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师部命令

    如果不是师长被记者拖住,少不了要去训示袁团长。这东西经过美国人的嘴一说,记者那妙笔一写,一片痛斥团部师部不作为的文章一篇又一篇的写出来。至于说舆论的控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帮记者又不是只有国统区的记者,至少还有南京国民政府和日本人的记者,想要做到彻底的消息封锁根本不可能。

    “娘希匹!”

    这句话不是通过命令传达的,是通过电话传播的,直接骂到了陈诚长官的头上。陈诚长官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自己因为远征军的溃败早就被骂的狗血淋头了。但是被骂总是不舒服的,所以需要找下级去发泄一下。

    “是的,长官!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让战斗英雄官复原职!”

    “什么?你还官复原职?这可是传到了委员长那边!官复原职你认为这样就能跟全体国民交代了!”

    师长一脸难为的接听电话,这个事情也是自己第一次遇到。

    “难不成还要让他当个团长?”

    “对,就是让他当个团长!”

    自己的上级要让自己用团长的位置把事情安抚下来,可是自己不是多么愿意的,因为自己手里就三个团长的位置,每一个都是十分珍贵的。

    “他不过是当个连长而已,没必要让他去当团长吧?”

    “这个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事情再闹大了,你这个团长的位置就必须要给他了!”

    面对挂断的电话,师长现在就差气急攻心了,现在恨不得飞到袁团长面前枪毙了他。

    “命令袁团长!尽一切可能给我安抚下来这个事情,安抚不下来这个事情!我就拿掉他的团长给那个兵!”

    行政命令下来了,袁团长不能装作自己视察部队了。在事情发生之后,不是故意不接电话,是因为接连而来的日军轰炸。要是没有轰炸,袁团长也不至于亲自下部队去躲着飞机,而是站在指挥部里挨骂。

    在胡掌柜这边,手里拿着的是好几张照片,在照片上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九头凤向袁团长送东西的照片。几个大箱子里面装什么无所谓,只要给那些无冕之王一些照片,那时候就不需要自己去引导了。你可能第一眼觉得这是行贿,其他人则是各种想法,或者是送东西什么的。

    “哎呀,这么一把牌就想要直接胡了!”

    胡掌柜叼着雪茄,看着照片,就在上海滩来说,这样的手段司空见惯。只不过对于其他的地方,这样的手段第一次见,可能在经验上有些不足。遇到这种情况,能做到的就是撒钱,尽量让很多人都沾上一点儿,把他们喂饱了自己就安全了。

    “老板,我觉得,他们这样做是不是会引起师里的不满呢。”

    “满不满意是他们自己的事儿,咱们能做的就是收钱办事儿。”

    胡掌柜从不带入别人的感受,生意就是这样,交情归交情,生意是生意,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可是这样一来,咱们容易得罪袁团长啊!”

    “其实不用咱们说咱们已经得罪他了,你以为上次那个张老板的事情他是一点都不知道吗?那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不代表人家就是傻子,恒社的面子谁都要给,所以说我们才相安无事。”

    其实对于袁团长来说,现在不管是谁的面子,新账老账都在不断的被人给挖出来。有些人是恒社自己请的,有些人则是老阿拉的功劳,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让这些记者正义感爆棚的,但是现在这股力量让袁团长忙的是焦头烂额。

    “妈的,哪里来的那么多报纸?”

    “团长,要不然咱们别干了,这都快挖祖坟了?”

    在袁团长的桌子上摆满了一堆报纸,在报纸上用大大小小的版面诉说一件事情。如果是国民政府高级军官,这个东西是完全不需要考虑的,火是烧不到你头上的。但是现在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团长,百万的大军根本不在乎一个小团长,让国民政府保你根本是不现实的。

    “不干?我这才把钱收回来,你让我放弃?我为了当这个团长,我花费了多少功夫?一句不干了就能让我这心血全部白费!”

    现在的舆论已经不是袁团长能够控制了,民间倒是没有多少要搞他,主要是上面的人要拿出一些成果来给民众交代。这些民众其实就是认识字的人和学生为主,至于说其他人还真不了解,如果没人讲报纸,他们压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识字的都是社会的最顶层,不得不说,这是中国的失败。

    韩城这几天也乐得清闲,对面的飞机尽管在轰炸,但是飞机轰炸的都是后方。轰炸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于日军好不好受就不清楚了,反正防线上的其他的几个营还专门的派人来请韩城去喝酒,因为飞机去轰炸后方,直接减轻的就是前线的压力。虽然说这个行为不是很好,但是有酒喝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了,同时也说明了防空的重要杏。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我也曾命人去打听,打听那司马领兵往西行。

    一来是马谡无谋少学问,二来是将帅不和,失守我的街亭。

    连得我三城多侥幸,贪而无厌又夺我的西城。

    诸葛亮在城楼把驾等,等候你司马到此,咱们谈、谈、谈谈心。

    进得城来无别敬,我只有羊羔美酒,美酒羊羔,犒赏你的三军。

    左右琴童人两个,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

    你休要胡思乱想心不定,你就来、来、来,请上城楼,司马你听我扶琴。”

    晒着太阳,一出空城计就唱出来了,现在所有人都在忙,只有韩城一个人在战壕里靠着战防炮。老阿拉和烩面不知道去哪里了,至于说战壕里的其他人,现在都拿韩城当神仙供起来了,在战防炮的面前每天都插着一大把香,要不是老阿拉不允许,他们还想去烧纸呢。

    “铁匠!师部命令!师部命令!”

    烩面挥舞着一张纸就跑过来了,在后面是老阿拉在慢慢的走,韩城扶着战防炮起来脸上充满了笑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