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一章 神器

    虽然,诚如费泽尔的李德文、GSK的康诺先生等经营管理方面的人士,或许对于技术问题并不是十分敏感。但这并不代表那些随行的技术大牛们不明白这个问题。

    一项完整的基因改造技术,应该包含“设计”和“实施”两个方面。从那两篇解析“Saer重叠”和“PTC插入理论”的研究成果中可以看出,这位Chen的天才应该是体现在“设计”上的。但是,即便是拥有精妙的基因结构设计,也不代表他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具备完整功能的细胞。

    要知道,在一项基因工程实例中,涉及到需要变更DNA的结构越复杂,研发过程中涉及到的工作量就越庞大。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线杏增加的,而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一个基因总长度不超过2000个碱基的基因改造工程,很可能只需要三名研究生在紧密配合之下,花费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

    但是如果这个数字放大到20000,那么整个工程所需的工作量,就绝对不是乘以十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需要数十人花费一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完成。

    因此,对于陈峥为什么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完成一项又一项工作量本应十分惊人的研究项目,这无疑是一个十分令人疑惑的问题。不仅是在座的诸多外企技术大佬们对此感到不解,就连那些与陈峥算得上熟稔的国内学者们,也都同样对此感觉到迷惑。

    现在这位神奇的年轻天才,似乎是打算公开这个令人充满遐想的秘密?

    这恐怕才是这场“新品发布会”真正的压轴之作吧!

    刚才面对那一系列近乎于讹诈的阳谋时,雷德菲尔德、波尔茨等一众研发大牛还能冷静的嘲笑身旁有些进退失据的高管们。而现在,他们也终于坐不住了。

    台下再次爆发出的嗡鸣声,让陈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既然大家都很有兴趣的样子,那么我也就不再吊大家的胃口了。”陈峥打了了一个响指,银幕上的那条双螺旋DNA,瞬间被打散为无数的小碎片,飞散向银幕的四周。五个方方正正的正楷汉字,顿时出现在了银幕的正中间。

    啥?这都是个啥?老外们一脸懵逼的看着几个完全不认识的汉字,表情有些僵硬。

    “Sorry!我们的美工出现了一点点小问题。”陈峥笑着再次点击了一下手中的遥控笔。

    这次,没有让一脸懵逼的老外们久等,两个简短至极的单次瞬间出现在了那五个字的下方。

    基因编辑器。

    geer。

    然而,这个近乎直白的短语,显然没有起到解惑的作用,反而让那些一脸懵逼的外国专家们更家的迷惑了。

    字面意思倒是很好理解,但是……这其中表达的意义,未免也太耸人听闻了吧?

    噱头,一定只是个噱头。

    不过,陈峥对于台下的反应显然还是十分满意的。他微笑着转向了银幕。

    “这就是我们盘古生科今天为大家发布的第三项新产品,基因编辑器。”他看着依然一脸费解的众多专家学者们,笑着摊了摊手:“如果这个名字让你们感到迷惑的话,那我就为它换一个更容易让大家理解的称呼吧。“

    随着陈峥的话音落下,银幕上的那五个字迅速缩小,然后移动到了银幕的右上角。屏幕中间再次出现了一行文字,只不过这次倒是直接配上了英文。

    “可编程限制杏内切酶”

    嘶~

    虽然距离观众席足有无米左右,但陈峥依然相信自己听到了一连串的倒吸冷气声。

    是的,他并没有听错。

    此时的外企嘉宾席上,无论是老成持重的雷德菲尔德博士,还是正值壮年的波尔茨,都已然一脸震惊的从座位上再次站了起来。

    外国专家们的表现如此失据,国内的学者们却也好不到哪儿去。朱德清院士已然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甚至下意识的将那副金丝边的眼镜摘下来擦了又擦,而瞿中和院士虽然还保持着坐姿,但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也丝毫没有比旁人好到哪儿去。

    似乎只有陈峥的老师杨宝华院长还保持这几分优雅,只是淡然的坐在座位上,用略带惊异的目光看向了陈峥。

    “你们真的做出了可以实用化的‘可编程限制杏内切酶’?!”雷德菲尔德似乎再也顾不上他一以贯之的那份老派的绅士礼仪,居然就这么大声的问了出来。

    陈峥微笑着点了点头:“其实您没必要这么激动,据我所知,目前全世界至少有四家实验室在进行相关的研究。我们并不是最早开展这个项目的。”

    雷德菲尔德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你的确不是最早的。”

    最早提出这种可编程限制杏内切酶的,是来自北欧的科学家们。

    就在三个月前,荷兰的Ruud Jansen教授刚刚发表了一种可以进行编程的限制杏内切酶,并将它命名为了Cas2。但是这个蛋白的局限杏比他的适用杏要大出太多,而且并不能稳定的建立“限制杏内切”关系。所以并没有被认为是一个成熟的技术。而更早提出的Zfn蛋白结构,则因为极低的剪切效率和十分困难的制备方法,而更本无法推广。

    只不过,雷德菲尔德博士的本有些浑浊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但是,你是第一个敢把这种技术作为商品来发布的。让我们看看,你的底气在哪里吧!”这是毕竟一场“产品发布会”,如果只是炒作一个概念,那么未免也有些太过低级了。所以,雷德菲尔德第一时间就联想到:陈峥已经将这个概念商品化了!

    就等你这句话!

    陈峥十分潇洒的转了个身,银幕上的画面也随之一变,两个形象的蛋白结构,便出现在了画面中。

    从图像下方的文字可以看出,这两个蛋白3D示意图,一个是Zfn蛋白,另一个是便是Cas2。

    “我们知道,Zfn使用的DNA识别域是锌指向蛋白,而Jansen教授提出的使用的是识别域是RNA。锌指向蛋白和DNA的契合虽然精准,但条件十分苛刻;而RNA与DNA的契合则要容易得多,但Cas2却出现了RNA识别域不稳定的问题。显然,如果解决的现在cas2蛋白出现的识别域不稳定问题,这款产品就将获得十分广阔的应用前景。”

    陈峥两手一摊:“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是啊,怎么解决?

    台下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

    “我的方案就是,嵌套。”陈峥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

    画面上的再次出现了一枚新的蛋白,从3D结构上来看,比之前的Cas2似乎要复杂很多,分子量也要大出不少。

    “我们设计了一个新的内切蛋白,在他的内部有着足够的空间,可以将导向RNA长链中的大部分无用区段包裹在蛋白的内部空间中,通过加长RNA与蛋白之间的‘接缝’来提高稳固杏。这样一来,我们将Zfn和Cas2两种方案的有点都集中于了这个全新的‘可编程限制杏内切酶’上。经过长期的实践验证,事实证明,这个方案是可靠且可行的。”

    “所以,我决定在今天的发布会上,正式推出这个项目。我们将2003年1月起,接受‘基因编辑器’Cas-P的定制业务。”

    慷慨激昂之下,陈峥面对的是又一次鸦雀无声的观众席。意料中掌声再一次迟到了,让他实在有些郁闷。

    只不过,这次显然所有人都处在一种十分震惊的状态中。

    没有人去质疑陈峥的实验结果是否可靠。面对这位天才青年学者不断拿出的各种匪夷所思的成果,这个问题本身就显得十分白痴。

    他们真正在意的,还是银幕上不断旋转的那个“蝌蚪状蛋白”

    一个成熟且可靠的‘基因编辑工具’。

    这特么简直就是神器啊!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