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行程(二合一)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将依旧带着几分优雅的绅士笑容的莫克送出了瑞京大厦,陈峥的脸色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能够将罗格尔的事情解决,对于陈峥来说无疑是一个十分完美的结果。而且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付出多少代价。

    至于闫雪和费泽尔那边谈下来的细节,陈峥就更为满意了。一亿两千万美元的费用,再加上临床渠道共享协议,这笔生意的收益基本上也远远的超过了陈峥的预期。

    当然,能想到提前来与陈峥沟通一番的企业肯定不止这两家。事实上,其他几家企业在后面的这几天里,也曾通过各种关系与陈峥进行过一定的联系。

    但相比这两家企业能够为陈峥带来的“额外收益”,其他企业就相对的没有什么优势了。于是陈峥十分客气的回绝了他们提前交涉的要求,并且义正言辞的告诫对方要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才有可能获得公平的竞争机会。

    唯有于接待Bayer的的代表时,陈峥犹豫了。

    前期的接待工作自然还是由闫雪负责的。

    严谨而务实的德国人并使用什么花哨的谈判手段,也没有拿出什么特别的条件用于交换的意思。按理说这种情况下,闫雪本该十分礼貌的拒绝对方“私下交易”的要求。但是最终,闫雪还是带着几分怪异的表情将对方带到了陈峥的面前。

    Bayer公司的施魏因霍尔,大概是这些天陈峥接待过的“级别”最低的外国人。相比于其他公司排出的不是地区总裁就是董事会成员的“阵容”,Bayer派出的这位地区贸易代表似乎着实有些诚意不足的意思。

    只不过当见陈峥见到bayer公司的这位贸易代表时,一时间竟然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

    一头色泽纯正的金发,倒是证明了这为代表的纯正德国血统。虽说德国人向来号称刻板、固执守旧,但那身至少是六七十年代时兴的双排扣西装和唇边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八字胡,却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夸张了一些。

    “陈先生,Bayer公司对于您手中的技术很有兴趣,虽然我们很向按照您的规定,在三天后参与竞标活动。但是由于最近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风声,让我决定还是先来找您聊聊。

    陈峥心中顿时有些尴尬,看来自己和其他两家达成协议的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保密。不过,他还是努力面色如常的笑道:“传言之类的的事情,多半不会太靠谱。但既然咱们已经坐在了这里,那我自然还是要听听您的想法。”

    施魏因霍尔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说出了一句令陈峥十分错愕的话来。

    “虽然我不知道费泽尔和MSD拿出了什么样的条件,但既然他们可以拿到那个名额,我认为Bayer也应该得到其中一个。”说到这里,这位金发碧眼的德国人直接在身前的纸上写出了一个“1”:“这就是我们的条件,无论您是计划将其他人的名额转移给我们,还是增加研发力量为我们拿出一个新名额,我相信这个条件都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这个“1”显然是个金额。

    陈峥的第一反应是一亿美元,但他随即便否决了这个猜测。

    显然在对方的语言中是没有“亿”这个单位的。

    陈峥的心跳开始加速了。

    ……

    当陈峥带着有些愧疚的笑容,将这位德国贵客送走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十分惭愧的。

    本来提前与其他两家企业暗中操作,将原本应该公平竞争的两个名额全部给出去之后,陈峥觉得自己的良心已然受到了十分沉重的拷问。这可是对于自己商业信用的一种亵渎啊!

    然而,在面对同样财大气阻的Bayer打出的金元攻势时,陈峥刚刚找回的那一点点信誉防线,还是瞬间奔溃了。

    在这种情况下,原定于周三的招标会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除非有人能够拿出比拜尔更高的价格,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碍于他仅存的那点羞耻心,陈峥便干脆决定不再出席,而是将这场招标会的事情,也一股脑的交给了闫雪。

    既然只是走个过场,如何将这件不怎么光彩的暗箱操作包装的富丽堂皇,那就是自己那位女总裁的事情了。反正陈峥觉得在处理这种事情的能力上,对方肯定是比自己要强很多的。

    而对于闫雪来说,他的工作就是完成陈峥交给他的这些任务。况且主持一场已经有了结果的招标大会,的确也不算是什么太困难的工作。“暗标”这种模式,本就是一种十分正常的招标操作。只要在结束的时候,将中标方的方案公布出来,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差距即可。

    这样操作起来就十分简单了:只要等所有人的投标方案都到手之后,找出出价最高的那一份。然后与早已“内定”的两家企业“沟通”一下,让他们重新作出两份稍稍高于对方的假方案即可。采用这样的阴阳合同模式,便能冠冕堂皇的将陈峥暗箱操作变成正式的招标结果。

    所以,闫雪并不关心陈峥打算怎么完成这超过了原计划定额50%的“订单”,反正她的工作就是完成陈峥交给他的其他任务,至于技术上的事情,则完全与她无关。

    将锅甩给闫雪的陈峥,倒也没有因此而闲下来。

    因为,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燕大02-03学年的第一学期,就要开学了。

    国内的疫情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全国境内已经连续20天没有新增感染者和新增死亡病例出现了。而相反的,达到治愈观察期健康出院的患者每天都在增加。如果不是还有少量感染者仍旧在接受治疗,陈峥估计政府恐怕会直接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已经消灭了“雅加达病毒”疫情吧?

