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诚意

    “他真是这么说的?”陈峥有些诧异,又觉得有些好笑。

    闫雪笑着将电话放了下了:“您没听错,他说无论MSD给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费泽尔都会给出10%的溢价。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费泽尔都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陈峥突然觉得有些欣慰了,这才是正常的节奏嘛!

    他才是那个能够提供独一无二的技术服务人,这本来就应该是一场自己掌握绝对主动权的“拍卖”会才对。

    然而,与MSD的“艰苦”谈判,却一度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陷入破产边缘推销员一般,如果不能将自己的产品推销出去,就会落入悲惨的破产境地。

    这样的挫败感,甚至让他有些怀疑自己对于罗格尔和他的项目的那种势在必得,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

    还好,这位李德文及时将陈峥的自信感又给拉了回来。

    那么,便借着费泽尔这个真正的庞然大物,来给那位不太好对付的莫克先生一点压力吧。

    “那就告诉他,我今天随时有空。”陈峥笑着说道。

    理查德森显然很好的理解的“随时”这个词的意义。

    就在闫雪将陈峥的原话转述给对方之后,李德文便直接告诉自己的老同事,他已经订好了地方,正在那里等候着陈峥与闫雪的大驾光临。

    单看这份焦躁的态度,就让陈峥对于这位凭借一些其他手段淘汰了闫雪的理查德森先生的能力,有了很直观的评价。虽然他不敢肯定这位先生的能力比起自己的执行总裁是好还是差。但是单看他面对谈判时的那点城府,至少比MSD的那位莫克先生,相差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比起昨天那场高大上的酒会,李德文选择的见面地点,就相对要私秘很多了。

    陈峥看着包间一侧吧台上摆着的两瓶红酒,顿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滑稽。

    如果自己没有认错的话,那个有些古典意味,但又丝毫不显得张扬的标签,自己昨天好像刚刚才见过。只不过,比起莫克准备的那一瓶,这两瓶酒的年份似乎还要更近一些?

    这两瓶红酒,恐怕都抵得上自己那辆车的价值了吧?

    陈峥昨晚还在为自己为了装逼而没能喝完那瓶酒而有些耿耿于怀,今天就见到了两瓶似乎更好的,这种经历实在是有些其妙。

    坐在他对面的李德文显然注意到了陈峥的视线所在。

    于是,他便笑着起身,走到吧台前将其中一瓶取了过来。

    “啵”的一声,瓶口的橡木塞被李德文用镀金的开瓶器拔了出来。这位有些微胖的白人男子为陈峥、闫雪和苏筱三人都倒上了浅浅的半杯,然后笑着开口说道。

    “整个九十年代,Vosne Romanee地区葡萄最好的年份,是90年、93年和97年。所以,这三个年份的红酒,口感佣比其他年份的要好不少。昨天卡尔顿为您准备的那瓶92年的康帝,虽然年份够老,但是却并不是最好的那一瓶。我之前向闫小姐保证过,无论MSD拿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费泽尔都可以给出溢价10%的回应。这瓶酒,就是证明。”

    陈峥的眼角抽了抽。

    好么,你们美国人都这么喜欢下马威么。

    这不就是明摆着告诉我,我们和MSD昨天的一举一动,你们费泽尔都掌握的的一清二楚么?

    开玩笑,傻子才会被你这种不过脑子的下马威吓到好吧。

    要是MSD已经被你们费泽尔渗透到了这种地步,恐怕早已经被挤出了TOP10才对。

    比起酒会被对方窃听或者MSD中有内鬼,陈峥更加相信是这为李德文先生,买通了万豪酒店的人员,得知了自己与卡尔顿莫克喝的是什么酒而已。

    想到这里,他便也笑着反问道:“看理查德森先生这么自信的样子,莫非是已经知道了MSD究竟会拿出什么样的条件?这可是个不错的消息,您能方便透露一下吗?”

    李德文的脸色微微一僵,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于是只好装作完全不明白陈峥是什么意思的样子,果断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陈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其实已经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对吧?中国有句谚语‘见过三次既是朋友’,我想我们现在,应该也算得上朋友了吧?”李德文笑着和陈峥套了个近乎。

    只不过,陈峥却对他口中的那句谚语暗自白眼直翻。

    这又是哪国洋鬼子发明的“中国谚语”?

    这种广泛流传于国外的“中国谚语”有很多,但其实大多都是翻遍古籍也找不出一句真正对应的中国话的“臆造谚语”。然而一些喜欢卖弄自己了解中国文化的外国人,还是十分喜欢引用这些玩意儿。实在是让与他们打交道的国人,有些尴尬。

    不过,李德文必然是没有注意到陈峥的表情了。他举起高脚杯,轻轻的与陈峥碰了碰杯,然后接着说道:“对于朋友,我这个人一向是十分坦诚的。我并不打算将今天这场友好而温馨的会面变成一场谈判。所以,我就干脆直说了吧。”

    嗯?陈峥饶有兴趣的看向了李德文,他本以为这番表态只是对方谈判时的一种策略,却没想到李德文接下来的讲述,却是真的十分“坦诚”了。

    “费泽尔十分需要您手中的这项技术。当然,我们也知道想要独占这项技术并不现实。至少根据我们公司情报人员的反馈,您昨天与卡尔顿莫克的商谈似乎并不怎么乐观。所以,市场情报古给出了一个我认为很靠谱的分析:MSD手中有一些您十分在意的筹码。”

    李德文摊了摊手:“虽然我们不知道您想要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但是MSD能够拿出的东西,我们费泽尔一定可以提供更好的选择。”

    面对这位十分坦诚并且诚意十足的李德文先生,陈峥忽然发现,自己其实真的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

    毕竟对方也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制药企业之一,或许没有之一也说不定。既然自己与对方并没有像MSD那样的矛盾点,那么对于这种善意的坦诚,陈峥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应该表现的坦诚一些。

    “很抱歉,我想从MSD手中得到的东西,费泽尔可能真的提供不了。”陈峥歉然的摊了摊手。

    “不过,贵公司倒也有一样我十分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您能够考虑的话,我倒是愿意与您仔细探讨一下关于那两个名额的问题。”

    李德文顿时眼前一亮:“您请讲。”

    陈峥的嘴角划过一道意味不明的笑意:“我对于贵公司在南亚的临床试验渠道很有兴趣,不知是否可以谈谈关于这方面的合作呢?。”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