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利益

    “哼,这时候还谈豫湘桂战役,都丢了差不多一百六十座城了,怎么丢掉的你们自己不知道吗?”

    去师部听了一上午的美国老师讲课,韩城在本子上乱写乱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豫湘桂战役中,双方兵力投入达一百八十万,日军投入兵力五十万,这么庞大的规模依旧是打了一个败仗,让日本人从北边向南边打了一条运输线路。

    “着什么急嘛,日本人的败局已定,现在不过是秋后的蚂蚱。”

    老阿拉倒是看得挺开,只不过韩城不是心疼的这个事情,是心疼一百多万军队,其中飞机大炮不计其数。其中损失了六个空军基地,这对于反攻日军来说,国军在制空权上就已经落后很多了。甚至可以说,在战略反攻阶段,国军基本上不具备反攻的条件了。

    “你见过秋后蚂蚱差点打垮百万大军的?不,应该说已经垮了。”

    韩城现在把笔记本随意的扔到一边,战争的事情再烦心也不如自己的事情烦心,自己的仓库虽然已经建立起来外围了,但是很多的人又开始觊觎这个地方了。很多的商人已经开始谈存储的价格了,有专业的士兵巡逻把手,也有碉楼24小时看守,对于贵重物品的存放是相当重要的。

    “咱们的动静搞得有些略微的大了,有人反映咱们强占土地,说咱们盖仓库的这个地方是人家的。”

    “那就让他告去,对于咱们来书就是给上面送点钱而已,三根金条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地方上的问题,你们就是在搞事能搞到那里去,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自己的师长自己会不知道他们的杏格,三根金条搞不定的就六根金条,一定可以搞定的。

    “哎呦,咱们的韩团长在下面大搞建设,看起来是一点肉都不想分给附近的士绅啊。”

    现在在师长桌案上摆着韩城的卷宗,这是地方警察局受理不了递上来的,县长也不敢管这个事情啊。副官站在师长的身边,对于这个事情自己不好发表明确的意见,士绅虽然势力比较大,但是这是军队,不好用。

    “这个事情咱们也一碗水端平嘛,毕竟人家韩团长是按照规矩办事的,地契就在人家韩团长手里嘛。”

    一个木盒子从抽屉里拿了出来放到了一边,打开盒子是几根金灿灿的金条,在盒子里是一封信。师长把信件递给了副官,副官抽出来看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眼盒子里的金条。

    “王副官,你看这一叠卷宗和金条哪个更重呢?”

    师长随意的把卷宗直接扔到了地上,至于金条则是被收起来了。

    “看来还是金条重要啊!”

    “不,我这只不过两不相帮,我可不想难做。对于韩团长,这个团长虽然说对他不算是恨之入骨,但是他不听你的调遣,根本就拿捏不住。依靠金钱开道谁也挡不住的,包括我,他这次送钱过来只不过是派了一个小兵而已,说到底他就是不在乎这个事情的结果如何。”

    师长还真猜对了韩城的想法,对于韩城来说,大不了再次恢复弹药生产继续卖弹药而已。对于现在的这个物价,已经是没有人能够控制住了,全国的物价都在疯长。大城市如果说还在用金钱交易的话,小地方早就退到以物易物了,用烟土,黄金,甚至是孩子和女人来进行交易。

    “缺钱的人不缺人力,缺人的人不缺钱啊!”

    在自己的地盘上卖儿卖女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全国那么大,你有心又能救几个人呢?从清朝到民国,有吃有喝,不怕死的也没少见啊,有些东西真是超越了生死的重量。

    韩城现在就处在这个有钱的阶段,这个阶段让自己能够有心情仔细的看着这民国34年的光景,能够真实的去体会到什么叫做没有希望的绝望。所有人的脸上都不见笑容,路边蹲坐的人骨瘦如柴,有些人颤颤巍巍的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铜盒子,小心翼翼的挑出来一些黑色的烟土放到烟枪里抽。

    自己小镇上的叫卖声都是无力的,热闹的地方永远是青楼,赌馆和烟馆。在小镇上始终是弥漫着一股特殊的味道,一股闻着非常甜蜜的味道,但是这股甜蜜的味道不是别的是烟土的香味。家家户户用来做饭引火的不是什么木柴,是从田地里收割晒干的罂粟,就是这个让你家破人亡的东西。

    漫步在小镇上,身后跟着老阿拉,一会一个叹气。韩城也不知道自己再叹息什么,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束和周围人的衣服,周围的人衣服不是过大就是过小,甚至有的都已经盖不住自己了。

    “这些人不都是种的烟土嘛?怎么都买不起一件衣服呢?”

    “纺织女工不也买不起衣服吗?利润又能高到那里去呢?”

    老阿拉对于这个已经司空见惯了,这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种烟土也是要剥削的。

    “你这话说的我无话可说啊。”

    “这都是正常的,你要是遇见一个什么都不干的,穿着最好的衣服,吃着最好的饭菜那才是不正常的。看看这些路边抽大烟的,这些都是为了烟土不要命的人,家都卖了。”

    正说着话呢,前面又传来了一阵打闹声音。

    “老爷,这可是我家啊!我就借了你们一袋粮食,你们居然要把我的土地和房子都收走!”

    一个看着年龄很大的妇女跪在地上恳求,旁边的小女孩在一旁哭泣,但是跟着的随从似乎是不死心,还要把小女孩要拉走。

    “你们干什么!房子和地都收走了,你们还想把我的女儿给收走吗!”

    “你不看看你归还的期限,超过了两个时辰啊,我这边利息已经给的很低了。一袋粮食难道还换不了你的土地和房子?你看看你女儿,你就真舍得跟着你去吃苦?你和你男人都是给咱们老爷家里长年干活的,你男人才干了5年就死了啊!你现在才二十四了,你的样子都是四十四岁了,你女儿活的时候还长啊!”

    “来来来,松下手,你女儿进了府还能亏待她吗?到时候等着到了十八岁,就放出府让她成亲。这是好事啊,你哭什么,你应该感到老爷是多么好,把未来都给你打算好了。”

    韩城看到这就有些忍不住了,这有些欺负人了。

    “住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