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龙主席的电报

    “韩团长,开个价吧,怎么说你才能了结此事呢?”

    大家族的家主是不会亲自出面,这些管家就成了最重要的代言人。但是他们现在想要求和,这个要求是万万不能接受,凭什么你们让我花了钱就不玩了,什么意思?

    “你们能把这次的损失给我弥补回来吗?”

    这个条件并不高,对于韩城来说。对于几大家族,这个条件就相当高了。因为他们怎么凑也凑不出来这么多钱,因为要军政处下达结果,这个也是要钱的。如果不能下达通知,就意味着这个事情没有结束,调查还将继续。所以为了让他尽早结束,韩城花了一些钱,也就是一百二十根小黄鱼。

    这就已经很让人肉疼了,这些小黄鱼还是卖弹药得来的,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丢了面子。自己在整个团里丢了面子,整个师都会知道,堂堂一个国军团长被几个家族给弄的团团转。

    “除了这个条件,我们都能答应。”

    他们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只不过回答的结果依旧是梆硬的结果。

    “那就是没得谈了喽?”

    只不过一个损失,这帮人就不答应,就等着别人跟你们了结吧。

    “也不是没得谈,只不过你要价太高。”

    自己不过想弥补一些损失,这如果都叫要价高的话,那么什么叫要价低呢?

    “如果稍微诚恳一些,我们什么条件都答应。”

    几位管家退了一步,仅仅退了一小步而已。

    “那就送客吧,我们没得谈了。”

    的确是没得谈,而且韩城就没有想到过和解,这其实算什么?热脸贴在冷屁股上。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辞了。”

    这一次的事件,让韩城差点儿破产。虽然说自己的金条还有很多,但是明显已经不足以支撑接下来的生活,怎么办?

    “把九头凤给我找过来,告诉他把机器全部拉出来恢复生产。”

    本来想舒舒服服过完接下来的生活,因为这个是事情正好摊牌了。这些机器人本打算不再使用,但是已经被生活逼疯的韩城,不得不使用这些机器。虽然国内的热战已经没有了,不得不感谢越南的局势,让自己又找到了一个新的发财机会。

    “团长,这样不好吧,军统不会察觉吗?”

    “少他妈跟老子废话,老子都快破产了,你让老子不不去赚钱。老子没有钱,你们吃什么,穿什么?你们以为当初换枪都是白送的吗?都是老子辛辛苦苦造出来的子弹卖出去,谁有钱给谁,就这么简单。”

    在军统眼皮子底下开工,这样的确算是第一次,小地方,毕竟是小地方。想要恢复生产,就要找个安全地方,如今只能强行生产。

    “可是军统那边怎么办?发现我们又该怎么解释?”

    “不需要解释,我会主动和他们交易。他们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可以给他们创造机会。”

    现在国民政府已经开始庆祝胜利了,报纸上连续刊登了半个月,但是关于裁军的事情是一直没有一个定论。国民政府的将军太多了,把谁裁掉都是对于一些势力的挑衅,或者说是派系斗争已经不允许任何人被裁军。

    不得不说,烟土需求依旧是庞大的,特别是昆明。昆明机场开放以后,很多人都在托关系走后门,用任何的手段混上军机,目的就是运送烟土。

    有一段1948年的新闻讲的就是这个,国军在大陆统治濒临崩溃之际,我们的国军将士们,棺材内藏毒,天南海北的运输。大厦将倾还玩的这么有滋有味的,也真是没谁了。

    “难道我们还要继续用烟土交易吗?”

    “这当然需要用烟土交易了,得到的烟土可以交给军统他们售卖。对了,不一定非要和军统的交易那么深,至少胡掌柜这边还在运用航运公司赚钱。”

    恒社的势力没有之前那么大了,也是因为蒋委员长的人气因为抗战胜利这个原因达到了顶峰,杜月笙看的很明白,只好夹起尾巴做人。

    这些大人物是不会关心小人物的死活,这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很好的消息。龙云龙主席似乎想起来还有一支部队,特地的给韩城发了个电报。堂堂云南省主席,竟然沦落到要偷偷发电报联系自己的部下。

    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长官给自己发电报了,多少都是要表明一下意思。对于龙主席的电报,韩城也不抱什么希望,因为自己不可能带人去救他。现在的龙主席被困在昆明,马上就要被押解到重庆了,这年头谁都不容易。

    “龙长官向我们询问,我们的近况如何?”

    电报写的很清楚,也不过是问一下。

    “那你就直接回,正在筹建兵工厂,粮饷皆无,只得贩卖军需物资。”

    这么回答是为什么,这是为了哭穷。说我和中央政府抵抗到底了,我准备贩卖军火,要不然部队就要解散了。这也是明确的告诉其他人,快撑不下去了,快来找我交易,或者快来打我之类的。

    韩城这边更倾向于快来打我,因为这样自己可以用俘虏来换钱,现在自己需要大批量的资金。恢复生产也是大势所趋,首先一点,战争结束了,部队的军响粮饷还要从自己身上出,裁军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团长,咱们这么写合适吗?”

    “合适啊,怎么不合适?”

    韩城不会把这种光鲜亮丽的一面给上级说,哭穷才是最好的办法,到时候不管怎么说他也会给自己一个资金上的支持。龙主席虽然只是一个省的主席,但是龙主席不缺钱,龙主席的故居占地都是好几百亩的庄园。想要钱的话,哭穷是最直接的办法,老军阀也卖了这么多年烟了,手里怎么也得有个仨瓜俩枣。

    电报就这样发出去了,也是给军统他们提个醒,自己要去造军火了。反正不管对不对,消息放出去了,要是说这样不合适我就不做了。这样的话,你会通过龙主席的电报,或者直接派人来提醒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