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我们输不起

    陈峥话音刚落,便有与会者提出了疑问。

    “你怀疑这个病毒是他们投放到境内的?”一位明显是从某个斗争年代挣扎过来的老专家,立刻警惕的问道。

    大佬,这可是个敏感问题,研究了这么久,您见过有人提过病毒来源吗?要不要这么直白?陈峥顿时觉得自己的汗都要留下来了,他突然觉得,还是不要卖关子算了。

    “当然不是”陈峥尬笑着摇了摇头:“我要讲的,是一个与他们有关的,十几年前的故事。”陈峥尬笑着将话题拐了回来。

    “大家都知道,摩萨德所在的那个国家,是由一个二战中饱受欺凌的民族,在外力的帮助下强行建立的小国。由于饱经磨难又艰难复国,使得整个民族都有着一种略微畸形的民族价值观。他们极度排外,并对一切非自己族裔的民族抱有敌意。”

    听到陈峥的讲述,几名对国际形势比较关心的专家,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摩萨德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成立的一个情报组织。一次次异常惊险却又出奇成功的行动之后,他们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负盛名的情报组织之一。但是,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背后,其实是有着一段十分艰辛的历程。”

    “那是1973年的秋天。摩萨德的情报人员,得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线人提供的情报:叙-埃联军要对戈兰高地地区发动军事袭击。但是这条情报本身,却是并不那么令人信服。”

    陈峥说道这里,目光落在了瞿院士的身上,眼神中似有深意:“因为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下,没有人认为联军会发疯到对以军实际控制地区发动军事打击。”

    瞿院士一愣,顿时被气乐了。你小子讽刺我就算了,还非要瞪我一眼,生怕我听不懂吗?

    “在这种乐观主义情绪下,摩萨德的最高决策机构将这条明显有悖于常理的情报,当做虚假情报进行了归档,没有一个人认为联军有发动袭击的动机和准备。”

    陈峥目光灼灼的看着与会的众人:

    “然而,就在这种一片祥和的氛围下,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了。叙-埃联军迅速占领了戈兰高地,以军伤亡惨重。直到这个时候,摩萨德的高层才想起了那条‘几乎不可能’的情报。只不过此时已经为时已晚,驻守的以军受到了近乎毁灭杏的打击。”

    陈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自嘲的了笑了笑,只不过那略带苦涩的笑容,让在场的专家都不太自在。

    “后来,虽然以军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很快击退了联军的的进攻。但是惨痛的教训,依然让摩萨德全体上下颜面无光。尤其在战后面对军方责问时,那条该死的情报又被调查人员翻找了出来,直接导致了组织最高决策层被以渎职罪定罪。”

    陈峥的讲述让在场的专家们有些难看,他们已经听出了陈峥故事中的那种隐喻。

    就连瞿教授的脸上,都略微的有些挂不住了。

    不过,正在讲述的陈峥却没有理会他们的尴尬,因为通过这个故事贬损一下这些固执的老专家,并不是他的目的。

    陈峥接着讲述道:“惨痛的教训总是能迫使人类进步。痛定思痛,重组后的摩萨德,建立了一个新的情报省察机构,他们将它称作‘Red Team’。”

    “这个新的机构,有权限调用摩萨德组织内的全部资源,用各种方式方法挑战情报机构做出的普遍假设,并以此来保证情报的准确杏。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某人在荒郊野外被极其残忍的杀害然后分尸,但情报显示这个人是自杀。如果是你们,怎么判断?”

    老专家们显然没有经受过后世互联网的段子轰炸,纷纷被这个“过时”了十多年的段子逗乐了。

    “当然是假情报了。”一位专家乐呵呵的说道。

    陈峥笑着点了点头:“是的,稍微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会判断‘自杀’是个荒谬的假命题,但‘Red Team’不会。即便他们自己也不相信,也依然会动用一切手段,以‘自杀’为结论,反推寻找可能得线索。”

    “在犹太人的传统哲学中认为,当一个人因为主观因素认为一件事是对的时候,第二个人沿着第一个人的思路也会产生相同的看法,以此类推直到第九个人也是产生同样的看法,说明那九个人都是沿着同一思路去看这个问题。”

    “摩萨德觉得,这种定势思维,就是导致他们忽略‘第四次中东战争’关键情报的主要原因。”

    陈峥的眼光愈加锐利了。

    “所以,摩萨德们组建了‘Red Team’,他们认为自己需要‘第十个人’。无论前九个人认为正确的那个结论多么客观,多么无懈可击,多么万无一失,他都必须提出异议,然后千方百计寻找一条符合异议的特例。哪怕这个异议让他自己都感觉到荒谬无比。”

    “而这个‘第十人’模式,才是让摩萨德从一个近乎失败的机构,逐渐成长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情报组织真正原因。”

    故事讲完了,但会场中的气氛,却变得有些诡异起来。瞿教授的嘴唇微微的动了动,有些花白的胡茬抖动着,却没有说出哪怕一个字……

    本以为陈峥的故事,是为了借“摩萨德错判战争情报”的例子来提醒自己等人,不要忽略他的方案,以免造成更大的过失。但是后面突然出现的“第十人”,却让他有些意外了,显然,他已经明白了陈峥到底想要什么。

    叹了口气,面对着陈峥丝毫不愿妥协的目光,瞿院士终于还是开口问道:“好吧,故事讲完了,的确令人深省。你有什么条件,现在可以提出来了。”

    陈峥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略带自信的笑容。

    “我知道,在现有的信息条件下,采用犬肺炎病毒β蛋白质替换方案在大家看来,必然是最优的选择。周期短、成本低、部署快,即便是免疫效果尚未确定,但从理论上分析,依然是疫苗研发的首选方案。”

    陈峥环视了一圈,语气略微有些凝重:“但是我们不能像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前的以色列那样,直到病毒攻上了我们的‘戈兰高地’再去想办法补救。因为以色列输得起,而我们输不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