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章 再回校园

    虽然杨教授自作主张将他的录取形势从保送研究生变成了硕博连读,但是需要变更的手续和文件,还是需要他自行送去研究生院的教务科。

    在教务科办理了学籍变更手续之后,陈峥便来到了位于学校大门附近的保卫处。

    疫情爆发之后,学校对校外车辆进入校园进行了管制。如果没有提前预约的话,社会车辆进入学校,必须得到学校领导的批准,或者提前机芯申请报备。然而陈峥今后开车进学校的机会恐怕并不会太少。所以,他今天还打算去申请一张机动车辆校内通行卡。

    今天他是自己开车来的学校,好歹是刚刚拿到的驾照,不过一过车瘾怎么能行?陈峥十分大方的给魏师傅放了两天假,然后自己开着那辆黑色的S600来到了学校。只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给老魏批的这两天假,却让这位刚为找到了一个好工作而欣喜不已的老师傅犯了难。

    这老板学会的开车,不会自己又要失业了吧?

    当然,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在陈峥看来,在工作期间的任何出行,显然还是需要一名专业司机来为自己服务的。这不仅仅是自己享不享受的问题,还关乎到企业的面子。作为公司的绝对控制人,陈峥自己的一言一行都直接影响这别人对于公司形象的判断。所以,只要是工作期间,陈峥还是需要魏师傅为他工作的。

    而且,这车开起来其实真的不算特别顺手。

    虽然2003款S600作为奔驰这个豪华汽车品牌中,档次最高的量产型号。但是这款车对于舒适度的设计“重心”显然并不在驾驶座上。比起极尽奢华的后排空间,驾驶室中的设置就有些差强人意了。坐在这略显“简陋”的驾驶室中,陈峥顿时有以种自己也是一名为老板开车的司机的错觉。

    杨院长对于自己这位“学生老板”要申请通行证的事情,虽然没有拒绝,但却显然也并不算十分高兴。再三叮嘱陈峥要低调行事之后,才勉为其难的在陈峥的申请表上签了字。不过,有了这张签着杨院长大名的表格,保卫处倒是很愉快的向陈峥签发了一张“校内车辆出入许可证”。

    接下来的事情,虽然繁杂,却也让陈峥再次找回了学生时代的那种安逸感觉。

    办理学生证、申请宿舍、领取入学须知……

    当全部手续全部办完,时间已经来到了上午十一点多了。陈峥带着能够证明自己学籍的全部“家当”,优先的走在学校正门附近的干道上,一时之间竟然颇为意动。

    经历的近四个月的萧条之后,未名湖畔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

    道路的上方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横幅,除了学院的迎新标语之外,大部分都是各个社团和校内商户为了拉拢新生而设置的广告横幅。道路两旁的凉棚当中,大多数都是拿着各式传单的“学长学姐”们,正在努力的甄别着每一个从路上走过的学生,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这里的凉棚大部分都是各个学院设置的迎新接待点,略显的红色遮阳棚绵延数百米,让平时本就有些喧热闹的校园变得有些嘈佑。再加上那些自发前来凑热闹的社团,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整个校园中最喧闹的地方。

    不过,这样的场景却让陈峥觉得十分亲切。虽然前一世几乎美年都会经历这样的日子,但唯有今天又让他有了一种重回学生时代的感怀。

    这大概是由于身份的原因吧。毕竟,自己现在还真是一名刚刚完成报到的新生。

    当然,像自己这种本就不算默默无闻,而且还两手空空的老油条,注定不会是这些随时准备“狩猎”新生的猎人们的目标就是了。

    呃,当然凡是还是有例外的。

    “那位高个子的同学!对,就是你!”

    就在陈峥还在慢悠悠的回味青春岁月的时候,一声有些陌生的叫喊,将他的思绪又再一次拉了回来。一扭头,却发现声音是不远处的迎新摊位那里发出来的。一个身材瘦高的学生,正在笑着朝他招手。陈峥仔细想了许久,却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学生依旧没有任何印象,对方显然并不是自己熟识的学生。

    陈峥饶有兴趣的走了过去,对方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这位同学,看你器宇轩昂一表人才,而且身高也这么有优势,篮球一定打的挺不错吧?”

    陈峥一怔,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凉棚下,坐着几名穿着燕大校队队服的学生,那身材那个也没有比自己逊色多少。虽然进来的时候没注意门头上的横幅,但这显然应该是燕大篮球社团的接新点了。

    “同学,看你这身材,只要注意训练一下肯定是个打锋线的好材料。我们协会是燕大校内唯一正式注册的篮球协会,现在校队的那几名征战CUBA的同学几乎都是我们的成员。只要加入我们篮球协会,就能定期得到他们的指点,让你的球技直线上。如果你天赋足够好的话,加入校队也绝对没有问题啊!”

    陈峥一边朝里走去,一边笑着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传单,略带调笑的说道:“同学,我球技可不怎么样,进了社团八成要拖大家后退了。”

    “不会不会,你这身高这体型,只要稍微训练两年,肯定没问题!”瘦高学生拍着胸脯保证到。

    “我看未必。”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

    陈峥与黑瘦青年都是一愣,随即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放向。只见一个穿着校队球衣的高个青年,正懒洋洋的躺在座位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刚刚走进凉棚的两人,略带调侃的说道:“阿华啊,亏学长刚刚还像队长还夸你眼光好,这下看走眼了吧?”

