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四章 泼脏水

    乡间的战斗永远都是那么简单直接,面对一千多人的进攻,警戒的百人还是尽量的抵挡了一些时间。大部队在枪响的第一刻就迅速的过去了,虽然大的战斗没有了,日常的训练还是照常进行的。及时的去回援,让这一千多人没有尽数的回去,但是现在韩城已经是彻底的疯癫了。

    “这帮土财主要干什么?他们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吗?”

    这么大规模的袭击,有必要把这次定为有婴谋的袭击。和上级怎么交代呢,这么大的战斗,明显就是有人故意让自己不得安生。这是在西南大后方,这么激烈的枪声,除非是日本人打过来了。

    “现如今不是咱们去一家一家找事的时候,现在我们应当如何处理昨天夜里的战斗,死了那么多人,难保不被别人知道。可是如果不交代,咱们这边就过不去。”

    “交代?这么大规模的袭击事件,都能定杏为叛乱了,你就是土匪也没有上千人的规模去袭击一个粮仓吧?”

    这一下子让韩城就很难受了,他们现在是根本不想让韩城能够舒坦的呆在这里,昨天的一千多人的袭击留下来了六百多具尸体。这六百多具尸体身上的衣服体现出来他们不是一波人,是好几拨人一起进攻的。

    “要不咱们栽赃到共产党头上吧?”

    “栽赃?在西南大后方出现这么多共产党,你不想要脑袋了还是我不想要脑袋了?”

    如果真说是共产党,那么追究下来还是自己的问题,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根本就是瞒不住的。虽然部队的损失几乎不大,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去上报问题,西南的日本人已经没有了,这么一个骚动下来,都能把玉皇大帝给惊下来。

    “越南那边怎么样了?”

    “暴动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怎么了?”

    越南这时候正是越南的活跃时期,政权更替在一个月之内完成,这个政权的政党,蒋总统特别恨的那个政党。虽然说外国的事情,干涉不到国内,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和越南的事情有联系。不是说自己推卸责任,为了活命,这批人都得死。哪怕跟他们没有关系,也得制造关系跟他们有关系。

    “你去找军统的陈小姐商量,今天咱们要干一票大的,一旦出了岔子,咱们都得万劫不复。后方响起枪声,这不仅是我的失职,军统也是要负担一部分责任的。”

    “这个意思就是,咱们把那十几家地主给全卖了。”

    自己的参谋长有些将信将疑,韩城坚定了他的想法。

    “咱们要想活他们必须死,从他们的武器制式到粮食军饷,一定要做的天衣无缝。不懂的事情可以问一下军统,要让上面的人查不出来,这次的收益分给他们一半。”

    “一半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钱现在都不算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韩城现在压力很大,和军统合作,无疑与虎谋皮。但是这个事情不得不做,自己治下的几大家族准备搞叛乱,要是传出去了让别人知道自己怎么办。他们这些是觉得没什么,如果这个操作不好,自己恐怕就要上军法处了。

    现在十几个家族正在一起喝酒呢,因为是本地人,所以有了个天然联盟。这对于韩城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对于几大家族来说,这次只不过是一个非常直接的行动。韩城没有想到他们会主动开枪,这几个家族有没有想到反击是那么的凶狠,1000多人的行动,最后回来的不到三分之一。

    “诸位,这次我们虽然吃个大亏,但是也给姓韩的造成了一个大麻烦,但他们挺不过去,这个地方还是咱们说了算。”

    吴家老爷子现在很开心,当年他们查抄圣库的时候也是这样,虽然没有拿到粮食,但是现在大局已定。姓韩的想要再翻出什么花样难上加难,首先他要为今天的行动付出代价,其次,他要解释今天的事情是什么样的行动。

    “老太爷,这次您得办法可不是一点两点的好,平时别看咱俩不对付,但是今天这个情况,我得给你竖个大拇哥。”

    吴家并非没有对手,只不过它的对手也和他是一样的阶级,都是一方宗族。现在的联合只不过是为了暂时相同的利益,当所有人的对手都消失之后,那么局面又要恢复到往日的情况。

    “你们李家损失的也不小啊,这次总算达到了目的,也不枉费了你们一个人都没回来。”

    “今天我不跟你吵,你们吴家看风向看的真对,稍有不慎,立刻就跑。首先逃的是你们家,各家都在后退的时候你们已经回来了。”

    带兵打仗的方面,毕竟和拳匪干过的吴老爷子稍微懂一些,但是部队还是损失了一些。相比于各家来说,这个损失是可以接受。

    “那是你们太贪心了,那么多粮食,怎么可能让你一下子就拿到。你要清楚,这些兵都是从战场上下来,不管怎么说,他们也都杀过人。再说咱们各家,有几个护院还真刀真枪杀过人呢?没有一个杀过人,我的护院已经换了一茬了,都是宗族里的大小伙子,他们哪里知道杀人怎么杀呀?”

    这个问题也不算个问题,但不管怎么说,各家已经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如果不出意外,姓韩的今天就要倒霉,而且是必死的局面。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么必死无疑。

    “今天咱们只喝酒不谈事情,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解除了心头大患,咱们今后的日子可就是一帆风顺。”

    一帆风顺是不可能的,军统这边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杏,捏造证据也是他们的长项。不过令他们惊异的是,越南的事情为什么韩城会这么关心,甚至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们。越南的叛乱是八月十六号就开始了,这个事情发生是八月二十三号。两个时间其实没有关系,也没有什么关联,但是需要他们有关联。

    “共产党?还是越南的?”

    “对,我们团长说这是越南的共产党,他们故意挑起事端的。”

    陈丽娜现在有些疑惑了,为什么韩团长这么关心共产党,非要把这十几个家族也给拖下水。但是不得不说,条件很优厚,是可以预期到庞大的财富。这十几个家族经年累月的财富,都将因为这一个事情,收归个人所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