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老爷子你也是重生者吗?

    “然而,更糟糕的问题,是病毒本身。”

    “这种病毒的抗原位点变异速度很快。我们尝试了传统的迭代减毒法,却发现根本不无法得到稳定有效的疫苗。无论是采用动物源细胞还是人二倍体细胞,病毒都如同穿了隐身衣一样,无法诱导细胞产生拮抗作用。”

    古北海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对项目的前景并不乐观。

    虽然这个情况虽然陈峥之前就听瞿院士说过,但是再次从古院长口中听到时,依然让他感到一些莫名的焦虑。

    疫苗的本质,是一种不会引起病理反应的病毒体。病毒进入人体内后,人体的免疫系统,便会立刻开始研究这个“抗原”的结构,找到他的弱点,打造出一柄柄锋利的“武器”,来粉碎病毒的进攻。

    而这些“武器”就是抗体。

    由于疫苗本身已经失去了进攻能力,人类的免疫系统就有着充足的时间来研究这个“不会进攻的靶子。从而可以从容的将整个机体武装起来。当真正的病毒进攻时,已经全副武装的人体,自然就能够免疫病毒的攻击了。

    所以,研制疫苗的工作本质,其实就是削弱病毒的攻击杏。然而现在,这种漏洞却被病毒本身给堵住了。这无疑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病毒的抗原位点变异速度很快。传统的迭代减毒法根本不可能得到稳定有效的疫苗。所以,现在制备病毒疫苗的希望,就只能落在各位病毒遗传学专家的身上了。”古北海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对项目的前景并不乐观。

    听完古北海的报告,瞿院士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情况虽然早已经知晓,但是再次从古院长口中听到时,依然让他有些情绪低落。

    疫苗的本质,是一种不会引起病理反应的病毒体。病毒进入人体内后,人体的免疫系统,便会立刻开始研究这个“抗原”的结构,找到他的弱点,打造出一柄柄锋利的“武器”,来粉碎病毒的进攻。

    而这些“武器”就是抗体。

    由于疫苗本身已经失去了进攻能力,人类的免疫系统就有着充足的时间来研究这个“不会进攻的靶子。从而可以从容的将整个机体武装起来。当真正的病毒进攻时,已经全副武装的人体,自然就能够免疫病毒的攻击了。

    所以,研制疫苗的工作本质,其实就是削弱病毒的攻击杏。然而现在,这种漏洞却被病毒本身给堵住了。这无疑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叹了口气,瞿院士站了起来,语气严肃的说道。

    “现在的情况,大家都已经听到了。虽然疾控中心的同志们在短短一个月之内便完成了整个基因图谱的解译工作,但是目前面临的情况,却依然严峻。而此刻我们聚集在这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解决疫苗的问题。大家各抒己见吧,看看有什么好的想法。”瞿院士看向了众人。

    然而,哪有什么好办法?

    发放到每个人手中的资料中,记载了近一个多月来疾控中心专家们所做的一切工作。能够尝试的疫苗方案,他们基本都已经探索过了。

    然而这些探索的结果,也无非就是将他们这些人集中到这里,接着想办法而已。众人都是一副苦思冥想的模样,想要从这个棘手的情况中,找到一丝破局的可能。

    陈峥自然也不列外。

    这实在是有些棘手啊。

    通过基因工程手段制备疫苗,虽然在学界有过类似的案例,但其实却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而且,这种新型病毒本身的奇葩属杏,则更让他觉得有些棘手。

    经典的疫苗制备方法,在面临这个颇为独特的新型丝状病毒时,似乎显得束手无策。RNA病毒无法使用灭活法制备疫苗。而减毒的手段同样毫无头绪,病毒具备极强的突变率和隐蔽的抗原结合位点,让常规的手段根本无从下手。

    病毒对免疫系统的屏蔽机制,陈峥在看到基因全谱的第一时间,就已经了然。虽然切掉那段如同“敌我识别装置一般”的信号肽并不困难,但是那样的话,病毒的攻击杏就会更加强大,一但进入人体,免疫系统来不及工作就会被彻底摧毁,就别提什么抗原反应了。

    这让陈峥实在是有些头疼。

    行不通啊。

    突然,陈峥似乎抓到了什么线索。

    等等,为什么不试试那个方法呢?虽然那项研究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制备疫苗,但是用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似乎是很合适啊!

    然而就在这时,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的瞿院士,忽然开口:

    “大家都没什么看法吗陈你也没什么想法?”

    嗯?陈峥一愣。

    这位老院士难道已经开始修仙了么,为什么我这边刚有点想法你就点名?

    虽然这个办法还不太成熟,不过既然人家都点名了,还是说两句吧。

    想到这里,陈峥便笑着打开了身前的话筒:“想法倒是有一点。”

    “呵呵,你小子倒也沉得住气。”瞿院士忽然一改严肃的表情,略带欣慰的笑了起来,还顺带着调侃了陈峥一句:“好了,我来替你说罢。”

    啥?!

    陈峥彻底傻了。

    老爷子你也是重生回来的吗?

    我还什么都没说,您就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还打算替我说?

    意外的自然不止陈峥一人。

    实际上,在场的专家学者们,都有点懵逼。

    本来以为这个年轻人是谁家的学生或者子弟,是被安排进来“镀金”的。虽然有些不爽,但这些已经将人情世故看的通透的老油条们,都默契的保持了对他的“无视”。只要不干涉他们的研究,镀金就镀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谁还没有个子弟学生了。

    可是这算什么情况?

    瞿老的为人他们还是知道的,就算说不上嫉恶如仇,也绝对是个对待学术问题眼里容不下半点尘埃的“倔老头”。

    现在这位“倔老头”居然以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点名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与会者,还做出了一副“我早就知道你有办法,还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模样,这就让他们有些莫明诧异了。

    这小伙莫不是瞿老的孙子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