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神出鬼没的黄老板

    中迎制药的黄老板今天很焦躁。

    盘古的那位李博士,将已经将成功敲除基因锁的生产菌株正式交付给他了。急不可耐的黄鹤直接订了最早一班飞往豫北的飞机,将李、赵两位博士和自家的技术总工送回了中迎制药。

    只要能在后天之前让新菌种上了发酵罐,手里的那几个大订单就能留住了。留住订单就是稳住了银行,他黄鹤也就不用考虑带着老婆孩子和小姨子一起跑路了。只不过,他自己却没有随着救命的菌株一同回豫北,而是选择了留在京城。

    因为他听说了一个让他倍感惊心的消息。

    浙药长兴的吴老板已经来到了京城,川东生物的宋总也已经准备派团来京。

    他们的目标无疑和自己是一样的,都是冲着陈峥手中的那一株生产特拉坦星的“模块化细胞”来的。

    前天的那场发布会,并没有太多的大众媒体参与报道。

    即便是一些报纸用大篇幅记叙了整个发布会的盛况,还用社论高调的宣传了盘古生科的技术水准。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那些云烟雾饶,让人看着就头大的专业词汇,还不如影视明星的花边八卦更吸引人。

    然而,就是这些让普通人皱着眉头略过的消息,却在生物发酵行业内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

    看看地处西北偏远地区的康达制药吧。

    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那位疯狂的朗阔成老板,就已经把自己曾经需要仰望的对手活活的逼向了死路。得到了陈峥的高产“细胞工厂”之后,那位颇有些农民企业家气质的郎老板,立刻展现出了一位资本家杀伐果断的素质。

    三天之内,朗阔成将自家的“雷洛菌素”产品价格,强行调低了三成。这个操作,直接逼迫山抗集团同步调价。然而,就当山抗忍痛割肉,将价格调制了同等水平之后,那位看起来笑容可掬的郎老板,再次下调了雷洛菌素的价格。

    这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价格战的结果,自然没有什么悬念。当山抗从一些“秘密渠道”得知了康达制药的实际成本之后,果断选择投降认输,将价格调回了成本线以上,同时缩减了产能,将重心转移到了其他产品上。将雷洛菌素的市场拱手让给了朗阔成。

    山抗是一家国有大型生物制药企业。

    多达数百个品种的产品线,让他足以承受损失一个产品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是山抗做得到,不代表其他民营企业也做得到。

    至少中迎制药的黄鹤做不到。

    前天的发布会上,陈峥已经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宣布“特拉坦星”的“模块化细胞”已经快要研发完成。

    这个消息就像一块冒着滋滋血腥味的美味诱饵一般,将生物发酵这片海域内的鲨鱼都引了过来。

    无论是已经在生产这个产品的企业,还是打算借着盘古生科这阵狂风入局的投资者,都已经磨刀霍霍的杀向了燕京。

    中迎制药这条小牛鲨如果不能抢先撕下一块肥肉,恐怕自己就会变成别人的晚餐了。

    所以,当心急如焚的黄鹤四下打听,终于“打探”到了陈峥的行踪之时,便立刻赶了过来。

    “陈总,这个价格已经很有诚意了,您真的不要再考虑一下吗?”黄鹤陪着笑,微微的弓着腰,坐在陈峥的对面。

    这是一家街边的炒肝店,此时正是生意极好的时候。

    然而,无论是送菜的伙计,还是一旁的食客,都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坐在的陈峥和黄鹤二人。这二位一共只要了三笼包子一份儿炒肝,却张口闭口都是上亿的大生意,怕不是俩神经吧?

    陈峥自然也很尴尬。

    一顿饭吃的好好地,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位黄老板就突然杀到了自己面前。就在这街边小摊上,和自己谈起了生意。

    “您看,我没说这个价格没有诚意。不过这个菌种真的还在研发之中,我暂时还没有出售的打算啊。”陈峥笑着婉拒到。

    “陈总,您可不能糊弄我,之前那500万我可是一天都没耽误,直接就打您账上了,就冲我老黄这份痛快,您也得给我个准话吧。”

    看着周围投来的怪异目光,陈峥知道这顿饭恐怕是吃不下去了。

    将手中筷子放下,陈峥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黄总您担心什么,不过我真的还没打算出手这个菌株。您放心,只要我确定新菌种的能够上市的时候,一定第一个通知您,您看行吗?”

    见陈峥的态度实在坚决,黄鹤就算再焦躁,却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了。万一哪句话没过脑子,惹恼了这位人高马大的财神爷,那才是真的要了亲命的事情。

    “好吧,那就先谢谢陈总您了。有了消息的话,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啊!”黄鹤的语调中仿佛带着几分哭腔,看起来确实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送走了这位老板,看着周围食客们依然怪异的眼神,陈峥也不好意思再吃下去了。要了两个塑料袋,将剩下的包子打包之后,便匆匆离开了这家小店,径直前往了杨杰程的律师事务所。

    “我刚才已经确认了,所有的立案通知安科都签收了。”

    杨杰程笑着给陈峥倒了一杯咖啡:“我原本以为安科遇到的只是一个小麻烦,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好像已经挺不住了。”

    陈峥不屑的笑了笑:“只能说他们太无能了。既然都已经确认了是噬菌体感染,居然还能弄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杨杰程微不可查的笑了笑。

    虽然陈峥从没有承认过,但是杨律师心里其实很清楚,这场几乎摧毁了安科生物的“灾难”究竟是谁造成的。不过这位陈老板确实手脚干净,洪都的警方查了那么久,居然一点线索都查不出来。

    “这样也好,咱们的计划这下子就可以收尾了。”杨律师笑道:“我已经联系好了XX行庐阳分行资管办的钱主任,您现在可以订机票了,我陪你去庐阳了结这场‘战役’吧。”

    陈峥微笑着点了点头:“好,正好上次和那位潘老板还有笔生意没谈完,这回可以好好地叙叙旧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