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对不起,我反对“我的方案”

    陈峥很不安。

    虽然当时制作这种狂犬病毒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做什么疫苗,但是显然这种方法是可以应用到狂犬病毒疫苗研发中的。只不过,这个方案真的适合现在这种“新型丝状病毒”吗?

    他并不这么认为。

    而且,随着朱德清院士提出的方案被渐渐细化完整,陈峥心中的不安感就越来越浓重。

    他利用自己那逆天的基因阅读能力,飞快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演算着这个方案的可行杏。

    然而演算的结果实在不容乐观。

    即便原始病毒不会发生任何的突变,以这种方案制备的疫苗,在病毒形态学上,与原病毒抗原免疫位点的相似度也仅仅能达到60%左右。

    这也就是说,以这种方案制备出的疫苗,在病毒没有变异的条件下,最多也仅仅只有六成左右的理论免疫效率!

    如此之低的免疫率,一旦疫情进入爆发的阶段,根本很难起到应有的大范围保护作用。

    处于对抗疫情第一线医护人员,如果使用的是这种免疫效果完全看脸的疫苗,那么依然等于是提着脑袋裸奔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而这样的话,整个项目组就将陷入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了。

    如果没有疫苗可以使用。当疫情爆发,直至被控制乃至消灭之后,社会舆论自然会将全部的溢美之情都献给了提着脑袋冲在前线的医务工作者。而科研雍所作为病毒研究的主体,倒也受到什么苛责。毕竟,短时间内拿不出疫苗这种事情,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

    但是,如果有了一种免疫效率并不高的疫苗,会怎么样呢?

    答案就是,如果医务人员在注射了疫苗之后,发生了不应有的伤亡。那么陈峥等科研人员,就注定要面临全社会的口诛笔伐了。他们所要面临的舆论压力,光是想想,就会让陈峥感到不寒而栗。

    更何况,按照瞿院士这个说法,这个方案很可能会冠上自己名字,变成他陈峥的“首创”。

    开什么玩笑,这哪里是什么荣誉,分明是口大黑锅啊!这口锅陈峥可不愿意背!

    所以,他必须站出来了。

    “瞿教授,让我我说两句吧。”

    瞿中和教授笑了。

    之前长达近两个小时的讨论中,陈峥这个小伙子始终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让瞿院士其实是有些郁闷的。

    我在台上把你吹的乌丢乌丢的,你在台下摆一张苦瓜脸算什么意思?

    好在,这小子终于打算站出来说两句了。

    “好啊,说起来这个‘蛋白替换’的方案,毕竟是基于你的研究成果而制定的。作为这个研究方向的拓路者之一,我还是很乐意听听你的看法的。”瞿教授笑着说道。

    从南山研究所开始,陈峥的表现就一直让这位老院士觉得十分惊艳。尤其是那些天马行空般的想法,更是让这位浸胤学术数十年的老学者都产生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所以,对于陈峥的想法,他是真的有些期待。

    听到瞿院士如此说,陈峥这才仿佛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抉择一般,面色凝重的站了起来。

    “谢谢瞿院士以及各位前辈对我的信任和褒奖。”陈峥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才继续开口说道:“不过,对于采用抗原位点蛋白替换方案,来进行‘丝状病毒’疫苗研制的方案,请恕我无法赞同。”

    此言一出,全场哑然。

    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学术研究方案有人反对倒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个方案,是你自己最先提出的啊!

    面对陈峥的反对,在场的众学者们都有些发懵。

    尤其是瞿院士,那僵硬的笑容实在是让人有些心疼。

    就算不提这个方案的可行杏,单就这个方案本身来说,陈峥也不应该有反对的理由才对啊。

    这可是相当于陈峥一手弄出来的技术解决方案,现在瞿院士把它在这么高级别的会议上提出来,就算不是为了捧他,也是间接的将陈峥在项目组中的地位生生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结果呢,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的,居然还就是陈峥本人,这就有点尴尬了。

    “小陈啊,你说清楚一点,是有什么地方你觉得不合适吗?”瞿院士强压下心中的尴尬,微笑着问道。

    “不是什么地方不合适的问题。”陈峥摇了摇头:“是方向错了。”

    陈峥叹了口气:“我记得朱院士介绍过,从病毒形态学的角度来说,这种新型病毒的蛋白外壳上,没有经典的抗原反应诱导位点对吧?”陈峥看向了朱德清。

    微胖的科学家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这么说过。

    “也就是说,人体的免疫系统,在面对这种新型病毒的时候,由于很难找到一个建立抗体的‘落脚点’,所以并没有办法很快识别整个抗原,因此也就很难在短时间内产生相应的抗体,可以这么理解吗?”

    这一回,所有免疫学专家和医学组的学者们,都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我们用一个‘十分突出’抗原反应诱导位点,比如说朱院士您提出的‘犬肺炎丝状病毒’上的那个β球糖蛋白,替换掉了病毒上原有的那个并不那么突出的蛋白。那么基于这个“改造病毒”建立的抗体,是否会还对原有的病毒其作用呢?”

    “我想结果并不是那么乐观吧?”陈峥抛出了自己的疑惑。

    “咳,小陈啊。”一位免疫学的专家开口说道:“抗原反应一个相对比较复杂的生化反应,抗体对病毒辨别和拮抗,不会只依赖于单一位点。即便一个位点有差异,形成的抗体也会起到一定的免疫中和作用。”

    陈峥对着这位专家点了点头,对他的解答表示感谢。只不过,他紧接着便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么免疫效率呢,这种情况下,抗体的免疫效率,恐怕不会太高吧。”

    这一回,所有人都沉默了。

    是啊,失去了标志杏抗原位点后,抗体虽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辨别,并瓦解这种新型病毒的攻击,但是效率呢?恐怕比一般的疫苗效果,会相差很多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