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伙子,我们马上要开会了

    送走了依旧忧心忡忡的黄老板,陈峥的榕城美食行也进行不下去了。给李欢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后,又联系杨律师帮忙起草合同,陈峥在闽南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陈峥便早早地来到了疾控中心传染病研究所的会议室前。

    根据瞿教授的安排,第一次项目组会议的时间,被定在了当天下午的两点半。考虑到自己可能是整个项目组中年龄最小、资历最年轻的哪一个,陈峥决定还是早点过去为妙。总不好意思让一堆学术大牛,看着自己一个年轻人慢悠悠的晃过去。

    只是,当陈峥提前半个小时到达会议室的时候,却发现还有人比自己来的更早。

    一位穿着白大褂,身材瘦高,面相还有些严肃的与会者正坐在会议室中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听见有人进来之后,他便抬头看了一眼陈峥。

    陈峥倒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戴着眼镜,瘦高身材的年长学者。于是,陈峥礼貌的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古院长,下午好。”

    虽然这位古院长看起来十分精神,一头浓密的黑发和不太显老的面孔,让他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但陈峥却也知道,这位日后名噪一时的医学专家的十几年了,此时已经是接近古稀之年了。

    古北海,国内医学界呼吸内科的巨擘级人物,几年前刚刚被国家工程院评为院士。虽然各自专业领域不同,但是论资历排位,倒也与瞿中和院士算是一个级别的大佬了。

    “你好。”中年学者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下这位身材高大的青年,似乎像是在猜测他的身份。这次会议的与会人员,都是应邀前来的各个领域专家学者。而项目的一般实验人员以及这些专家们带来的研究助理和,是没有资格参加会议的。

    陈峥显然没有于意这位医学大家的疑惑,开始寻找自己的座位。

    按照陈峥对于国内学术界各种“规矩”的理解,像这种级别的会议,肯定已经预先排好了座次。他扫了一眼会议室内那张长条形的会议桌,果然每张座席面前,都已经摆放好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名签。

    像陈峥这种一没资历,二没名气的与会者,座位肯定不会太靠前。所以陈峥的目光直接跳过了大部分的席位,看向了条形会议桌的最末端。果然,在会议桌的末席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名签。

    还真是最末席啊。

    笑着摇了摇头,陈峥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会议桌的设施倒是挺全,应答式独立麦克风,一个装帧精美的皮质笔记本,一支看起来还算精制的中杏笔,以及一个已经预先放好了茶叶的白瓷茶杯。

    将随身携带的资料放在了桌上,陈峥便拿起那支茶杯,走向了会议室门口的饮水机,为自己沏了一杯热茶。路过古北海的身前时,发现这位医学大家的茶杯已经空了大半,陈峥便快步将自己的茶杯放回了坐席,又走回了古北海的身前。

    “古院长,我帮您添点热水?”陈峥对着这位净胜矍铄的专家微笑着问道。

    古北海已经将注意力挪了回去,正在凝眉研究资料,忽然听到陈峥发问,先是一愣,接着扫了眼自己的水杯,这才笑着朝陈峥点了点头:“哦,好,那就麻烦你了。”

    陈峥笑着接过了茶杯,走向了饮水机。

    倒也不是陈峥刻意奉承,无论是职场还是学术圈,这种顺便帮老前辈倒杯水的事情,本就是一个顺手而为的礼貌做法。而且陈峥觉得,可能整个会场之中,也只有这位古老与自己算是“沾亲带故”了。

    因为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医学家,此时正是燕大医学院的院长。这么论的话,陈峥叫一声老师也不算逾矩。所以,陈峥自然要对这位老先生客气一些了。

    看着陈峥的背影,古北海反倒是有些感兴趣了起来:“小伙子,你是谁的学生啊?”

    老先生显然以为陈峥是某位与会者的助手,先来帮老师打理会场的。

    不过陈峥倒也没有于意这个误会,一遍接着开水,一遍笑着答道:“我的老师您应该认识,是生科院的杨宝华院长。”

    “哦,小杨的学生啊。”古北海恍然般的点点头,原来我们是燕大的学生,怪不得这么有礼貌,还怎么看怎么顺眼。

    忽然,古院长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陈峥。

    杨宝华?他好像没在项目组名单里吧?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嚷嚷声,似乎是有人向着会议室走来。

    “这还有什么好想的,肯定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让敌特分子搞破坏嘛,不然谁闲得没事从国外走私一批动物回国,还就恰巧有这传染病?”

    “郭老您慎言,别给自己惹事。再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说这个。咱们搞研究就行了,这些事少管。”

    虽然后者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无奈这座老旧的会议室,隔音实在是不怎么样。听着外面二人的的对话,陈峥却是若有所思翻阅起了手中的资料。

    还没来得及细想,会议室的大门便再次被推开了,几名显然是同路而行的学者鱼贯而入……

    推门进来的共有三人,也都是四五十岁年纪的样子。陈峥仔细的看了看,却对这三人没有什么印象,想来也不是和自己同一个领域的学者,便没有淤多加关注。

    只不过,他不关注对方,对方却好像挺关注他的。

    “那边站着的那个小伙子。”其中一位有些秃顶的学者对着陈峥叫到,听声音正是之前门口瞎嚷嚷的那位“郭老”。只见这位郭教授朝着陈峥点了点手腕上的手表:“我们马上要开会了。”

    虽然他没往下说,但是严肃的表情上分明写着“你懂得”三个字。

    陈峥不禁有些想笑,这分明是告诉自己:“会议马上开始,闲佑人等赶快离场”啊。

    不过他倒也没有生气。

    这么高规格的会议上,出现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放在上一世,自己恐怕也会和这位老专家有着相同的想法吧?

    所以陈峥也没忙着解释,只是朝着哪位教授笑着耸了耸肩:“是啊,还差七八分钟就开会了,几位快点入座吧。”然后便拉开了座椅,径直坐了下来。

    这个举动让那位专家都有些愣神。

    这小伙子怎么坐下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