    被称作阿华的黝黑少年愣了愣,一时没明白这位“学长”的意思。

    那名穿着球衣的学生笑着翻身站了起来,一把搂住了那名黑瘦学弟。那身材虽然没有陈峥高,但却要魁梧了不少,倒也算十分强壮了。

    “学长”指了指陈峥:“你这位陈学长当年和我一起进的篮球咱们社,当年正好杜指导筹备建立校职业队冲击CUBA。同样是老杜手把手的训练了两个月,结果头一次淘汰选拔的时候,就把他给筛出去了。那可是二十三进二十二啊,这天赋的确也算是是少见了。”

    “滚蛋。”陈峥没好气的将手中的传单塞到了那位“学长”的怀里,笑骂道:“说的就像你多挺了几轮似的。披着这身皮刚才我还没认出来,还以为你们真把校队的那些变态拉了几个过来镇场子,结果是你这个家伙在这儿装大尾巴狼。”

    “呃,这位学……学长,您和我们张志会长认识?”

    陈峥笑着拍了拍一脸错愕的黑瘦青年的肩膀,然后再次对着他身后的那位“学长”说道:“可以嘛,大三赖着不退位让贤,这大五了终于混了个会长?”

    张志翻了翻白眼:“大你妹的五,就许你保研,别人就得是留级?”

    他自然不会是留级了。

    这位张志同学,其实与陈峥一样,都是燕大生科院98级比较出名的学生之一。

    只不过与陈峥这种典型的学霸不同,这位张志同学出名的原因,却是因为他出色的身体素质。

    并非体校出生的张志,却在进入大学之前就已经拿到了短跑、跳远、篮球三个项目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这也是他能够以并不算太理想的文化课成绩,却也依然能够考入燕大的原因之一。

    只不过,这位“体育特长生”的发展轨迹却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首先,这位拥有三本证书的体育达人,却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样样都会,样样稀松”。短短两个学期之后,张志先后被校田径队、篮球队刷了下来。除了训练成绩不理想之外,这位全能选手的训练态度实在令所有体育队的领导都感到了不爽。

    迟到、早退、缺勤在这短短两个学期的训练中几乎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到了大二第一学期,张志几乎就没有完整出勤过一次球队训练。终于,忍无可忍的校体队彻底将他开除了出去。

    但是,学院或者校方,却没有给这位训练态度恶劣到无可救药的“体育特长生”任何处分。

    因为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这位入校时成绩位列班级倒数第一的张同学,在短短两个学期的时间内,硬是将几乎全部课程的成绩都提高到了全班前列,成绩排名从第一学期的吊车尾直接变成了全年级第七,华丽丽的上演了一出超级大逆转。

    原来,他缺席的那些训练,要么是因为与专业课有冲突,要么是因为自习计划没能完成。所以面对这样的学生,学院的各位老师喜欢还来不及,又如何会因为校体队的几句抱怨,就会否定这样上进的学生呢?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位“浪子回头”的张志同学,的确是一块搞学术的好材料。

    上一世,在拿到了保研资格之后,这位张志同学与陈峥成为了真正的“同门师兄弟”,被同一位导师收归门下,都成了李长征教授的弟子。三年毕业之后,陈峥去了加州理工读博,而这位张志则是留在了燕大,博士毕业之后在里斯本大学干了三年博士后,然后回到燕大工作。

    自此之后,这位被校体队开除的“二混子”,彻底成了北大校体队的噩梦。这位张副教授无论在任何场合讲课的时候,都会把自己被校体队开除的事情拿出来讲讲。然后,那些听过他的课的体育生,都有了光明正大翘训练的利用——老子自习去了,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个张志老师,凭啥你不让我缺席?

    只不过,这一切显然都与现在这位一副懒散模样的年轻人无关。

    “今天来报道?你这算迟到了吧。老李之前通知大家提前两天过来,你没接到通知吗?”玩笑开罢,张志有些疑惑的问道。显然,陈峥的事迹虽然在老师之间已经广为流传,但是对于还不甚知情的学生们来说,还并不是什么人人都知晓的事情。

    陈峥摊了摊手:“我换导师了。”

    张志顿时瞪大了眼睛:“不会吧!给你换成谁了?你这可亏大发了,老李今年拿下了一个国家级的技术攻关项目,跟着他哪怕能混个名字上去,对以后读博也是难得的好机会啊!而且老李本身也算是生科院最好的硕导了,以你这么牛逼的成绩,怎么会给你换人呢?你小子该不会是因为暴脾气得罪学院领导了吧?”

    呃,以前怎么没发现是个人都知道自己脾气不好?

    陈峥尴尬的笑了笑:“没,换成杨宝华院长了。”

    张志那原本带着几分惋惜的表情顿时变成了鄙视:“得,你丫这是来炫耀的。”

    不过随后他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过能让老杨屈尊来带硕士,你小子也算是咱们学院的一代传奇了。”

    陈峥笑了笑,没打算再在这个话题上闲扯下去。既然见到了这位未来“生物大分子机械结构构建”的开拓者,他自然要与对方好好的“联络联络感情”。毕竟,上一世两人能保持良好的友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两人同在一个导师的指导下完成了学业。加上本科的四年,七年同窗带来的友谊自然历久弥坚。

    然而这一世却显然不一样了。就算目前两人关系还算不错,但是后面几年陈峥肯定不会长时间呆在学校,而且两人又不是同一个导师门下,关系的疏远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是,陈峥在认出这位“老同学”的第一瞬间,一个莫名的冲动就不可抑制的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他必须要拿下这位老同学。

    且不说挽回上一世友谊的问题,单是冲着未来张志在“分子机器”方面的那些研究,陈峥也有足够的理由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当中。

    虽然他的研究在上一世并没有什么突破杏的进展,但是这一世的陈峥再想到他的那个构想之后,顿时有了一种特殊的明悟。

    只不过,眼下的张志还只是一个刚刚学习完了本科课程,略微表现出了一些学术天赋的普通年轻人。所以,陈峥便只需要与其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就可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