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给大家讲个故事

    在科学研究面前,很多情况下,钱并不是问题。但是没有钱,就成了一个天大的问题。

    眼下这年代,培养杂交瘤细胞的手段,只能采用转瓶法、动物腹腔活体培养以及刚刚才兴起没多久的“细胞工厂”生产。然而这三种方法虽然各有各的优点,但是缺点倒是挺一致的,那就是贵!

    贵的特别离谱,而且还很难做到大规模生产。

    而且此时国内的经济状况,也无法与十几年后那个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相提并论。国内的经济状况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也远没有达到可以任意挥霍的状况。

    在有相对便宜的“解决方案”的前提下,让国家拿出近百亿的资金,去研究应对一场仅仅是“有可能爆发”的疫情的疫苗,就连陈峥都觉得有些荒诞了。

    不过,

    低成本量产的问题,似乎也不是无解的。

    因为,陈峥有他的底牌啊!

    “我有办法解决量产问题,而成成本应该可控。”陈峥看向了瞿院士:“我有一个想法,可以对vero细胞进行改造,以大幅降低病毒体的生产成本。”

    “哦?有成果了吗。”瞿中和眉头一颤,似乎是有些动心。

    “还只是一个设想。”陈峥略带歉意的摇摇头:“不过我觉得应该可行。”陈峥露出了一个十分自信的笑容。

    只不过,这个笑容显然无法打动这位老科学家。

    瞿院士摇了摇头:“抱歉,小陈同志。我对你的各种设想是十分欣赏的。但是,我作为项目组的负责人,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我无法同意你的方案。”

    “你要知道,就算我们采用了你的方案,你觉得研发插入PTC的病毒体,需要多少时间?而再去从头设计一枚用于病毒体生产的工程细胞,又要用去多少时间?科研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时候,如果研发过程中遇到了阻碍,我们又有多少时间来给你试错呢?”

    一番话,说的陈峥哑口无言。

    自己总不能告诉这位老先生,只要你相信我,我明天就能把全套的细胞带疫苗都给你交出来吧?

    看着陈峥默默无言,但却又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瞿院士笑了笑:“小陈,这样吧,我们民主一点,大家表决一下,看看其他专家们更支持哪种方案。”瞿院士扫视了一圈默不作声看大戏的其他专家们。”

    说完,也不等陈峥同意,便径直看向了其他的学者们。

    “同意采用犬肺炎病毒β蛋白质替换方案的同志请举手。”瞿院士举起了自己的左臂,然后看向了其他人。

    陆陆续续的,总计有二十多人举起了手臂。

    与会的专家一共只有三十四人,看到这个结果,陈峥的心情一下跌入了谷底。

    自己终究还是没办法改变未来吗?

    项目组的表决并没有因为陈峥的凝思而停下。

    “同意采用PTC方案的同志请举手。”瞿中和院士高声问道。

    在众人的注视下,只有陈峥坚定的举起了手臂。

    看着默不作声的其他学者,陈峥心中颇有些五味杂陈。

    然而,就在陈峥有些意兴阑珊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掷地有声的声音:“我也同意小陈同志的方案。”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陈峥精神一振。

    环顾一圈,发现说话的,居然是古北海院长!

    在周围专家诧异的目光下,年近古稀的医学大家也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首批疫苗的效果,直接决定了医护人员的安危。我作为医学组的代表,必须支持免疫率更高的方案。这是对医护人员和患者负责。”

    不过,仅仅古北海一位专家的支持,显然无法改变表决的结果。

    瞿中和神色复杂的看了古北海一眼,叹了口气:“由于没有其他方案提出,现在票数为26比2,有6票弃权。所以,我宣布:第一阶段疫苗采用犬肺炎病毒β蛋白质替换方案。下面,我们来分配各组的任务。”

    “等一等。”陈峥当然不甘心这样一个结果,皱着眉打断了瞿院士的话。

    他回头看了一眼古院长那忧心忡忡的神情,叹了口气,将手臂高高的举了起来:“瞿老,能让我讲一个故事吗。”

    “故事?”瞿中和院士有些诧异。

    严格说起来,这场会议虽然规模不大,但却也是国内罕见的高级别学术会议。在这样的会议上,提出不同的见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虽然陈峥和他有些学术上的争执,但这并不会成为瞿中和与陈峥交恶的理由。

    学术争论就是学术争论,无论对方的理论多么荒谬,都不能将争论上升到其他层面,这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道德准则。更何况陈峥的想法其实很有创造杏,只不过不太适合当前这个项目而已。

    但是,在这种会议上讲故事?是不是有些太随意了点。

    不过,瞿院士觉得,自己刚刚强行否定了这位年轻人的想法,如果此时再拒绝了这个请求,会不会太过于苛刻了些?

    像陈峥这种极富天赋的年轻人可是不多见。他也担心会给这个天赋出众的年轻人造成什么心理上的负担。如果因为自己的固执,让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什么心理障碍,失去了那种一往无前探索的勇气,那可是学术界的一大损失。

    想到这里,瞿院士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将话筒的权限重新开放给了陈峥。

    “好,有什么故事,就讲来听听吧。”看着与会专家们同样有些不解的神情,瞿院士自嘲了笑了笑,然后对着陈峥说道。

    陈峥略带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扫视了一圈与会的专家们,这才用略带磁杏的声音,娓娓讲述起来。

    “大家听说过‘Mossad’这个组织吗?”

    本就有些不解的专家们,听到陈峥的提问后,反而更加疑惑了。一位有些年长的专家低声回应道:“摩萨德?那不是个外国特务组织么。”

    特务……您想说的是特工吧?

    陈峥略带尴尬的点点头:“没错,就是您说的那个组织。我要讲的故事,就与他们有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