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章 动手

    这次三家企业,加上中方代表组成的参观团足有四十余人之多。如果每个区域都一次杏涌进来几十个人,那么就算对方有什么小动作,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幸好长征的细胞生产车间虽然老旧,但却也是典型的高级别洁净厂房。在各种认证条例中,都对洁净厂房中同时可以容纳的人员上限做出了规定。虽然在正式生产中,这种规定往往并不会那么严格的被遵循,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条规定成为了将整个参观分散开的完美理由。

    “由于厂房目前仍然处于生产状态,麻烦各位嘉宾按照我厂规章制度以及GMP中的相关要求,分组进行参观。每组10人,感谢大家的配合!”长征厂临时顾来的年轻翻译,拿着扬声器正卖力的呼喊着。

    参观团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是世界顶级药企的领导或者技术骨干。美国食药监总局最初制定的“优良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也就是大家常说的“FDA条例”,最早就是根据这些厂家的内控标准整理制定的。而世界各国的“GMP”,多半也是参照FDA条例制定。

    所以,面对长征厂提出的这种要求,不遵守的话,反倒是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

    第一组进入车间的,是来自GSK的几名技术人员。他们顺从的换上了全包覆的连体防尘服,将个人贵重物品封存在一个大号的自封袋中之后,便进入了厂房之中。

    负责讲解的刘主任显然是有些兴奋过了头。点头哈腰的样子,像极了抗日神剧中的那些翻译官。这些刚刚经历过了八十年末期那场动荡的知识分子,对于外国人多少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崇拜感。看着屏幕中的这一幕,坐在监控室内的陈峥不禁笑了出来。

    1100平米的代谢流设备厂房,是培养细胞的主要区域,但这恰恰是陈峥计划中监控最少的地方。因为这里虽然是生产的主要场所,但由于所有物料都是在封闭的管路中自动运行,除非他们手动操作设备,不然根本没有可能接触到任何原代或者母代细胞。

    所以,这里自然不会是他们的动手最佳选择。

    果然,就算是刘主任摆出了言听计从的模样,这些高冷的老外,也只是用那副略带鄙夷的眼光,随意的扫视长征厂内这些简陋的设备,连附身看看玻璃视镜中翻滚的细胞培养基的兴趣都没有。

    当第一组参观人员匆匆穿过厂房,再次走进缓冲间的时候,陈峥便起身离开了监视器。

    “走吧,闫总和我一起过去,今天的戏肉要来了。“陈峥将两身崭新白大褂递给了闫雪,然后自己也披上了一件,大踏步的走出了监控室中。

    当陈峥赶到细胞准备间的时候,正好赶上GSK的那位白发斑斑的雷德菲尔德博士从气闸室走了出来。陈峥笑着从一旁有些紧张的长征员工手中去过了一件参观用的大褂,递给了这位老先生:“欢迎您参观我们的细胞准备室,雷德菲尔德先生。”

    老者抬眼看了陈峥一眼,面无表情的从他的手中接过了大褂,随意的套在了身上,然后从嘴角漏出了一句十分含糊的“谢谢”,便转身走向了正在无菌操作台工作那名长征员工。

    本来只是妆模作样应付参观的小伙子,突然从超净工作台如同银镜般的面板上看到身后站着的老外,只好认真的操作起来。结果由于过于小心,整个操作流程简直是惨不忍睹,让老头连连摇头,叹着气离开了这个工作台。

    到了这个时候,这一组的其他人员也陆续从气闸间走了出来。他们一一从微笑的陈峥手中结果大褂,却没有一人认出眼前这位高大的中国青年,就是那位资料中反复提到的B型疫苗和具壁vero细胞的发明人。当然,在这个网络信息还不是十分发达的时代,让一群本来就没怎么见过他的老外们,一眼认出一个如此年轻的中国,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没有留意陈峥,但陈峥却将目光放在了两个有些特别的GSK研究人员身上。

    一个有着黑色卷发,有着一张典型的意大利面孔的家伙,刚一脱下防尘服,就顺手摘掉了自己的领带夹,让那条本有些飘逸的红色领带顿时失去了束缚,然后又十分隐蔽的解开了自己的衬衫袖扣。

    陈峥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不出意外的话,真正要动手的应该就是这位了。不过,他倒也没有跟上去,依旧如同一位普通的员工一般,微笑着站在气闸室的入口处。

    负责讲解的刘主任终于也走了进来,当他看见陈峥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即便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再次热情满面的迎向了已经走到离心分析仪旁边的雷德菲尔德身旁,再次谄媚的介绍了起来。

    陈峥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位意大利裔。

    这位GSK的技术人员,并没有于某个岗位之前多做停留,只是漫无目的的转悠着。转着转着,仿佛是恒温准备室中的空调开得太热一般,他直接解开了白大褂的扣子,将大褂敞了开来。然而他的目光,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辅热室中的那个空置的不锈钢煮锅。

    果然,刚才颤颤巍巍完成了筛选的员工不一会儿便走了过来,将几支多层培养瓶中的培养基倒进了锅中,正打算拿出去蒸煮销毁。突然,身边的意大利人笑着将他拦了下来。

    “拟好,这湿什么?”一句及其别扭,但却也凑合能够懂的中文从这老外的口中飙了出来。

    小伙一愣,有些忧郁的说了出来:“这是待销毁的样品。”

    老外低头朝锅里看了一眼,然后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朝这小伙竖起了拇指:“good!”

    不明所以的小伙儿,满脸懵逼的将煮锅端到了一旁的电蒸汽箱中,开始了高温灭活。

    准备室并不算大,大约不到20分钟的时间,参观团便失去了兴趣。自始至终,那位褐色卷发的意大利面孔,也没有和其他团员有过过多的交流。

    除了一直盯着他的陈峥之外,也没人注意到,他之前解开的大褂扣子,已经悄然的重新扣上了。

    老迈的雷德菲尔德依旧一马当先的走回了气闸室的门前。面对陈峥的微笑道别,这位老者这次连点头示意都有些欠俸了。

    那位黑发的意大利人紧随其后,第二个来到了陈峥身旁。

    “请您等一等。”这一次,陈峥虽然依旧面带微笑,却已然生出了他的胳膊,将男子拦了下来。

    意大利人的眼神毫无慌乱,让陈峥不由得赞叹,果然是一位老手。

    这时,早已等候在一旁的闫雪,抱着一个很大的透明塑料箱,挂着迷人的微笑走了过来。

    已经出门的雷德菲尔德显然也别这一幕吸引到了。他皱着眉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陈峥。

    “这位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这一次,这位意大利裔技术人员没有于用那明显是临时学来的中文,而是换上了一副略带口音的标准美式英语。

    陈峥的脸上的笑意显得更灿烂了,用同样标准的英语笑着说道:“抱歉,我刚才注意到因为我们员工的失误,您的领带似乎被弄脏了,您自己可能还没有发现吧?为了不影响您的形象,我们特别为您准备了一条新的领带,以及一件全新的衬衣。您可以先将这些衣服换上,我们的工作人员会用最快的速度将您原本的衣服清洗干净,以表达我们的歉意。”

    看到闫雪微笑着从箱子中拿出了三套全新的衬衫,挑选了一件尺寸合适的递过来之后,这位意大利裔的技术人员的脸色终于露出了一丝苦笑,再次竖起了他的拇指:“好吧,你们真的很贴心。”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