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八章 换一种方式

    京城菜虽然在国内名声不彰,但是却有两道菜借着紫荆城的贵气成为了中国菜的代表之作。第一当然是驰名寰宇的京城烤鸭,而另一个便是现在摆在几人面前的炭火铜锅涮羊肉了。

    清水、葱段、几颗枸杞党参。一缕炭火满满将铜锅中的汤水烧开,薄薄的肉片微烫几秒,沾着调好的麻将吃下去,比起风味浓郁的川味儿火锅,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陈峥却并不太喜欢这玩意儿。

    在他看来,那个代表着满汉文化融合的炭火铜锅,就像固执守旧的四九城老学究一般,看起来倒是有几分雅致,但总甩不开那股烟熏火了的市侩气息。而且他总觉得这玩意儿在室内吃,会有煤气中毒的风险。

    显然这两个老外已经做好了将京城糊弄洋鬼子的“特色”全吃一遍的打算,烤鸭自己请他们吃过了,那么涮羊肉自然也是不能错过的。

    只不过,用筷子涮肉这种事情,对于陈峥对面的这两位来说,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看着两人左手拿着漏勺,右手将两只筷子当做叉子来使用的样子,就连苏筱那张冷了一路的脸都有些绷不住了。

    “实在不行,我给你俩要副叉子?不然我觉得一会儿涮粉条的时候,那个场面估计会很难看。”看着纳泽尔费劲的将一块羊肉送进嘴里,陈峥笑着说道。

    “那太好了。”纳泽尔仿佛没有听出陈峥话语中调笑的意味,欣然回答道:“给我准备一副就够了,罗格尔那个家伙用不着。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好好锻炼使用筷子的能力,否则今后几年恐怕有的受了。”

    陈峥的脸上挂起一丝微笑,心中却是一凛,看样子闲聊的时间结束了,该进入正题了。

    果然,本来正埋着头与羊肉较劲的罗格尔,听到了那字这么说,立刻便抬起了头,带着一丝苦笑,冲着他说道:“还是帮我也拿一支叉子,说不定过两天我就该离开了。”

    陈峥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却还是很配合的装作十分疑惑的样子问道:“哦,罗格尔先生,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要离开,您不是还打算要和我进行一项合作吗?”

    罗格尔闻言一怔,顿时脸上的沮丧之色少了几分。如果陈峥继续装傻的话,那这件事基本就算凉了。但他现在这么大方的承认了有这件事情,那么至少说明他认真的考虑过这件事情。于是他再次看向了陈峥,眼神中中带着一丝火热:“陈先生,您已经看我给您的那份资料了吗,您觉得这个项目的前景如何?”

    陈峥笑了起来。

    看个屁啊,那份东西当时自己就扫了几眼,之后连放在哪儿了都忘记了。

    因为当时的他在看了前三页,确认了这就是后世他所了解的那一个项目之后,这份资料在他眼里基本就没什么继续看下去的必要了。作为项目和Idea的所有者,罗格尔肯定不会傻到将关键的东西真的写在里面。所以,里面那些似是而非的资料,还有连篇累牍的自我吹嘘,陈峥根本没有必要去看。

    陈峥认为自己对这个项目的了解,显然要比这份资料中记载的东西详实的太多了。

    PD-1蛋白抑制药物,世界上第一种具有明确的癌细胞识别效应的靶向药。

    这种东西如果自己还需要看这份粗糙到连项目企划都算不上的”资料的话,那上辈子也就算是活到汪身上去了。

    “当然看了,我认为这是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项目。如果你能够成功的话,他绝对能够改变整个整个生物医学界的发展进程。”陈峥笑着说道。

    罗格尔显然是激动了,血液上涌的他,那本就白皙的皮肤瞬间变成了粉红色。

    “没错,就是这样!”罗格尔兴奋的直接将手上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吓得还在和羊肉较劲的纳泽尔一哆嗦,一片上好的“太阳肉”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有人能够理解这个Idea的意义!”罗格尔眼中的期待之色十分:“所以,陈先生您同意资助我的研究了对吗?”

    陈峥做出了一副犹豫的样子:“我的确对您的研究十分欣赏,而且我也愿意拿出两年两个亿,甚至更多的资金支持这项研究。但是很抱歉,我无法接受以您提出的‘资助’的方式进行投资。”

    罗格尔愣了一下,兴奋的表情明显有所收敛:“那您的意思是?”

    摊了摊手,陈峥笑着说道:“虽然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商人,但是我也无法接受我投资的项目不在我的掌控中的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除了全权买断之外,我拒绝以其他任何形势投资你的项目。”

    罗格尔顿时有些犹豫了。

    同样都是是投资这项研究。

    从结果来看,只要在合同中将相关权利的分配划定清晰,陈峥最终都能够得到项目所带来的收益。这一点看的话,两种方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如果考虑到研究进程之中出现的其他问题,资助和买断这两种方式的区别,那可称得上是天差地别了。

    如果陈峥是以“资助”的方式投资这个项目,陈峥便等于放弃了对项目的绝大部分监管权。这种情况下,投资人和研究者之间,更像是一种“借贷”关系。研究者拿到了投资之后,只需要承诺用什么扬的“成果”来汇报投资人,而对研究过程中如何使用这笔经费,投资人显然没有权利去过问。这样的话,就算研究出现了什么问题,投资人也很难有效止损。

    这种方式的好处是,给予了研究者充分的信任和自由,有利于增强研究人员的研究热情。但是,这在企业的科研领域其实并不多见,通常只存在于国家方面对科研机构的投资过程中。所以,陈峥自然不会接受这种方式的“投资”。

    而“买断”就比较好理解了。

    这就相当于陈峥花钱将整个项目和项目组人员打包买进,投资人与研究人员构成事实上的雇佣关系。投资人可以清晰的掌控每一笔资金的使用,同时一旦发现研究中出现了问题,可以及时叫停止损。甚至可以为了确保成果,将原研究团队直接替换掉。

    这显然不会是研究者所喜欢的投资方式。

    所以,当陈峥提出只接受“买断”的时候,罗格尔眼中的那种热切便慢慢消退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