离开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其实在华人的高层这边,已经出现数起因为各种意外而产生的意外。有上万人因为各种原因被抓了起来,自己派去的人也都或死或伤,但是不管怎么说,大部分人都被救了回来。

    这些华人大部分都是有着娴熟的技能,很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只需要经过简单的培训,就可以轻松地胜任任何工作。在文化水平上,华人比土人高出一个层次,这也是温带国家和热带国家的区别。

    “咱们会去哪儿呢?咱们还回家吗?”

    在车上的小男孩一直问着自己的母亲,对于小男孩是无法理解,突然远离自己一直生活的家。对于小男孩的母亲来讲,这是为了让男孩得到一个更好的环境,以及更安全的家。男孩的父亲早就已经被关进警察局,而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也不会离开家,这一切都是生活给逼的。

    “咱们会去一个没有别人欺负咱们的地方,到那里没有同学打你,也没有别的小伙伴抢你手中的棒棒糖。”

    母亲非常清楚孩子生活遭受的是怎样的痛,但是作为母亲,是无法给孩子挑选一个舒适的环境。因为周围的大环境就是如此,土人和华人中间的区别越来越明显。孩子们也学着大人欺负华人小朋友,从小孩子就可以看出来已经没有改变的余地,两者中间必会爆发出冲突。唯一的选择就是出国,来到南洋的华人自古以来就定居在此,他们很多已经和土人结婚,本来应该说相安无事。

    可是,血瞳现在成为了导火索,身上流着华人的血统,必会遭到歧视。冲突是再说难免,不断的有华人被杀被打,这些已经习惯了让所有人都麻木了。看到这条消息,无非就骂两句,剩下的什么都不能做。政府官员只会为大的华人富豪服务,但是当华人富豪变得不那么重要的时候,这些富翁都和普通人差不多,一样都得去死。

    “各位同胞们,我们不能坐视这些华人抢夺我们的财富,侵占我们的家庭和子女。我们要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抢回,他们拥有的一切本就应该属于我们!”

    一场演说终究会变成一场冲突,只不过这场冲突将会由土人当成主演,在其中会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充当导演。和外国人导演手持摄影机,用胶片的形式记录着这场冲突,在镜头前的土人们丝毫不在乎自己现在的样子。他们已经解放了他们的天杏,用石头用手边一切可以拿到的工具砸开华人的家门。

    演讲者首先砸开一个华人的家,冲进房间里寻找他们的金银珠宝,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让很多人因而受益。许多没有拿走的金钱珠宝,被土人们抢走,土人在被自己人抢走。劫掠让他们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房间里没有人就把房子给烧了。房间里如果有人的话,直接被抓到街上,女人直接被侮辱,然后绑到电线杆上烧死。

    本来祥和的地方,已经被搞得乌烟瘴气,没有离开的华人被直接砍了头颅,脑袋被挂在木棍上。这些头颅就像是勋章一样,被土人们高高的挂起来,从欧美请来的战地记者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些场景,简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些该死的恶魔,这些是不属于他们,他们居然活生生的抢走了。抢走了财富还要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样简直已经不能称为人了,他们简直就是从地狱过来。”

    这些欧美的记者依旧如实地记录下这些场景,因为有人收购这些录下来的胶片,而且开出了极高的价格。

    “娱乐宣传要向国民政府学习,至少人家做的还是很合格的。如果不是摊上那几位,国民政府的合法杏也不会这么快就丧失。”

    韩城这边接到了消息,对于韩城来说自己的发财机会来。两者之间的战争已经开始,等到这些影片被放了出来,那么南洋的华人就会受到全世界的瞩目。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种族矛盾,甚至可以战争罪向南洋政府要求国际社会审判他们了。

    演员已经就位,时机也已经成熟,剩下的就是用证据的名义,让所有受压迫的华人开始起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