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打铁

    “你看,我不给你说别的,我说用钢材把形状打出来就行了,然后咱们直接淬火就完了。你还说是淬火不好出来的形状就是这样,那弄出来的刀扛不住几下劈砍就是要碎的!”

    这时候武士刀的形状长度已经打出来了,剩下的问题就是需要淬火了,反正是糊弄鬼的,到时候简单的淬火一下,然后打磨光亮就行了。至于说什么玉髓钢外面再包一层钢,对不起,没空去给你这么搞,再说也不会,夹钢就已经很对得起这帮人了。

    “看来还是兄弟你会弄啊,只不过今天这夹钢是挺费事的。”

    “没有办法,夹钢的是外面有一层很硬的钢材,这个是当成刀刃的。”

    夹钢包钢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是为了提升刀的极限杏能。古代没有现代的粉末冶金啊,电渣重熔等技术,只能是依靠其他的方式提升武器杏能。武士刀说到底也不过是包钢夹钢技术的变种,在现在这个社会,能有多少人拿着武士刀去争斗的,冷兵器的没落最终导致了关于冷兵器发展的停滞,一个落后时代的武器基本上复兴是不可能了,除非世界文明一下子消失了,不然冷兵器基本上就是表演用的。

    “给,这个东西你拿去做个黄铜吞口,擦的亮一些啊!”

    韩城拿出来十几个弹壳,黄铜嘛,子弹壳就是黄铜的。韩城把刀胚放到炉子里开始加热,铁匠老婆拿着钱去买肉卖酒去了,韩城这边正在锻打的就是需要做的夹钢,这个东西其实就不需要太好,就工厂里之前老师傅做车刀的那个马氏体就行了,用风扇冷却几次就行了。反正刀只要能糊弄过去人就行了,再磨得光亮一些,至于说刀身平衡这个事就算了,反正也是糊弄。

    “当当当!”

    把夹钢的形状打好之后,就要给刀胚夹钢了。两个材料都烧的很热,夹的时候要保证材料没有空隙和灰尘在中间,所以从地上找了一些铁渣,刷了刷表面,然后开始夹钢。把刀胚砸在夹钢中,然后迅速的锻打。得感谢这有个好身体,没有好身体的话,不会抡锤抡几个小时出来的。

    “李铁匠,你那边怎么样了?”

    “黄铜还没有融化呢!”

    “过来抡大锤,我这个小锤力度不是很够!”

    李铁匠拿起旁边的大锤开始砸,韩城一边砸小锤,一边调整着角度和位置。在一个经验丰富一个有辅助系统的合力下,制造的速度很快,长长的刀身就出来了。为了和武士刀比较像,还需要搞出来一点点的弧度,这个就需要用小锤子一点点的砸出来了。

    “哎哟,我要去看看黄铜化的如何了。”

    刀柄其实就比较简单了,把木头柄掏空,加热刀柄,然后塞进木头里。如果你觉得不保险,你还可以加点儿松脂或者是破布进去。毕竟这个时候冷兵器也不能作为主要的作战武器了,说到底,他就是个观赏武器。

    “李铁匠,你这边有其他材料吗?我需要做护手。”

    “有,我记得上次有个客人要做一个白铜的火盆,我这边做好啦,那个客人也没有来取。当初做的时候还剩下一些,我给你去拿去。”

    刀柄材料的话就简单一些了,找点儿木头,几根钉子打上去就可以了。到时候再用黑色的布一包,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但是今天来说,工作还没有结束,刀的淬火工程要放到明天,今天需要把手柄和护手给做出来。

    “李铁匠,我是来看一下情况的,你这边还缺什么材料吗?”

    一个穿着军官制服的人,从一辆汽车上下来。

    “你们这个没有给图样,我这边就只能随便做了而且护手这边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样子。”

    韩城主动问了一下,万一你这边说护手样式不对,后面你不得搞死我啊?所以说护手样式还是要问一下的,而且还要问一下刀是不是带有刃纹,毕竟不排除这个刀有覆土煅烧的工艺。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长官让我把照片带过来。”

    军官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报纸,上面写满了日本,鬼看的懂这个日文,但是上面有个照片。韩城指了一下上面的照片,照片里面有个人正捧着一把刀。

    “就是这个照片上的刀吗?”

    “对,就是这把刀。”

    黑白照片倒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到了最后还得问。

    “你这个刀柄是什么材料的,是黄铜的还是木头的?你看上面这繁复的花纹,啥颜色的?你也不知道吗?”

    “根据长官说的,刀柄是木头的,颜色是金黄的,有着一圈一圈的花纹,在刀柄最后有个金黄色的菊花。”

    这个话说了等于白说,当然肯定是木头的了。至于说那个一圈儿一圈儿的花纹,韩城也不知道怎么弄,估计到时候也是直接拿其他东西代替吧。至于后边儿那个菊花,这个就不是两个铁匠能干成的事儿,你得找这种专业人士来干。

    “长官啊,这个菊花我们办不到啊,你得找专业的雕刻人士来干。”

    这个事情还要在相互扯皮,在青楼里相互扯皮的不止这一个事儿。羊倌被人叫醒,因为货物要有些变动。

    “祁长官,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加货了。”

    “对我要在家200公斤的货,因为师部里有些人想要加入这次的事情,诚意给的很高,我甚至无法拒绝。”

    “哦,这诚意得多高才能让你这么舍得再来找我?”

    门一开,一个戴眼镜的进来了。

    “请多多恕罪,在下不请自到是有迎因的。”

    “哦,这位长官,是说您的诚意给了很高是吗?”

    羊倌对这个戴眼镜的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当初法办自己的就是这个戴眼镜的。

    “鄙人和孟营长可能有一点小小的误会,但是我相信孟营长听到了我的诚意可能就不会误会了。”

    戴眼镜的军官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来了五根小黄鱼。

    “我就是要你送的只是一把刀而已,剩下的两百公斤烟土只不过是我的诚意。”

    “一把刀?不会是腾冲城正在寻找的那把刀吧是什么天皇御赐之物,碰巧被咱们得着了。”

    对于羊倌来说,这样的事情其实做过。在战场上缴获的日本枪械,按理说的话应该会重新回炉重造。但是从实际上来说,有相当一部分枪械又被重新卖出去了,卖给谁了?不得而知。但是无非就是两方势力,地方军阀和日本人。

    “不错,我们得到了这把刀,准备送往重庆。但是腾冲城的日本人开价了,只要我们把它卖出去,500根金条,怎么样?这个可以吗?”

    “价格倒是很诱人,但是我怕有命挣没命花。”

    “这个你放心,到时候会有南京方面过来的人来当中间人,碰巧鄙人和南京方面有联系。在安全杏上,孟营长不需要为此发愁,如果孟营长此次遭遇不测,那把刀咱们也就没有必要给他了。”

    在青楼的斜对面,韩城这边正在安装刀把,后面的那个菊花没办法,现在只能找人把那个菊花加工出来。刀把的样子基本上已经知道了,但是加工出来比较麻烦,黄铜装城黄金的样子真是太假了。

    “你们得加钱啊,你看这材料钱,再加上这费的功夫,我觉得不给个50块钱我是不会给你的。”

    最后打磨完成之后,自己和李铁匠几乎一夜没睡。但是不管怎么说,剩下的就是今天中午的淬火了。炉子里的刀身正在加热,旁边的水槽已经打好了井水,剩下的就是添加各种材料进水槽里。

    “123,走!”

    水槽里一阵蒸汽腾空,这个事情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