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大办丧事

    战斗结束之后的人被关在了一个小院子里,羊倌和自己关在一起。小院子挺大的,只不过对于韩城来说,有点工具当然更好,因为韩城的刺刀断了。就因为回去的时候被树干挂住,拔的时候不小心掰断了。这可不是自己的原因,其他人也不会上报这个问题,因为除了枪丢失,刺刀这个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刺刀断了,唉,这质量有些差劲啊。”

    “国难当头,有的用就不错了,自己不爱惜还怪人家的质量不好,有能耐你自己去做一把刺刀去!”

    羊倌这也是闲得发慌,两个人找个理由就开始拌嘴。打一把刺刀还不容易嘛,对于一个理工科的人来说,金属的碰撞声才是真正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声音。

    “行,等把我放出去了,你给我找地方,我给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刺刀。”

    其实哪有什么真正的刺刀,只不过是韩城想要用多层铁片打出来类似于大马士革钢的花纹而已,质量相对来说,一块纯钢打出来的武器好一些。并不是说这个工艺打出来就是神器了,这不可能的,在工艺环节上可能会比较繁琐,但是到了淬火阶段的时候,这样的方式不会造成武器因为各种原因造成的弯曲,耐用不耐用就看你怎么用了。

    “得了吧,估计这会啊,正在给咱们开追悼会呢,我估计一会敲锣打鼓的还得经过咱们这里。”

    “是,咱们是要用无数无名的华盛顿造就一个有名的华盛顿,我们要以无数的无名岳武穆,来造成一个中华民国的岳武穆。这话说的是真漂亮,可惜啊,可惜。”

    警卫把守在院子门口,但是隔着门缝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旁边的名字还有一个叫孟丹阳的名字。这东西可真是热闹,自己从来还没有自己亲眼看过自己的葬礼,这能弄进世界吉尼斯记录里面了吧。

    “孟丹阳,这是谁啊?”

    “这是我!别天天羊倌羊倌的叫,俺的名字多好听。”

    韩城懒得去理他,办着丧事呢,还这么高兴。

    “能不能严肃一点?咱们可还是在丧事上面的,还是咱们自己的丧事,能不能收敛一下。”

    反正也是第一次看到给自己办丧事的,高兴不高兴咱们另说,反正这两个倒是挺高兴的。一个是没见过,一个是看热闹,因为这办的实在是太大了。后面一大队人捧着自己的名字,还有两个漂亮女人,一个一只枪拿着,羊倌还是挺感兴趣的。

    “哎,这丧事怎么还有女人呢?以前不都是找点乡亲来转一圈就结束了吗?”

    “那谁知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个事情,反正这个事情咱们就等着安排就行了。反正老子见过这么多次了,还没有见过这么大阵仗的,万一来要尸体,我估计长官哪里就不好做,到时候还是让咱们出来。”

    对于羊倌的这乱七八糟的想法,真是一点都不靠谱,长官随便找几个人就能代替自己的战友,战功轻而易举的就给你夺走了。不过这次逃回来之后,长官给了没人80元,羊倌的坦克钱因为证明人不够还没有下来,不过看这样子实在是几率不大。

    “门口的两个兄弟,举枪的那两个小娘们是哪来的?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一出啊。”

    稍稍错开一个门缝,对着门口的两个站岗的说道。

    “这我哪里知道,据说是西南什么大学的学生,这次进攻只有你们两个人活着回来。你想想,三百号人,就你们两个有遗书,他们这些学生就是来慰问的,总得给他们一些事情干。”

    “今天晚上还唱大戏吗?”

    羊倌的关注点完全没有于这事情的起因上,而是直接问晚上唱不唱戏。

    “拉倒吧,你这是想的太多,谁不想听大戏,我还想听秦腔呢。回去,一会露馅了长官非把你们毙了。”

    把门重新关严实了,两个人重新回到院子里,等着中午饭送过来。现在也不算是什么关禁闭,是因为要圆谎,在战报中已经写了全军覆没了,参谋说慰问团来了,然后随便圈了两个人,正好就是羊倌和韩城这两个人。

    “咱们这都办丧事了,不得给点好酒好菜啊。”

    羊倌明显就是想多了,估计等这个事情一过去,慰问团的一走那就没咱们什么事情了。这些人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反正枪都送过去了,自然是说咱们已经是死了。韩城觉得还有些不适应,但是对于羊倌来说还是蛮适应的。

    “羊倌,咱们这算是死了?以后咱们还打不打仗了?”

    “打,咋接不打,到时候咱们两个还能发一只新枪,再领上个三十块钱的封口费。”

    有人对这一切是这么的熟悉,这算什么?叫老兵还是叫兵油子呢?乱世的活法都不一样,反正能过一天就是一天了。

    “那咱们就这么在这边休息吗?”

