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离婚

    “根据长官部的指示,你部于十五日后对对面日军发起进攻,务必要在南斋方面打开缺口,以待后续部队增援。”

    师长在指挥部里接受了长官的指示,南斋方面的突破不是一个师的事情,是数个军的部队进行的行动。这次在怒江防线聚集的20万部队要一次杏投入到战斗中去了,但是对岸的日军数量是肯定少于这个数字的,为了实现一个战略目的而进行的行动。

    “是!保证完成任务!”

    师长现在心里都有些发慌,因为这不是自己嘴上说保证完成任务就可以的,实际上来说的话,没有任何一支部队可以这么说。保证完成任务这句话从东北喊道了怒江防线,一路溃败的结果让师长已经麻木了,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更难受。有的人活着无声无息,死之后只不过是伤亡报告上的一个数字,无人知晓。

    “唉……这次的战斗不知道又有多少部队参加进攻,能不能结束在缅甸日军的战斗就看这一次了。”

    接到命令的不仅有师长,还有韩城的部队,韩城马上还要去师长那边参加进攻任务的作战会议。手下的三个团谁负责啃硬骨头,谁负责在后面保护运输队伍都得分配清楚,韩城自然是没有多少底气的,因为想都不要想自己肯定是去啃硬骨头的。一切就看对岸的日军实力怎么样了,自己的四个步兵营能不能以最小的伤亡代价攻下预定阵地。

    “韩团长,这次的进攻任务下来了,你还不去家里留个根?”

    自己的贴身秘书是真贴身,时刻不离的跟着自己。

    “唉……我留根的时候你也在一边的话,我可是受不了你的惊吓啊。”

    这个女人实在是逼得自己真的很紧,一点都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宽宽松松的。

    “看您说的,您一个大团长,我还能专门去躲你床底下不成?”

    韩城摆摆手,拿出了一份准备好的离婚证。

    “凡为夫妻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和,比是冤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蛾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冤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离婚证上写的倒是蛮文雅的,感觉还是这种文绉绉的能体现感情。

    “你这是要离婚吗?”

    “对啊,你这场仗打下来,能不能活着不好说,总不能耽误人家嘛。”

    一旦开战的话,兵工厂的后方生产一定要停止,不能再继续生产了,后续的部队一旦察觉这里有人在生产军火,自己不死也得扒层皮。所以说,这批人暂时只能是送走,不送走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说现在的作战会议还没有开,但是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唉,你好歹是一个长官,做事怎么这么绝情呢?”

    陈丽娜一脸幽怨的看着韩城,韩城看的心里都不舒服,又不是我和你离婚,你这么幽怨给谁看呢。

    “我了无牵挂了不好吗,到时候我也不用发愁身后的事情了,有个地方埋我就够了。”

    韩城说的倒是一脸轻巧,但是从内心来讲,自己还是做不到那么豁达。

    “行了,不和你说了,我准备准备回家说这个事情了,过两天不是去师部开会吗,你也准备一下吧。”

    韩城拿起离婚证,然后装到口袋里,离开了办公室,向阵地方向走去。

    “老阿拉呢?”

    “老阿拉在前面发钢盔呢,钢盔到了,大家伙正在排队领呢。”

    韩城慢慢的走过去,现在的队伍已经不想刚开始来的那样了,至少这些人身上已经不再是干瘦,已经可以说是比较精壮了。现在看来,已经有些精兵的样子了,就是不知道这一批人到了战场上会有多少人能够回来。

    “慢一哈慢一哈,不要慌!格老子的不要慌!”

    宪兵队拿着树枝,带着新的英国钢盔在维持秩序,这算是有点英国人的样子了臭脾气,还臭死板。

    “来来来,你来接着发。”

    老阿拉看到了韩城一个人来了,把自己手里的工作交给了别人,和韩城走到了一边。

    “今天那个贴身秘书不跟着你了?”

    “先别说这个了,今天那个小娘子告诉我,说咱们要发起进攻了,具体哪个是侧重点倒是没有说。师部下来命令了,要我两天后去参加作战会议,我估计咱们这些人都得去玩命了。”

    韩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正的安稳是不可能的,这种对峙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打起来就好啊,打起来了咱们也不用这么熬着了。”

    在战线上对峙,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十分煎熬的事情,你根本不知道你会因为什么原因死亡。

    “行了,我这边给你说一下,兵工厂那边我准备停掉,让人都撤走,咱们的地盘一旦进了后续的队伍,难保不出事。”

    “你这个顾虑我清楚,让他们撤走也是没有办法的,到时候咱们的弹药可就要完全依靠咱们平时的积累了。”

    现在储存的弹药只能说差不多,韩城觉得自己储存多少弹药都不能应对未知的战斗,只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包括在路上埋藏的小批量的储存弹药,到时候也可以启用,对于这一个团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战局糜烂至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简单的交流了两句,韩城就回家了,这个家自从这个女人回来了,就没有回过几次。自从上次被那个女人搞得大阵仗带走之后,又在城中间表演的那一番杀头,也不好说这个女人是不是觉得自己真是有病。

    “那个,我回来了,今天我想跟你商量一个事情。”

    韩城这话说到嘴边,就不好说出来了,因为自己这个有些冒昧了,说结婚的是自己,结果说离婚的也是自己。

    “说吧,我听着呢。”

    “那个我的部队准备开拔了,要对对岸日军发起进攻了,这几日我就要停止兵工厂的生产,把你们这些人都送回去。你……我们还是离婚了吧,你也清清白白来,清清白白的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