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唱大戏

    “羊倌!铁匠!快快准备一下!”

    羊倌喝的晕晕乎乎的,韩城则是一脸疑问的看着来人。

    “哟,排长!排……排长好。”

    羊倌这时候可是连站都站不稳了,韩城则是立刻放下饭盆起立敬礼。

    “行了,别搞这么花哨的东西了,快快,上级下来命令了,有人要看你们了,来装扮一下!”

    “排长,别闹了……今天那个出丧的都走了几趟了,我们都算是战死了,怎么可能有人来看我们?阎王爷要来啊?”

    羊倌喝的迷迷糊糊的,但是韩城在一旁听的很清楚,这很明显的就是剧情没有按照他们的预定计划往下走呗。

    “快快快,给我装扮一下,给羊倌再灌点酒,让他直接睡觉,说胡话就不好了。”

    其他人手忙脚乱的给韩城涂血,然后用绷带包扎,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在怒江这边5月份啊,这有包了这么厚的绷带和纱布,不亚于在身上穿了一身厚厚的棉袄啊。

    “来来,你先去屋子里躺着,我们几个给羊倌弄下。”

    “别去屋子里躺了,去弄两个担架和木棍,把羊倌给当成骨折了固定起来。再说了,去房间里躺着是不是有些太刻意了,我先顺便去撒个尿。”

    韩城艰难的撒了一泡尿,今天感觉是真不顺啊,没有事情硬是找一点事情给这边。身上绑着的绷带是十分的难受,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又染上了这个事情。羊倌反而是最方便的,因为又给羊倌灌了一些酒,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时候担架正好也送过来了,在院子里摆好,就躺进去睡了,身上的不适应怎么可能让自己睡得着呢。

    “同学们,咱们进去一定要轻声进去,医院刚刚才把他们抢救过来,他们可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迷迷糊糊就听到了外面有人,羊倌这回呼噜打的震天响,韩城反正对于他来说是一点办法就没有了,偷摸的看了一下旁边的羊倌,四肢被木板固定住了,还被紧紧的绑在了担架上,浑身缠的绷带和木乃伊差不多,如果忽略血迹,那就真是木乃伊。

    “我这是被人参观了呀。”

    韩城这边也不敢乱动,就这么僵硬的躺在担架上。

    “小雅,你看这些大英雄也不像宣传的那样英俊啊,那个还可以,这个就太老了。”

    韩城一听,怎么着?当英雄还得长的帅?这英雄的门槛有些太高了吧。

    “元君,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人家拼死拼活不还是为了我们这些后方的人?没有他们,咱们恐怕早就被日本人不知道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这女的说话还行,还算中听,只不过这个男的明显的就是嘴太碎了。什么叫那个可以,这个就太老了,用手指着自己的担架说的,要不是这会装重伤早就跳起来了。

    “哎,铁匠,咱们这是干啥呀!”

    “滚蛋,老子在战场上给你受了多少伤,还要背你回来了,让老子睡会觉都不行!”

    韩城用虚弱的语气说道,羊倌可能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好好的人怎么可能这么给自己说话呢,然后悄悄的一抬头看了一眼。

    “哎哟我的天,有酒吗?再给老子喝一口,伤口太疼了!”

    喊的是声嘶力竭,韩城这边紧闭着眼睛,偷摸的注视着门口的那群人。

    “哎呀,怎么还不走。”

    团长这时候带着医生就来了,其他的警卫员乱七八糟的把两个人抬到了房间里。到了房间里面,羊倌这才悄悄的做起来,看着身边的排长和其他人。

    “排长,这咋回事啊,以前谁见过这样的阵仗啊。”

    羊倌隔着窗户看着门口的那群人走了之后,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这实在是搞不懂这个问题。丧事也办了,枪也拿走了,怎么办完丧事还来看死人的?

    “这,这……团座,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没啥,就是有人给你们说漏了,你们在这边要多呆一个月,这边再多给你们三十块钱,明白什么意思吗?”

    “明白明白,俺们老老实实呆在院子里,哪里也不去。”

    韩城这边看的是一愣一愣的,看着羊倌那边的样子,看起来还是要多待一个月了。

    “你们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团部尽量给你们满足一下。”

    排长这边悄悄的捅捅团长,示意在后边还有一个人呢。团长转身看了一眼,然后示意可以说出来。这你怎么说,不会啊,说了半天人家不给弄你怎么办呢。

    “报告团长,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就是能不能多加点米饭,饭有些不够吃。”

    这个要求对于一个大团长来说,这是根本不存在的问题,排长在一边摇摇头。团长则是一脸笑意,然后走到了韩城的身前。

    “行,饭管够,你多大了,怎么没在部队你见过你。”

    “我……我今年18了,以前是打铁的,才当兵还没有几年呢。”

    韩城这边只能是胡别乱造了,谁知道自己以前是干啥的,只能说自己是打铁的了。

    “嗯,年纪还小,多吃点更好的打鬼子。”

    团长拍拍韩城的肩膀,以示鼓励。

    “团座啊,这个小子可是个狠人啊,打枪很准的,20多个追兵他就一个人打掉一半。”

    “可以可以。”

    羊倌对着团座大声的说道,团座也不过简单的摆摆手。

    “啊呀,你刚才怎么不提个更好的要求呢,这可是让你从小兵一步登天到军官啊。”

    “我不想当军官,我没有那个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兄死在对岸。”

    这时候当什么军官,小人物就不要想着去提高自己的等级,万一你作战失利了,那就是直接军法从事。虽然不可能想淞沪战场那样顶着舰炮去冲锋,但是顶着重炮去冲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啊,跑是必须的。

    “你当了军官,你就能活到最后。”

    “老子一个大头兵,想撤就撤退了,军官他撤退可就直接枪毙了?虽然战场上逃跑是不光彩的事情,但是逃跑的事情咱们干的还少吗?如果我们这次不跑的话,死在对岸的就应该是我们,而不是他们!”

    韩城对于这种双方的试探杏进攻是十分讨厌的,日本人因为兵力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要通过试探进攻来在漫长的怒江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自己这边进攻纯粹是礼尚往来,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可以避免牺牲的,忍一时的话估计可以节省下来更多的兵力,并且用于到训练当中。

    “你……你说的也对,每次渡江进攻都基本上是有去无回的,咱们没有足够的支援兵力,即使打下来了,也要面临日本人的重重包围。”

    “那就是这样,咱们不如当好咱们的大头兵,尽量在战场上活下来。”

    从战场上下来已经很长时间了,这边的院子里都是好酒好菜的送来,还时不时的有学生送酒过来。韩城不喝酒,也不会喝酒。羊倌倒是五毒俱全,如果这时候不能出去,他就要去城里的花柳巷里玩了。

    “铁匠,你都十八了,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等到你死了,你不觉得你白活了吗?”

    “你都明知道你活不长,你还去糟蹋人家干嘛,省点钱攒起来,万一活到最后了,咱们还能一直当兵吗?”

    羊倌并没有接话,而是闭上眼睛开始休息,可能在羊倌看来自己每天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活到最后的几率应该是很小的。韩城这边看到羊倌休息了,自己也只能停下自己的追问,可能自己的问题问的对于他来说有些异想天开了。

    “唉,和日本人打仗打了好几年了,看都看不到头,哪来的要结束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