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打铁

    享受不打仗的生活自然是最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把刺刀搞出来,多一把刺刀也是一件好事。但是搞刺刀是非常累的事情,如果有可能的话,韩城宁愿自己想躺在床上好好地休息。当然,如果床上的被子和床单不是那么肮脏的话,也不用被迫出来了,这小地方别说肥皂了就连胰子都不多,皂角才是主流。

    “叮叮叮……”

    今天的成果就是把一大块的铁锭通过科学的方法把他们变成钢材,今天能做的就是这么多。铁匠大部分都不会用到钢材这个东西,都是一般的生铁或者熟铁就足够加工出来合适的东西了。预计需要消耗掉四大块的钢锭,你说要把花纹叠多少层,这个谁知道能叠多少层呢,反正就是尽量的去折叠锻打吧,反正折叠的次数越多,质量当然就越好了。

    “哎呀,铁匠,没想到你真的在打铁啊,这么忙活有什么用啊。”

    从花柳巷里出来的羊倌真是挺精神的,之前身上的军服都黄的发黑,现在身上的衣服洗的是干干净净的,头发也剃了,脚上的破布鞋换了一双新的布鞋,还有白色的袜子。这服务真是周到啊,管洗衣服买鞋买袜子,还能剃头啊。

    “哎哟,你这么一打扮还真认不出来你,这时候我承认你叫孟丹阳。”

    打扮的干干净净的羊倌还真算是一个比较耐看的人,至少不像其他的人,都瘦得像是麻杆一样。

    “说你是个铁匠你还真是个铁匠,真要打个刺刀出来啊。”

    “咱们说出去的话就要说道做到,况且你也知道咱们配发的刺刀质量,磕到石头上都能断的东西指望这东西杀谁?”

    烧红的钢锭捶打了几下就重新放回到了煤炉里面,刚才的话纯粹就是找借口,因为韩城也明白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有多傻。这把刺刀做好迟早要好几天,你要想一天就做好是根本不可能的,中间还有很大的变数,比如钢材在打制贴合中的贴合不紧密之类的问题。

    “那你这么大的一块铁锭你不分成两次打出来?这么大一块能做多少刺刀了,咱们的刺刀没有这么重吧,你这都三斤多了。”

    这有三斤多……这都超过五斤了吧,韩城记得自己还称了一下,粗略的计算是接近六斤的这么一个重量。

    “啊,这有什么问题吗?这些铁料打着打着可就没有了啊。”

    “咱们的刺刀才三两多重,你这三斤多的铁料打一把刺刀多浪费啊。给我也准备一把啊,咱们两个的关系,我又不嫌弃你的东西不好。”

    这准备千锤百炼呢,结果一下子就让这个羊倌给抢走了一半。

    “这不行,我不能白干啊,咱们关系好是好,但是我不做赔本的买卖。”

    白费工这可不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个大爷花钱去玩女人,我这边免费给你做一把刺刀,糊弄谁呢。

    “我请你去花柳巷玩玩。”

    “呵呵,不必,我要是玩了我的刺刀还做不做了。”

    虽然两辈子都没有正儿八经的有过女朋友,但是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还是分的很清楚的,虽然这个世道人命比畜生的命好不到哪里,但是谁不想活到战争结束之后呢。弄钱是为了之后能够好好的活到战争结束,你不想吃肉吗,没钱你去哪里搞呢?

    “咱们都是一个战壕里出来的,我还能短了你的钱吗?”

    “那不行,不给钱就出工,不出工就出力,反正你不能白拿。”

    韩城的态度很坚决,羊倌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愤恨的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三块钱。

    “给你三块,这行了吧,要是质量不好我非得把你的三块钱给要回来!”

    “可以可以可以,给钱就行,给钱你就是大爷,说什么都听你的。”

    这算是回本了,最少这三块钱足够自己的本钱了,这边借铁匠的工具和材料才不过一个月一块钱。

    “我走了,唉,扣得跟个什么是的,王地主和你一样,日本兵来了之后他死的最惨!”

    羊倌说着话就走了,韩城就当没听见,反正你去争什么口舌之力不值得,什么都不如钱来的真实。有了钱你才能过舒服日子呢,三块钱能买不少的好东西了,毕竟在这边的人家来说,家里能够有个几十块就已经是富户了。

    “叮叮叮……”

    打铁声继续,有了三块钱的刺激,这当然就更加努力了。铁匠一家倒是不敢言语,在家里打铁的这个还算好说话,不吃不拿东西,也就是每次把做好的材料都带走。至于其他当兵的,那都是一个德行,说的就是带着军帽的所有当兵的,这些人敢打人,也敢抢东西。

    “军爷,要不要一切来家里吃点?”

    韩城把两块材料分好,听到后面铁匠端着一碗白饭说道。

    “我就不吃了,你们自己吃就行了,今天挣了三块钱,吃点好东西。”

    铁匠手里的白饭里面混杂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颜色就不是很对,吃是肯定能吃的,就是肯定不好吃了。饭馆里面的东西虽然稍微贵一些,但是相对来说好吃,东西也好,要不然他们怎么挣钱呢。

    “有钱也不能乱花啊,这么花下去你有千金也是要花光的啊。”

    铁匠的老婆端着饭碗说道,韩城能说自己不想吃吗,但是不能说啊。

    “我这个大头兵好歹还有皇粮和军饷可以拿,你们只有这个铁匠铺。再说了,我这边能活的时日还不知道有几天呢,现在不抓紧把能享受的享受了,你下次享受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韩城其实也挺理解羊倌和去烟馆赌馆的人的,但是理解不代表认同,错的就是错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个就是错误的方式而已。

    “你为啥不和其他的兵一样去赌馆里玩呢?”

    “咱们的钱都是用命换回来的,你一刻钟就把钱全部花光了还玩什么啊,我毕竟喜欢吃喝而已。”

    撒了一个谎就要接着编造更多的谎言来圆,这句话说的是真对。其实想要结束对话对铁匠这一家吼一声就够了,学外面的那些当兵的。只不过咱们做不到那么混蛋的行为,毕竟人家和咱们无冤无仇,咱们无非就是觉得饭不太干净而已。

    “行了,这次的材料我就放在这边了,我有空再来做。”

    韩城把两个钢锭放在了铁毡上,然后擦擦手就离开了。折叠锻打嘛,费工费力的活,现在分成两块了,现在每个大概重个小两斤的。至于说的三斤的那个单位,到了后来才知道,原来的一斤是十六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