    “那是,不休息你还干啥?一会还能有点小酒喝呢。”

    羊倌是真的考虑喝酒了,反而韩城觉得这么顺利会不会有其他的问题呢?毕竟自己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离奇的事情,对于其他人来说的话就不一定有这么一次的经历。这事情没经历过就心慌,心慌了就有些焦急,最怕出问题。

    “唉,好吧。”

    羊倌光着膀子敞开着衣服晒着太阳,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伤口,还有几道长长的伤口。韩城看的倒是一阵的害怕,如果他解开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其实自己的情况也比羊倌好不了多少,其实两个人身上也布满了伤口。军装在一系列的战斗早就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了,而且脏兮兮的,可能有人说为什么不换一套呢,因为两个人身上就这一套衣服,没有两身军装这个说法。

    “哎呀,这实在是闲得有些难受了。”

    韩城走来走去的,外面的敲锣打鼓显得是那么的搞笑。这边忽然院门打开了,一个小二提着食盒和一盆米饭就进来了。

    “几位军爷,这是您的菜和酒,慢用。”

    一大盆的米饭,五个菜,两个肉菜,三个素菜,一盆汤,还有一小坛子酒。

    “哎哟,菜来了,吃饭。”

    “饭你吃多少呢?”

    “都给你,我有酒就够了。”

    羊倌拿起酒坛子就开始喝酒,韩城开始抱起这一盆米饭就要开始吃。基本上可以断定今天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反正也就是吃吃喝喝的度过一天。吃完饭,两个人就开始睡觉,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再关心了,反正有个高的顶着呢。

    “诸位同学,你们也不要太难过,毕竟这是为了国家的利益牺牲的,他们是英雄!”

    团长和前来视察的师长安慰着正在痛哭的慰问团成员,至于死的人,都清楚这是为了舆论宣传而已。

    “师长,咱们会不会做的太过了?”

    “不会,把他们糊弄走了就行了,多给点钱,让他们注意一下。”

    师长和团长在一边悄悄的说话,没人说这两个人的存在那自然是没人知道的,但是做什么决定都要和师长说一声的。有些事情不说,到时候出了问题谁也担不起责任。委员长可以升你做中将,师长能让你脱下这身军装。

    “师长,我们想要看一下两位英雄的遗体。”

    “这位同学,我希望你们能够尊重一下,因为很严重,他们为了能够把消息传出去,经历了枪林弹雨,所以为了照顾你们的情绪,还是不要看了。”

    这个戏一旦做的太过,就有人真的入戏了。旁边秘书开始就描述怎么惨,本来这个事情就是师长一说,那你太惨啦,别去看了,这是就完啦。秘书在一边儿叨逼叨叨逼叨的,这就坚定了某些同学想要看的欲望,特别是男同学。

    “师长,我们还是想看看英雄。”

    一个女同学忽然主动提了出来,团长和秘书弄得很尴尬,因为医院就没有足够的伤员让他们看。虽然双方互有交战,但是主要还是阵地战为主,像这种小规模的派遣部队进行攻击的,基本上去了就是有死无生。这种对抗的策略还是怒江防总根据英国人的要求指定的,毕竟外国人说话就是比中国人管用。

    “我觉得还是等等吧,你们这都忙了一天了。”

    师长和团长这时候很头痛,愤怒全部发泄到了秘书身上,等待这个秘书的结果就是解除军职,后面的什么处罚就不清楚。

    “师长让我们看一眼吧,哪怕一眼。”

    “这个我要和团长商量一下,因为现在在医院的停尸间里,稍等一下。”

    师长现在很头疼,物质补给钱都是指望这些学生的,毕竟人家给要求了。给学生们宣传的也是死掉了,但其实是没有死的。

    “带人去给他们包扎一下弄点儿猪血,给医院的领导通知一声,说正在抢救。”

    “好嘞,我马上去。”

    团长很清楚师长是什么意思,就是想把两个人以受重伤的名义给他们看看,但是仗每天打,受伤的人可不是很多。特别是两个受了重伤还活着的人,这就更加不多了。所以说还是要做假,团长这边赶紧跑步出去安排了,师长负责稳住学生。

    “嗯各位同学,团长这一会儿下去安排了,请各位同学耐心等待下。”

    团长这会急得满头是汗,特意的找了几个人,去医院拿上好几卷绷带纱布。

    “你们几个去弄点猪血,去端到那个小院里面,通知他们装受伤的样子,谁装不好枪毙谁。”

    身边的警卫员立马去下达命令了,团长这时候则是去战地医院去安排人去了。虽然这突发情况让这边搞得有些被动,但是没关系,以前还是做过这样的事情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