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没有接应

    “报告师座,我们原定计划的南斋突袭的行动已经被打退,我们挑选的300人突击队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把这个战斗给军政部报告一下,咱们要做好战后士兵的善后工作,不能让这群士兵和士兵的家人流血又流泪。”

    师座看了看对岸日本人的防御,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在身后打开的箱子里,都是白花花的洋钱。这些是这次发动进攻,军政部批下来的专用款项,如果能在日军的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当然是最好的了,接连的发动进攻,都没有成功的打开一个缺口,可能是日本人太强,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三百人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就打完了,你这还玩蛋啊。”

    韩城和羊倌靠着一颗倒塌下来的木头,有些无力的说道,身上的衣服已经是残破不堪了,还有一股子混杂着各种味道综合在一起的味道。身上的枪被无力的扔到一边,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不错,但是这第二生命在此时负担太重了。

    “额给你学,这都是慢地,要是快地,咱们根本冲不到人家的跟前!”

    “咱们有接应部队吗?”

    “你说啥?接应?咱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在对面拿下一个点,根本没有接应咱们地人。咱们也啃不下来,那咱们每个月都要和对面来个比赛,对面的日本人经常排人过来攻击我们的防线,我们自然也是去攻击他们的防线了。”

    韩城也是第一次听说打仗还能打出来默契的,不过这点默契可不是什么好的默契,没有接应就是孤军,即使是撕开了一个口子也很难长久的坚守下去。打仗就是这么没有理由的开始和没有理由的结束,结束之后剩下一堆的尸体来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激烈的战斗,没有人会铭记这一次小小的突袭,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个河滩上曾经死过多少人。

    韩城就这么偷偷的看着怒江对面的日本人,乱射了一通就大摇大摆的回去了,日本人是得胜而归,自己这帮人像是被赶出米缸的老鼠一样四处逃窜。羊倌在一旁喘着粗气,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要跟着自己。

    “嘿,你跟着我干啥,万一我跑到日本人那边你不就保不住了嘛。”

    “你个铁匠还能跑到日本人那边,你跑了我的二十块钱不就飞了嘛,我得跟着你,死也得跟你死在一起。”

    羊倌是要自己的钱,这打着仗呢就这么贪财,下次可是迟早要栽在这上面的。但是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韩城探出头查看了一下对面的情况,日本人是回去了,但是很快就回来了,看样子还是要渡河过来进攻了,在渡河的东西没有过来之前,任何的情况都是值得警惕的。

    “羊倌,你来看看,日本人是不是要进攻了。”

    这个阵势谁也看不准,日本人的机枪已经架好,似乎是在防御。

    “看样子是要从咱们来的地方上岸了,他们知道了这里面没有驻防部队。”

    “这他妈这是要疯了!光凭咱们两个人也挡不住这一群日本兵啊。”

    现在慌张起来已经没有用了,羊倌则是用自己拧干的衣服开始擦枪,能把枪擦多干就擦多干。

    “羊倌,你这是干啥?擦枪也不能擦出来援兵啊。”

    “你不擦枪你可就一发子弹也不能打出去了,打出去就炸膛了!”

    现在已经慌神的不管不顾了,韩城现在手里还剩下二十多发子弹,对面的日本人想要渡江,面对两个人的阻击可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在两人面前的掩体就是一个已经倒塌的大树,能不能挡住子弹射击还是一回事,肯定是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了。

    “日你麻痹的,真是不让消停。”

    现在泥人都能打出火来了,奈何自己的这些人实在是少,真少。两个人把子弹全部归到一起,至于手雷,现在只有两枚手雷没有用过了。两枚手雷要迎接的是即将过河的一批人,具体的是多少人不知道,子弹只有八十多发子弹,除非真能一枪一个敌人。

    “日你妈,卢来佛祖保佑我!”

    韩城一边擦枪,一边念叨着。

    “是如来佛祖。”

    “是卢来佛祖,如来佛祖保佑不了我打的精准,也保佑不了我两秒十七枪!”

    一边用力的擦着墙上的水,一边和羊倌进行着反驳,如果不是前面还有鬼子,这个问题可以争论一天。韩城这边收集了一些树林里面比较干燥的树枝,羊倌拧开一颗子弹,倒出来里面的火药,然后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就把火药引燃了。升起来一堆火之后,两个人开始把枪尽可能的去用火烤干,不烤干的话枪是要炸膛的。在这时候点火就是暴露目标,但是现在也顾不得暴露目标了,因为目标已经暴露了。

    “来来来,你带枪油了吗?”

    “带狗屁的枪油,咱们就从来没有发过枪油。”

    现在不是争论枪油不枪油的问题,现在是要迅速的烤干枪管的枪膛,迅速的装配好发射子弹才是最重要的。对岸的日本人已经扛过来了一个竹筏,重机枪已经架到了竹筏上面,现在的枪已经烤干了,羊倌在校正准星,至于另一个则是组装好了默念卢来佛祖保佑。

    “超级瞄准已部署。”

    这一声惊得韩城差点跳起来,老天开眼了,总算给自己一个可以用的东西了。

    “哈哈哈,小鬼子,爷爷不怕你了!”

