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干回老本行

    “来来来,这是一份文书,我这个保长一用印,双方可就不能后悔了。”

    韩城递给了保长两块钱,一间土房子也就到了韩城的手里。毕竟来说还是土房子,青砖大瓦房就不要想了,那种房子可不是多少钱就能买得起的。这一间土房子总共才花了三十多块钱,还有一个小院子,也有个一二百平米了。

    “多谢保长了。”

    大印一落,两个文书就算成了,地契的更改也就完成了。韩城送上五块钱递给保长,人不人情不知道,重要的是花钱保平安。咱们说到底不过是个外人,给地头蛇点好处总比让他们联手把自己吃的一点不剩好吧,可能是韩城想的太复杂,但是花点钱终究是没什么错的。

    “好,当兵的,今天你算是在我们这个地方落了户喽,有撒子事给老子讲。”

    “那就以后请保长多多担待了。”

    和保长接下来有什么交易那是不可能了,最起码现在来说的话,不去兼并土地,不去囤积物资也用不到保长什么事情。解决完了住房的问题,剩下的就不是什么问题了,这户人家走的时候除了衣服和细软都带走了,其他的东西都留在了房子里,这就方便了一无所有的韩城。

    “哈哈哈,我有家了!”

    韩城看着这个院子和房子,忽然就爆发出一阵没有又来的喜悦和高兴。在院子各处都开始摸摸转转,院子中间还有一口水井。韩城迫不及待的打上来一桶水,清澈的水喝起来是如此的甘甜。

    “嗯,房屋地契得放好。”

    房子的地契一旦烧了,这可是没有补办的事情,烧了房子也就不属于你了,也就是无主之物了。保长和清代备份的从来都是耕地的人,至于说住房的地可是没有任何记录的,全凭手里的一纸文书。

    “装在身上这不可能,还是得找个地方放起来,不管是埋起来还是怎么地。”

    地契现在在身上有个小木盒子装着,外面还有一层油布包裹着,这房子里穷的啥东西都没有,只有房梁和床。反正要么放房梁上,要么在床下面挖个坑埋起来。具体放哪还是得韩城自己定,忙活完了,这就这样了。吃饭的问题好解决,这家人走的时候还挺着急,米缸里面还有不少米呢,蒸饭吃呗。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貌似也没有电饭锅啊。”

    但是不管了,熬粥也能吃。大灶台旁边还有不少的柴火,但是没有打火机,只有火镰。手笨的那种人是根本点不起来火的,韩城就是手笨的那种人,没有打火机简直要死了。不管怎么说,这顿饭还算是做起来了,米简单的淘洗了一下,三碗米淘出去半碗沙还不包括稻壳草木棍什么的,这都想死了。但是不管了,做,做好了吃!

    “嗯……真香,没有菜真是有点可惜了。”

    没有菜也没有关系,其实到了最后能在家里吃饭的机会也不多,一般都是去阵地上吃饭了。毕竟现在韩城可是吃的皇粮,美国进口的白面大米,可能现在没有,但是不管怎么说,有政府供应吃饭是没有错的。吃完饭之后,锅一刷就出门了,毕竟现在自己也算是有房之人了。

    “军爷,来耍一下嘛。”

    走着走着就不自觉的走到了这里,在现在这个世道来说,花柳方面还是国家的税收大户。当然韩城也不想去,毕竟花柳病不是闹着玩的。赶忙的就离开了,估计只有羊倌喜欢在这个地方玩了。远远地看过去,这一条巷子并不长,只有个二三百米的样子,但是红灯笼挂了可不止三四十个。在这条巷子外面是几家大的赌档,只能说是赌档,里面是人声鼎沸的喊着各式的口号,隔着门口你可以看到在里面隐隐都有黄绿色军服的人在里面,紧挨着赌坊的是典当行,这里都有些怀疑,老板是不是都是一个人。

    “唉……国之将亡啊。”

    摇摇头就走了,在这边更多的还是烟馆,像茶楼一样的地方,里面只不过不卖茶水,卖的是大烟。在门口的塌上,上面的布已经黑的发亮了,一杆大烟枪冒着悠悠的白烟,旁边的煤油灯盖子早就取下,塌上的人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躺着,看着就很难受。

    “这里人不少啊。”

    在这里的路边有很多推着车的小摊,各种小吃和点心,嘴里说着听不懂的方言。不过走了这么久,可能这里就是这个地区的商业中心了。在别的地方不经常能看到的宪兵,在这边是经常可以看到,甚至有闹事的人宪兵还会出手。一路上看到的乞丐不多,这还好,乞丐多了就会对地区治安有一定的影响了。

    “军爷,要不要来舒坦一下子?进口的,英国货!”

    大烟馆这边还是有很多人的,买儿的倒是没见几个,卖女儿的倒是不少。可能女儿就是比儿子能卖出价吧,主要的购买来源就是花柳巷了,他们会极力的压价。这对于韩城来说还是尽量少管,因为这些人背景还是相当的雄厚的,至少人家手底下培养的打手可是不少,犯不着和他们去抢,况且咱们自己根本不需要。

    “不了不了。”

    韩城往前走了走,然后径直钻到了前面的铁匠铺子里。烟馆的伙计倒是挺奇怪的,只能是摇摇头转身回去。

    “你要做啥子东西,军爷,这里不卖枪!”

    “没啥,我就是来问问,我要借用你的工具和材料要多少钱,东西我自己做,可能要用一个多月。”

    到铁匠铺纯粹是为了做一把刺刀而已,在前线的士兵手里已经基本上没有几个有刺刀的了。而且自己在逃命的时候,把能丢的一切都丢下了,刺刀也同样丢下了。其实更加关键的是,兵工厂里生产的刺刀材质不过关而已,想要用的久一点,还得是自己做出来的才行。老兵的刺刀都不保养的,因为没有开血槽,插进去就不好拔出来了。不保养对于刺刀的使用寿命就会产生影响,对于一个理工科生来说的话,能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要去买呢。

    “那不要几个钱,五块钱就行了。”

    一把刺刀做一个月已经是相当的短了,刺刀其实打出来不复杂,比较复杂的是对金属材料的提纯和锻打。剩下的就是利用各种技术做出来大马士革纹路的刀具,这个技术其实不算是装逼,因为有这个纹路的刀具,淬火的时候不会弯曲,即使你温度不够,也不会产生比较大的弯曲程度。锻打就是比较吃力的了,需要反复的折叠锻打,国内可能叫这个东西叫花纹钢或者其他什么的,韩城最初开始学习就是美国人1973年Moran使用折叠锻打焊接的方式再现了上百年失传的大马士革钢,后面还涌现了很多各种技术拥有大马士革花纹的大马士革钢。至少曾经的大马士革钢是一种特殊的钢材,现在的大马士革钢就已经变成代表特定花纹的钢材了。

    “那行,到时候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这边准备好铁锭就行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了。”

    焊接技术可能就不好搞了,因为这个铁匠铺可没有焊接机,到时候估计还是加热把两块铁片叠起来打在一起了。剩下的工作就是需要大量的体力劳动了,千锤百炼嘛。不过韩城说出去这个话就挺后悔的,因为各种自动化机械可都没有,只能是用双手代替机械了。

    “要得,我这边啥子都有,你来就可以了。”

    在回家的路上,韩城是越想越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当初为什么就不过过脑子呢。现在挺后悔,后悔也没有用,自己这人说话还是算话的,死也得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