    一种全球蔓延的恶杏传染病,在众多高科技强国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中国能够率先攻克疫苗研发的难关,这对于一个长期在科技领域积贫积弱的国家来说,无疑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

    更何况当国内疫情已经控制住之后,那些剩余的疫苗产能,都能以最高效率转化为外汇,这无疑是更加令人振奋的事情。作为疫苗的原研国家,中国产的疫显然已经经过了最完善的考研,完全不需要再以低价的方式打开市场,完全可以以同等的价位,与其他几家大厂进行竞争。

    而作为为这一切提供了关键理论和技术支持的陈峥,自然而然会得到一些比较特殊的待遇。虽然正式的表彰大会,估计要等一切平息下去之后才有可能召开。但是一些非正式的奖励,已经开始悄然开始出现了。

    “小陈啊,坐。”招呼陈坐下之后,杨教授居然出乎陈峥意料的走出了办公桌,主动给陈铮倒了一杯热茶。这让本来打算自己去倒水的陈峥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老师您坐,我自己来吧。”陈峥连忙从杨教授手中“抢”过那个常用的白瓷茶杯,轻车熟路的从老教授的柜子里拿出了那盒茶叶,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

    见这位本事大的有些离谱的学生规规矩矩的坐回到了沙发上之后,杨教授这才和蔼的说道:“小陈,虽然你现在的成就比起一些功成名就的学者来说,也并不算逊色。但其实按照我的想法,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脚踏实地的将研究生阶段的课程修完。”

    杨教授叹了口气:“这样的话,至少你在其他方面的就不会存在什么短处。国内学术界的情况,你可能并不了解。正所谓‘文无第一’,学术圈的事情,用谁也看不起谁来形容,其实都已经有些过于温和了。至少在我经历的或者是见过的学术纷争,从来都没有单纯的局限于学术之内。”

    “所以,我才希望你在这最关键的一段时期的履历中,不要出现什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地方。”

    杨教授的一番话虽然听得出是用心良苦,但却是听得陈峥一头雾水。

    自己本来不就是正常报道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吗?老师这番话又是几个意思?

    见陈峥有些不解,杨宝华教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没有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明白。

    “是这样的。”杨教授笑了笑,开口解释道:“上面已经将你在这次抗击疫情中的一些能够公开的事迹,通过公函的形式向学校进行了通报,并且要求学校现行进行内部表彰。学校的几位校长讨论之后,本打算直接授予你一个博士学位,但是被我给拦了下来。小陈啊,你不会怪我吧?”

    陈峥笑着摇了摇头。

    他这才明白之前老教授那番苦口婆心的宽慰是什么意思。

    显然,自己的老师十分担心陈峥会因为这份特殊的“嘉奖”,在日后的可能的纠纷中陷入被动。这一点陈峥自然能够理解。

    想想重生之前刚刚回国的自己,在国内见识到的那些事情。似乎真的就如同杨宝华老院长所说的那样:这里从来没有什么纯粹的学术纷争,所有的争执最后都会发展成对人的攻讦。你的任何把柄,最后都会成为对手的武器。似乎只要打到了你这个人,你的理论就会不攻而破一般。

    所以,陈峥当然知道杨教授阻止学校直接授予他博士学位,其实是对于他的一种保护。对此,她还是十分感激的。而且,他也早已不是上一世那个只知道埋头苦学,就为了在学术上有所成就的愣头学生了。一个迟早可以拿到的博士学位,对他来说还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你能理解就好。”杨教授笑的很欣慰。

    虽然陈峥没有开口,但老成世故的杨宝华自然能够看出他的做法得到了自己学生的理解,于是十分宽慰的继续说道:“不过以你的学术水平来说,这个博士学位迟早都是你的。于是我们将你的硕士免试入学协议,改成了四年制硕博连读。你上次填的那份等级表,恐怕还需要重新再填一次了。”

    陈峥笑着向自家老师道了声谢谢。

    虽然上一世早已内定了导师的陈峥考博也只是走了个形式,但是能够少参加一次全国统考,毕竟要比上一世费心费力复习几个月要舒服得多。陈峥自然乐的接受。

    杨教授笑呵呵的摆了摆手:“当然,不能直接给你授予学位,学校其实也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内部嘉奖’的要求是上面提出的,如果只是现在这样处理,让上面知道了,未免又是一番麻烦。所以,学校另外为你准备了一份嘉奖的方案。”

    “只不过由于你在参加项目组的时候其实已经本科毕业,已经脱离了学校的学籍。所以有些奖励只能等这学期开学之后再予以发放。所以,你还得耐在心等一等。”

    嘉奖什么的陈峥倒是并不在意。

    只不过,杨教授将他叫到办公室里,自然不会是只为了这件事情。

    果然,在谈论完了这个问题之后,杨保华教授便再次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了一个信封,递给了陈峥。

    “这是‘国际生物技术及遗传学会议’的邀请函,他们寄到了学校,我便替你签收了。上次给你说的护照的事情,你申请下来了吗?”

    陈峥点点头,上次杨宝华与他讨论过之后,他就直接去出入境管理局申请了护照。

    “那就好。”杨教授点了点头:“明天你把护照带来,我替你去办理会议签证。”

    老教授走到了办公桌后的那副世界地图前,笑着对陈峥说道:“这一次你要做好长期出门的准备了。我们十月十五号正式出发,十七号到二十日在旧金山参加会议,之后你有三天的自由活动时间。然后你就要独自前往阿根廷的伊比利斯港,在那里再待三天。”

    陈峥一愣,开会和自由时间他倒是都能理解。

    但是让自己去阿根廷干什么?

    “老师,我去那里干什么?”

    杨宝华将那副金丝边的老花镜向下推了推,笑着看向了陈峥:“我替你申请的那张船票,可不是从国内出发的哦~”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