    大笑三声,然后给自己的枪塞上子弹,上了膛之后准星也不校准了。

    “唉,铁匠被逼疯了,逼疯了好啊,疯了这重机枪的5块钱就是俺的了。”

    “滚,老子没疯。”

    在韩城的右眼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小点,瞄准远处的日本人的时候就变成了8倍镜的样子,嫌太大可以切换四倍镜。这相对来说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军事训练的人来说,这就是老天爷赏饭吃,要不然只能是像其他人一样抵抗一段时间然后悲壮的死去。

    “这么多鬼子,得有个二十多个,这次恐怕不好弄啊。”

    “这有什么不好弄的,看我怎么把竹筏上面的那挺机枪给弄哑了。”

    现在日本人可没有三级甲三级头,那头盔打中了可就是打中了,死就死没有什么再来一局的事情。现在有了这个东西之后,至少在乱世之中就有了一丝活下去的资本,能在战争中活下来的,你不要说是用的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那也是本事。

    “不信。”

    这距离隔着有个三百米,虽然在树林里,但是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本兵也不敢说一定能打掉那个竹筏上的重机枪。

    “你看着啊。”

    韩城瞄准了正在竹筏上操作机枪的人,一扣扳机,子弹像是一条直线一样就飞了过去。在竹筏上的日本兵被一下子掀翻到了水里。此时,手上的功夫还没有停,开始迅速的换弹设计,在短短两秒的时间内,把子弹全部给打出去了。

    “唉,还是有差距啊。”

    竹筏上面的重机枪已经被接下来的几发子弹打坏了,枪管已经被打弯了。只要这个机枪不能射击,在后面的战斗里面就会省下太多的事情了。竹筏上面的日本人可不敢待在竹筏上了,纷纷跳下水游泳过江。

    “如果你们在竹筏上火力压制,或许我就有点麻烦事情了,但是你们放弃了这个绝佳的天赐良机,只能是让我用子弹来给你们一个一个点名了。”

    旁边的羊倌都看傻了,韩城把子弹压入枪膛,开始爆头点名。移动靶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才能够使用,但是这对于超级瞄准根本不是事情,外挂的力量是无穷的。虽然现在感觉自己还比不上卢来佛祖的两秒十七枪,但是这对于菜鸡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啪!一个!,两个!啪……”

    这子弹精准的命中了正在河中挣扎的每一个日本人,在没有了竹筏上面的火力压制,在水里也开不了枪,只能是被动挨打。可能是胜利让这些日本人太过狂妄了,不过狂妄给他们带来的代价还远不止这些,并没有全部杀光这些日本人,因为还要他们把竹筏上面的机枪带过来呢。

    “哎!这些鬼子怎么转向了?我这边还要他们把那挺重机枪给带过来呢。”

    看到日本人要转向,这边可就着急了,在这边来说,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钱啊。没有钱你还怎么生活呢?虽然说有仗打,但是打仗总是要死人的,平时也不给发军饷,毕竟是国难危亡之际,也就没有人去计较这么多了,有饭吃就足够了。

    “废话,你这样子打,我也得跑,你看看二十多个鬼子让你弄的只剩下头里的几个了。”

    羊倌还是很惊讶的看着他,因为在羊倌的记忆里,这个小兄弟就是一个铁匠,还是一个半瓶水的铁匠而已。忽然这个铁匠变成了一打一准的神枪手,然后对着你说,我其实打枪也挺好的。

    “不行啊,咱们不能这么干,鬼子回去了咱们可就挣不到钱了。”

    鬼子回去了,没有日本人的尸体,你们两个说杀了多少多少人谁信杀敌多少的,一个看家伙事有多少,再一个就是看尸体有多少了。击毁什么战斗目标要最少有三个人看到才行,要不然的话这都不能作数的。这当然是正规的计算方式,不正规的也有,会把自杀的鬼子给计算在内,甚至是杀良冒功,所以小兵们用的是三个人看到才算一次击杀,长官们会不会这么算就不清楚了。

    “那你怎么办?鬼子游回去了。”

    “拉倒,回去就回去了,唉,白高兴一场。”

    拿不到钱就很生气,但是也不能放过其他人,有了超级瞄准,自己就能骑到日本人的头上拉屎。总之到了最后,江中心有了一个竹筏,竹筏上面有一挺日本的重机枪,至于说其他的东西是一个都没有了。

    “唉,走了,撤了,人都死完了,你还要在这里驻防吗?”

    把身边的火踩灭,用土盖起来,两个人一身泥泞的离开了。身上的衣服被裹上了一层土,整个人除了脖子以上没有被土染上,其他的地方则是因为或趴或躺弄的是脏兮兮的。

    “不许动!放下你们手中的枪!”

    两个人正走着呢,迎面就过来了一队人,把两人团团围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