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国仇家恨

    战斗开始打响的那一刻,在城内的战斗也开始打响了。不得不感谢张老板给的准备时间,相当丰富的准备时间让两伙人都武装到了牙齿,只不过在装备方面,更占优势的其实还是老阿拉带着的人。波波沙一出来,在混战中简直是大杀四方,子弹像是不要钱一样的朝着张老板的人射出去。波波沙原版是圆形八十八发弹鼓,但是也有一部分是三十发弹匣的,韩城做的就是三十发弹匣的。

    “弟兄们!给我杀!”

    冲锋枪带来的火力让张老板有些慌了,因为剧本不是这么写的,他们并没有购买枪械,那么这些枪是哪里来的?难道还有一条商道是自己所不知道的吗?张老板的人尽管是训练有素,但是面对强大的火力,训练的再多,但是终究是要被压下来的。城里面的战斗节节胜利,随着对方的人越来越少,老阿拉直接带人去大本营了。这里毕竟不能和上海等一些重镇相比,不会有那个帮会在地方军事长官的眼皮下面养大批闲人还惹人家,势力没有那么错综复杂。

    “老板,我们先走吧,他们的火力太猛了!”

    “撤哪撤啊?现在咱们一旦离开了,再来就是过街的老鼠了!”

    张老板现在很生气,因为自己第一次失败。

    “可是不走的话,对面可就是要杀过来了啊!”

    “把所有人都叫出来,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鱼死网破!”

    张老板似乎就想要一击致命,但是现在老阿拉有着充足的时间去和他们玩这种游戏,城内的战斗其实也是很偶然的情况下突然开始的。也不知道是谁开的第一枪,两边就已经开始炸锅了,所有人立刻向对方老巢的地方过去,并且在途中相遇。然后,就已经打成这个样子了,强大的火力把这些人慢慢的压回去了。但是在前面的阵地,情况就不是那么顺利了,因为这批小鬼子是有山炮的,这对于韩城来说就是比较吃苦头了。

    “先下去避炮!所有连一级的人,给我陪着观察哨观察对面的情况!”

    九头凤率先来到了一个观察哨的位置,阵地上正在遭受毕竟长时间的打击,唯一的办法就是消耗完日本人的炮弹,对面的山炮实在是手长,根本就是看不到对面的火炮位置,对面的炮弹就打过来了。

    “嘿,罗伯特!你知道这是日本人的什么炮吗?”

    “我不知道!”

    韩城在掩体里,对着在身后窝着的罗伯特说道。

    “这是日本人的九四式山炮,75毫米的口径,射程8公里左右。”

    “哦,你可真厉害!但是这有什么用?我们不是还在挨炸吗?”

    罗伯特现在是老兵了,但是面对这个阵仗,还是有些吃不消的。

    “我们得等日本人的弹药全部打光了,我们现在在炮火下的伤亡已经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了,这些火炮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就怕对面的火炮打起来没有结束的时候,不过也不可能,对面的日本人火力支援就只有一两次而已,毕竟小国的物产可不是太丰富的。”

    韩城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了,现在他自己都很紧张,在炮弹下没有几个能够幸免于难的。冲击波带来的各种冲击,很多人都吐了出来。第一次韩城觉得这个炮击时间这么漫长,短短五分钟的炮击,韩城觉得过了一年一样。工事修的还算严实,没有炸出一个又一个的大洞,阵地上还好,战壕里的浮土多了一些。

    “嘟!”

    炮火刚停下来,观察哨就看到对面的日军开始准备发起进攻了,很多的竹排开始下水了,连忙吹响了脖子上的哨子。尖锐的哨音响起,所有人瞬间从防炮洞里钻出来,机枪手开始瞄准,其他人继续在战壕里帮着往弹匣里压子弹。大规模的渡江九头凤并没有阻止,反而让机枪手准备,这么大规模的行动看来还是上次的打击没有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毕竟从人家的一贯印象中的中国军队,没有几只部队是有大规模的机枪装备的。

    “哎呀,这炮打的可把下一次的支援用掉了呀。”

    “正常,小日本比咱们的蒋委员长还抠门。”

    老兵现在拿着步枪正在瞄准,其中一个人身上还挂着一只波波沙,现在战壕里配备的并不是很多,大概只有不到一百只的量。

    “穷仗有穷的打法,富仗就很容易了。”

    “用你说,要是用穷仗,咱们这帮人早就死了。”

    渡过江的小日本还是十分谨慎的,至少在韩城看来是这个样子的,缓慢小心的开始进攻。倒是在趁机在行进过程中寻找射击机会,不过再上面的都已经算是比较老的老兵了,没有几个人敢露着脑袋观察日本人。与此同时,在城里的战斗呈现的是相反的态势,张老板的人不敢露头看老阿拉带着的人,依靠着装备的优势,已经打到了老巢的附近。

    “对面的兄弟,你要是放过我们一马,我保证我今后再也不来此地一步!”

    “张老板,你的鬼话也就骗骗没有见过你的人了,可是啊,咱们再上海滩还是见过的,而且还打过交道的。”

    老阿拉紧握着手里的斧头,上海的斧头帮从来只有一个,老大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暗杀大王王亚樵。

    “兄弟啊,咱们上次不是还吃过饭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老阿拉现在拿着衣服细细的擦拭着手里这炳平凡无奇的斧头,因为这是带着王亚樵暗杀记号的最后一柄斧头,这柄斧头最后还是要砍在对面那个斯文败类身上。

    “我不知道张老板是否还记得,十几年前的上海滩,您当初可是用了一石二鸟的计划,让斧头帮烟消云散啊!”

    老阿拉越说心里越是愤怒,越愤怒越平静。

    “你是谁!那不是我!”

    “我不需要知道是不是你,但是在王老大逃命的时候,你们不去给军统通风报信,就凭借戴笠那个小瘪三他能找到谁!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王老大的最后一柄夺命斧今天一定要砍在你的身上!”

    胡掌柜在不远处的一间房子里,在桌子上摆着的是军统那里流出来的情报记录,关于王亚樵的计划和具体的细节都被详细的写了出来。胡掌柜的这份记录是故意拿给老阿拉的,同时给老阿拉的还有王亚樵身上最后一把夺命斧,这个是斧头帮的暗杀标记,也是故意让老阿拉去完成这个事情。

    “婉君啊,有些事情并不如你当初想象的那么好,就像当初你嫁给的这个曾经叫做李查理张老板一个道理,最后你还不是送了卿卿杏命吗?山本君,你说对吗?”

    在胡掌柜的脚边,一个年轻人被五花大绑的绑在地上,嘴里呜呜的想要说些什么。

    “不要挣扎了,你得感谢五十六号里面有熟人认出你了,我不过是花了几根金条的事情。至于从你嘴里问出什么结果,不重要了,斧头准备好了吗?当初婉君是怎么死的,我来给你形容一下!”

    胡掌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至于在身后是十几个拿着菜刀的人都围住了被绑好的那个山本君,然后一片刀光剑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