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我觉得他真能看懂

    “陈总,我的人从安科撤出来了。”崔主编叹了口气:“安科开始大范围的内部自查。正好由于工资停发,他门大量员工闹辞职,我的人为了保证安全,也撤了出来。以后安科那边的消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获取了。”

    陈峥点了点头,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不过,他离职之前,还是打听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潘毅找电视台做了一期专访,具体内容目前还不知道,但估计会牵扯到您这边。而且有几家媒体都接到了安科那边发来的新闻稿,他们应该是要反扑了。”崔主编沉声说道。

    “那就是说,他们的新闻稿应该会和我们的第二批调查稿同时见报了?”陈峥笑了出来:“这倒是有趣了。”

    崔主编也笑了:“是啊,两篇立场明显不同的报道同时出现,这不是逼着读者自行调查真相么。安科自己满屁股的脏东西还没擦掉,居然就敢这么怼,实在是有点让人想不通。”

    陈峥摆了摆手:“不管他们了,咱们这边全力筹备新闻发布会吧。”

    送走了崔向阳,陈峥便动身赶往了学校。

    换上无菌服,陈峥走进了生科楼自己“租赁”的那几间实验室中。其他几人正十分忙碌的处理着手头的事情。

    “欢哥,怎么样了?”陈峥轻轻的拍了拍正在埋头观察菌落形态的李欢。

    “不怎么样,敲掉Mac通道蛋白基因之后,质粒虽然不丢了,但是菌落形态也变了,代谢率随之就掉下来了。现在整个细胞周期比之前长了快7个小时。如果用于发酵,估计这发酵周期至少要比原菌种长出两天。”

    陈峥皱了皱眉:“全基因谱做了吗?”

    李欢用下巴点了点身后的电脑,示意陈峥自己去看。

    陈峥便打开了那台电脑,果然在桌面上找到了PCR测序的全谱文件,点开之后,便仔细的阅读起来。

    实验室中的其他三人也注意到了陈峥。

    但让他们十分不解的是,陈峥居然如同在读一本小说一般,一行一行的阅读着那篇虽然长达十几万个字符,却总共只有“A、G、C、T”四种字符构成的基因全谱。

    “小陈总在干嘛?”李丽芬用手肘碰了碰王平。

    “看基因谱吧?”王平也有些不敢确定,语气带着几分犹疑。

    “废话,我又没瞎。”李丽芬白了王平一眼:“我的意思是,你见过这么读谱的?没有对照表,没有检索条,就这么一个碱基一个碱基的读过去?”

    “说不定人家陈总能看懂呢。”王平开玩笑式的回了一句。

    就在这时,处理完了手头的几十个培养皿的李欢,忽然插了一句:“他也许真能看懂。”

    其余三人的目光瞬间落在了李欢的脸上。

    李欢摊了摊手:“你们别不信,反正我是这么觉着的。你们跟他干的时间一长,估计也会有这种感觉的。”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李欢是不是在开玩笑。

    过了一会儿,陈峥舒了口气,关上了电脑。

    “基因组没什么大问题,质粒数和质粒基因组也很稳定。应该是培养条件的事情。”陈峥拿过一个培养基,在放大镜下仔细看了看,然后递给了三人。

    “菌落边缘比原菌种粗糙一些,对不对?”

    三人点头。

    “你们敲掉了Mac C通道蛋白,细胞间的黏连作用估计受到了影响。固态培养可能还好一些,业态培养菌丝聚集度估计会变低很多。”

    赵子明一脸惊讶的看向了陈峥:“没错,同样菌丝浓度的培养液中,原菌种会出现小型的链霉菌球聚,而新菌种则没有。”

    啪!陈峥打了个响指:“那就对了,菌体聚集度比原来低,我们只要把通氧量也降低一些就好了,应该能够加速次级代谢。”眼前的四人都是分子生物学的高手,但是对于发酵控制理论,却并没有那么深入的研究,一时没有想到这一点陈峥觉得倒也正常。

    几人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

    仿佛一夜之间,安科这家位于江淮之滨的庐阳市的民营企业,突然就变成了主流媒体的宠儿。一时间,各大报纸纷纷都在报道关于这家企业的消息。

    只不过,这些消息似乎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一派大肆宣传安科公司的技术水平,然后坦诚安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是因为有人恶意破坏,造成了大面积的生物污染事故。

    而另一派,则是由浅入深的揭露了安科近年来的种种恶行,从受害企业的角度揭穿了安科披着高新技术的羊皮敲诈勒索下游企业的事情。巧合的是,他们也同时报道了安科遭遇了生物污染事故的事情。只不过,这些媒体的重点都集中于了安科无法继续供货,导致受害的下游企业一起遭殃的问题上。

    而有些同时受到新闻稿的媒体,则乘机火上浇油,将两篇报道放在了统一版面上,还起了个颇有煽动杏的大标题:《民企遭遇惊天巨变,究竟是遭人陷害,还是报应不爽?》

    一时之间,这家平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居然成了全国上下街头巷尾都在讨论的话题。

    “老王,遛弯回来了?”坐在巷口的大爷冲着推车回家的中年男子招了招手。

    “恩,买了点菜,刚回来。”推自行车的男子点了点头。

    “今天商城晚报看了吗?”

    “看了。”中年摇了摇头将车子架在了一旁。

    “我记得你儿子不就在安科吗,你说说那两篇报道那篇是真的啊?”坐在巷口的大爷好奇的问道。

    “我哪儿知道,我儿子已经放假回来了,问他他也不说。”中年坐在了老头旁边,摇着头叹气道。

    “我看那,两篇都是真的。”一旁遛鸟的另一个老头走了过来,一脸得意的说道:“这还不是明白着么,那家公司骗了那么多人,肯定遭人恨啊。然后有人动了手脚,这不,倒霉了。所以啊,两篇都是真的,就是屁股各朝一边罢了。”

    明白人自然不止这老头儿一个。

    当这份报纸出现在潘毅案前的时候,刚刚恢复了几许精神的他,差点再次背过气去。

    两篇报道放在一起,正好一篇“前因”,一篇“后果”,自己反击了半天,反而把自己坑了进去。一种莫名的悲凉感,顿时涌上了潘毅的心头。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