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对不起,我们无法予以立案

    “民警同志,我们要报案。”

    刚刚和夜班同事交接完毕的民警,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几位西装革履的报案人。

    “有人在公共媒体上发表不实言论,恶意造谣,侮辱我的当事人以及他的合作伙伴的人格,因此造成了不可弥补的重大经济损失,预估案值金额特别巨大,所以我们决定先行报警处理。”杨律师带着那副昂贵的银色细框眼镜,眼中闪烁着正义的光辉。

    民警有些皱了皱眉:“你是律师?”

    杨律师笑了笑:“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这应该走民事诉讼吧?”民警看到这么大的阵势,有点发蒙。

    杨律师礼貌的笑了笑:“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二款的相关条目,我认为对方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构成了诽谤罪,是一起公诉案件,所以我们才会前来报案。”

    “这个,”民警有些踌躇,稍微思考了一下,决定将这件事往上踢一脚:“那你们稍等一下,我联系领导来处理。”

    不一会儿,陈峥等人便来到了一间单独的警务接待室中,一名领导模样的警察走了进来。

    “说说具体情况吧。”警官看着眼前的众人,不禁有些头大。

    杨律师便将那份X京报拿了出来,向这位警官讲解了一下具体情况。

    “你就是这家‘盘古生物’的老板?”警官狐疑的看向了陈峥。

    陈峥微笑着点点头:“是的,我就是文章中被化名为‘东山’的那个‘骗子’。”

    民警下意识的咬了下嘴唇,又看向了陈峥身边了另一位青年:“你是那个‘康达’的代表?”

    “没错,我是康达制药的财务总监,受集团郎总委托,前来处理这件事情。这是我的身份证和公司出具的委托证明。”朗阔成的那位小舅子将两份材料也递交了上去。看完这些材料,那位警官叹了口气:“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文章中的加害人和苦主一起来保安,显然是可以认定这篇文章中的报道是失实的。只不过,受害双方的主体都是法人吧?这个应该属于名誉侵权,我们没办法立案啊。”

    “这位警官。”杨律师的目光有些咄咄逼人:“虽然文章中出现了康达制药和盘古生科的描述,但是这篇文章‘控诉’的主体却是化名‘东争’的骗子。而且读者只需要简单查询,就能认定这位‘东争’是我的当事人。所以,这是一起典型的诽谤!”

    看着警官似乎依旧坚持不予立案,陈峥顿时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去打个电话。”然后便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离开了警务室。

    陈峥站在门口,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陈峥?”电话那边,传来了冯悦宁有些诧异的声音。

    “怎么,听见我的声音很惊讶。”陈峥笑道。

    “你又惹什么事了?”冯悦宁叹了口气,一副十分犯愁的语气。

    “我像是到处惹事儿的人么?”陈峥无奈的说道:”不过还真的想请你帮个忙。”

    冯悦宁似乎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你找我帮忙。算了,说吧,什么事。”

    陈峥的语气认真了起来:“我现在在城关派出所,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陈峥的讲述,冯悦宁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道:“好吧,我试试,不过如果确实属于不能立案的情况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挂了电话,陈峥这才返回了警务室。

    此时杨律师和那位警官的“讨论”已经带上了些许火药味,虽然杨律师据理力争,但是警官坚持不予立案。虽然这位警官的坚持也并没有什么错误,毕竟这个案子是否属于刑事案件,其实边界十分模糊,基本只能靠警方的主管判断,实在是有些模棱两可不好判断。

    “陈先生,”见陈峥会来,那位警官便干脆不再理会杨律师,而是转向了陈峥:“这个案件我坚持认为你们应该自诉,而不是选择报警。”

    陈峥看了一眼同样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杨杰程,笑了笑:“代理人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当然,如果您坚持不予立案,那么我也能理解。”

    然而,就在气氛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名年轻的民警推门而入,附在那位警官耳边说了几句。

    警官眉头一皱,然后对众人说道:“我要去处理其他事情了,你们如果愿意等,就在这里等吧,如果对我的处理结果不满,也可以去政科申诉。”

    看着转身离去的警官,杨杰程无奈的朝陈峥笑了笑:“看样子悬了,如果不能立案,走民事诉讼的话,可能会拖很长时间。”

    陈峥叹了口气:“我刚才已经找人了,但愿能有点作用吧。”

    ……

    “很抱歉,经过我们的初步调查,您的报案我们暂时无法受理。”几名警察站在潘毅的办公室内,其中一名女警带着抱歉的笑容说道。

    “从您提供的全程监控资料来看,这两位您所谓的嫌疑人,并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举动。而您口述的那位女士在您办公室内的怪异表现,也没有任何可靠的证据能够表明她在此期间做了什么。”

    女警将手中的记录翻了一页:“昨天你们送来的那个玻璃瓶样本,除了您本人和这位王先生的指纹之外,上面没有发现其他的可疑指纹。我们对玻璃瓶中的内容物进行了提取,由鉴证科的同志送市检疫部门进行联合检测,也没有发现任何有可能造成您公司发生噬菌体感染的有效证据。”

    这不是废话么。

    潘毅顿时有些愠怒,这个瓶子已经在引风机的强风下吹了那么久,有什么病毒可以存活那么长时间?

    说到这里,女警的脸上已经露出一些不满:“而且,经过我们确认,这个‘2ml玻璃离心管’是贵公司常用的一次杏玻璃器皿,在您公司的玻璃器皿库中存量超过一万支,日消耗也超过500支。所以……”

    潘毅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脸色憋得血红:“所以什么?所以是我们公司自己闲的没事儿,一口气毁了货值几千万上亿的产品,闲的没事儿闹自杀吗?”

    “您误会了。”女警官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我只是来通知您,经过我们的初步调查,我们所无法受理您的报案,如果您对这个结果有什么意见,可以去行政科或者我的上级那里申请复议或投诉。”

    说吧,女警带着其他几名警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潘毅的办公室。

    “啪!”

    一支茶杯被狠狠的在地上,摔得粉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