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去腾冲

    装箱的工作交给了老阿拉,一箱子多少子弹韩城也不知道,反正这个数量是固定的。烩面一会还要去营部去报道,因为不知道命令会什么时候来。接管阵地的是团部的精锐部队,一个全美械的部队进行接管,前期进来的只不过是一个营。这是老阿拉从阵地上把子弹弄出来之后得到的消息,这个团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不好的,无非就是死战不退而已。

    “接管咱们阵地的那个换人了啊,原先是咱们营的部队,后来硬生生的换成了一个不知道从哪调过来的精锐团。其实没有一个是老兵,都是新兵。那种新兵倒是挺壮的,大头皮鞋的壮年,唉,那种精壮的新兵成了新的精锐。”

    “不应该啊,精锐不应该是那种经验丰富的老兵吗?”

    “老兵?接受过国外教官训练的才是精锐,想要成为精锐就不要想了,首先你的身家就不清白。”

    身家怎么清白,到处都是敌占区,想要身家清白怎么可能呢?你家在敌占区,小了说你窃取情报,大了说你通敌,反正怎么说都没有理。这剩下的人里面都不是国统区出身,你去哪里证明自己是身家清白呢?

    “哪算了,咱们还是当咱们的炮灰吧,打不赢就跑。”

    两万发子弹的卖出可是极大地缓解了材料和生活费用,每个人还能分润不少的生活费用。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每个人手里都有了半斤的烟土,这个烟土不是用来抽的,是用来当钱花的。这八两烟土在手里放着,韩城就觉得不适应,这哪里知道怎么去花啊?

    “这烟土你怎么花啊?我都觉得有些花不出去。”

    这东西说是货币,只不过没有遇见过这么畸形的货币,确实是没有经验。

    “花钱你不会啊,这东西你能买很多东西了。”

    “花不好,花不好,我还是换成其他硬通货吧,这东西在我手里就和炸雷一样。”

    韩城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远离毒品,随着剩下的没有几个人去吸食烟土,但是这东西就是一个炸雷啊,万一谁去吸食不就完了吗?而且东亚人对于鸦片耐受程度很低,几乎就是一吸就上瘾,可能不排除欧美药用鸦片的历史久远,耐受程度低的都死了。

    “现在咱们连算是满编了吧,给咱们派过来这么多的童子军。”、

    “童子军只能给咱们送送弹药,你要想打仗,还是得找十八以上的,让这些孩子们开一枪,恐怕能让枪给他们顶的翻个个。”

    这话题只能是越来越沉重,后方的青壮年只能说已经不多了,大量的童子兵成了国军的一部分。他们拿着和自己不相称的长枪在战地上穿梭,这是证明了国家的幸运还是证明了国家的无能呢,韩城觉得自己无法去评价这个方案的好坏,只不过有些难受而已。

    “你们三连的人都在干什么呢?”

    “报告营长,我们三连的都在赌馆和青楼,我就是来报道的,到时候我一会也去赌馆玩两把。”

    烩面在营指挥部里,营长在用算盘计算着什么东西。

    “你去问问你们连长,帮我把这两箱烟土送到腾冲城里,我给他五十斤的烟土,多批他几天的假。”

    营长指了指前面的两个木头箱子,这两箱子烟土在这时候可是不少钱了。

    “我去问下,不保证能说的成。”

    “行,你去问问你们连长,咱们手底下几百人也得吃饭啊,这都得我这个当营长的操心,你说是吧。”

    “是,营长真是太不容易了,我觉得营长为国家操劳的太多了。”

    营长放下算盘,也是一阵的闷哼。

    “长官部的都是一群废物,我打了这么大的一个胜仗居然说我指挥不利,那个精锐团长不就是仗着有美国人的装备吗?没有美国人的装备还神气什么?他以为他和我就不一样了?除了领着他的精锐士兵来摘桃子还能做什么?哼!神气什么!”

    对于接管自己阵地的队伍,营长也是十分的不服气,但是没有办法,人家可是团长,自己一个小小的营长怎么可能管得了人家呢?但是这就是这些小军官们的事情了,这个和自己压根没有任何关系,怎么争权夺利那是他们的事情,反正好处一分也落不到头上。

    “行了,这个事情和你们连长提一提,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把补充给他的人重新换一换。”

    事情说完了,这边烩面也就退出指挥部了。运送烟土这个事情其实以前是干过的,只不过这次是送到腾冲城,是让战斗部队运送烟土。日本人在腾冲鼓励民众吸食烟土,这就给了众多牛鬼蛇神一些其他的想法,明里暗里的目标都是往腾冲城里送烟土来获取利润。抗日是需要钱的,国民政府也是需要钱的,当官是为了什么,不也是为了钱和女人嘛。

    “他娘的,黄鼠狼让你去运送烟土,你去不去啊!”

    烩面一回来,一脸丧气的坐在连长的对面,尽管在这里没有什么连长不连长的,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官,至少也需要给人家一些尊重的。

    “运送烟土?又给那个营长去敛财,老子还真不乐意去运,凭什么老子要花睡女人的时间去给那个货去送烟土。对了,他让往哪里去送?”

    “送去腾冲城,给你五十斤的烟土,说是两大箱,我估计不止这个数,得有个一千斤的样子。”

    连长陷入沉默了,这五十斤的烟土说实话并不是很多,但是这五十斤可以换来几百斤的粮食了。面对这五十斤的烟土,实在是难以抉择。

    “要不咱们就不要去了,五十斤的烟土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但是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够看了。咱们去一趟最起码要带二十个人,路上人吃马嚼的这不都得从五十斤的烟土里扣啊,这一趟不划算好吧。”

    还没有出发,九头凤就已经把帐算的清清楚楚了,老阿拉也没有说话。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利润也高风险也大。

    “我觉得咱们要不然就不要去了,这一路上国军查的也非常紧啊,一旦被抓到那就是让你去直接去对岸送死啊。更何况,把手关口的可不是咱们中央军的,是地方的部队,到时候通报了那个***会把你撇的一干二净。”

    “那估计还得打点,你要是上下打点的话,这五十斤的烟土也就是走一个来回,根本就不挣钱。”

    “我觉得这一趟,倒是可以走一趟。”

    韩城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危险的活,这反而是扩展销售渠道的好方法,这小批量的子弹你光放在一个地方卖迟早是要被发现的。所以,展开多种销售渠道进行销售,烟土只不过是打通销售的一个手段而已。

    “这怎么走?咱们根本不挣钱,动不好就赔命进去了。”

    “咱们其实不止可以卖烟土,咱们还有子弹,这点儿子弹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对一个守卫部队的长官来说,多点儿子弹就等于多活一会。国民政府的子弹打一场大仗都不一定够,咱们也就比北边儿的**强一点而已。”

    如果内战消耗的子弹都积攒到抗日时期,这日本人最起码都打不进关内。只不过国家积弱,生产跟不上消耗,枪械标准得不到统一。童子军用的是汉阳厂的枪,子弹就只能用汉阳厂的子弹。老阿拉用的是金陵厂的枪,子弹就只能用金陵厂的子弹,不要说后勤头皮发麻,现在就已经头皮发麻了。

    “如果这么说?这一趟是必须要走的,而且是非走不可的。”

    老阿拉从腰上拿出来一个旱烟袋,口袋里是薅的树叶,点起来美滋滋的抽一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