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稀里糊涂的集合在一起

    自从上次日本人安然的从阵地山撤退之后,阵地安生了很久,这五天的休息让韩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子弹对于韩城来说,这就是隐形的财富,这个东西是连长和老阿拉都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这对于其他人来说不是因为可以挣很多的钱,这完全是因为可以有更多的活命机会。打仗拼的就是消耗,自己想要在乱世中活下来,首先就要自己要有储备,一旦自己的东西什么都不剩了,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死。

    “铁匠,今天咱们做啥呢?”

    “哦?你们不去赌馆青楼玩吗?怎么会来我这里呢?”

    韩城在家里的时候,烩面突然就来了,这帮人放假的时候来干什么?不会是带自己去喝花酒吧?虽然挺想去的,不过想想那一个接一个的来还是算了,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形式。不是说嫌弃,就是心里感觉恶心。

    “等下九头凤他们也都来,老阿拉一早就去买材料了,九头凤帮着去运送烟土了。”

    “哦?这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被老阿拉硬从赌馆里拉出来的,他说我要不去以后打仗一发子弹都不给。”

    一发子弹都不给的话那就是去送死,现在各处的弹药都是十分紧缺的。怒江防线很长,这么长的防线对于后勤补给来说就是一个天灾,不过这个天灾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反正自己又不是他们的长官,自己能知道的就是自己的连队子弹补给不足。

    “哎呀,烩面,去给老子倒碗水。”

    九头凤一脸黑灰的过来,身上背着马粪纸,把马粪纸随意的丢在一边,然后坐在马粪纸上。

    “自己去倒去,这又不是你家,老子也不是你的管家。”

    打了这么些年仗,谁还没有一点脾气吗?

    “哎哟,那这样的话,我拜托连长去买关东糖去了,你要是不去关东糖可就没有你的了。”

    能在这里找到关东糖也是牛气,在院子里堆了很多的材料,但是煤已经不多了。其实没必要用煤的,可以用木头烧火,但是木头没有煤方便,还要去找木柴太烦人了。

    “咱们的煤不多了,你们去买了吗?”

    “都在老阿拉的车上,买了不少东西,要不是不能一次杏都拉过来,早就过来了。”

    不一会,几辆大车就来到了院子外面,车上坐着几个连队里的童子兵。

    “来来来,帮着把东西都卸到院子里!这可是咱们的宝贝。”

    十几个人开始把大车上的货物卸到院子里,原本就不大的院子被挤占的满满的。白铜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剩下的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材料了,同时还有大量的米面油。

    “这不行啊!一会煤没有地方放了啊!”

    “把米面油都放到屋里,咱们这个地方还要扩大,咱们连一共有一百人,总得有个地方可以休息的。”

    韩城就不乐意了,这是自己家,老子这么一个小院子你还想养活一百人,怎么可能嘛。

    “老阿拉,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咱们哪里还有钱去买院子?”

    “这个钱不得靠你啊!你的手艺能够让俺们这一百人过上不错的小日子了。”

    这一百多人都来这里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分开,要不然这事情肯定要让上级知道。让上级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压迫你呢,在利润上肯定要分润一笔了,一分不投资就想要占据一半的利益,这是万万不可能接受的。

    “这个咱们再说,要是真的这么计划,咱们顾得过来这么多人吗?你确定咱们这一百多人有几个人能活到最后?你就看看这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他们这时候应该呆的地方应该是学堂,不应该是战场!”

    这个事情不是说不能搞,能搞,但是现在说起来实在是有些太远了。自己这帮人都不一定能活着到最后,更别提这帮孩子了。

    “那咱们……”

    “先维持现状,到时候咱们一块商议,嘱咐好这几个小子,别乱说出去了,说出去了你们娶老婆的钱都没有了。”

    现在这边就要准备开工了,几个小子帮忙搬完东西了,老阿拉带着到了门口,然后说了一些话,顺便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些钱。

    “孩子都打发走了吧。”

    “打发走了,你放心吧。”

    这边韩城就开始生火了,制造需要长时间的准备过程,尽管设备已经设计的比较完善了,但是面对机器来说,人力终究是追不上机器的。发射药的调配还在继续,关于具体的计量谁都不是很清楚,其实这些只要是有心人都知道的。只不过在这里,长官永远是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一个,用弹药补给来卡住作战部队的指挥。

    “哎哟,这就开始了,来来来,我买了一些酒肉,咱们少喝一点多吃一点。烩面,这是给你买的关东糖,多大的人了还吃这个东西?”

    战争压抑了人的杏格,这暗无天日的战争持续多久不知道,中间会经历多少场仗也不知道。这么多战争这么多死亡,活到最后,当然是最终目的。现在看起来这个最终目的有点儿奢望,实现过程是如此的曲折。

    “我就是想吃这个,你们天天吃酒玩女人,就不能让我吃点儿关东糖。”

    反正这些人吵吵也好,至少还能觉得自己像个人,至少韩城觉得自己还算是个人样。战争的压抑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来气,大部分人都不懂什么叫战争的压抑,但是他们懂什么叫死人。至少在跟前的这几个人,他们亲眼看到过一个又一个的部队番号被划掉,一个部队番号被终结的时候,就是在长官笔记本上的一道斜杠。

    “今天咱们主要的工作是造弹壳,虽然说咱们已经有了一部分经验,但是咱们总体来说不,能够大批量的生产,所以咱们要规定一个数目,是一万发装一箱还是两万发装一箱?”

    韩城提这个事情纯粹是为了便于计数,子弹造出来并不是直接的装到箱子里,需要在在上抹一层油。抹油这个完全就可以取消掉了,吃的油还不够你往哪儿去抹油呢?子弹就用了一层油纸包裹了一下,然后在木箱子里放上干稻草防潮。

    “这个事情老阿拉来说吧,买卖都是老阿拉去谈,这个咱得问咱的上海老板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