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 午夜“凶”铃

    三人的密谋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算结束。

    直到这个时候,陈峥才深刻的认识到,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足够腹黑的他,在这两名“职业选手”面前,简直就像是一个孩童般纯洁。自己的计划此时已经向两人合盘拖出了。只不过,听到这个陈峥自以为阴险毒辣的计划之后,两人居然同时嗤之以鼻。一番会商之后,一个让陈峥都有些胆寒的“谋夺”方案,就这么出炉了。

    这两人的目标居然不仅仅是安科手下的那几家下游客户……

    看着两人那阴恻恻的笑容,在联想到三人商定下来的那些让他自己都感到不寒而栗的对策,陈峥不禁已经开始替安科感到悲怆了。到了这个时候,陈峥忽然发现,自己在这两人身上花去的这一百来万,好像花的还是挺值当的?

    回到酒店,第一时间将PTO的申辩文件整理了出来,以邮件的方式发给了杨律师。虽然时间已近凌晨,但陈峥却丝毫没有睡意。

    这一次为安科这家公司制定的报复计划,在陈峥看来,无疑是复杂、庞大且详尽的一次行动计划。一旦这个计划得以完全实施,对于那家无耻的企业所能造成的伤害,将是致命的。然而,陈峥所要付出的代价,却也着实不菲。

    无论是崔向阳,还是杨杰程。这两人为了这次行动,都拉起了一支价值不菲的专业团队。而这两支团队的唯一金主,就是此刻正在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陈峥了。

    所以,如果仅仅是为了打击报复,就连陈峥自己都会觉得实在有些儿戏。从他决定聘请这两支团队的那一刻起,这次计划真正的目标就已经悄然改变了。

    安科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好听点,他是一家依靠自身技术实力,以及一些见不得台面的手段,研制一些技术含量超过市场平均水准的菌种,销售给国内生物发酵企业来牟利的生物技术公司。而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一个专业的菌种贩子而已,而且手脚还不太干净。

    而陈峥呢。

    盘古生科创业之初所做的第一单,也是唯一一单生意是什么?和安科又有什么区别?

    那么,在这种几乎是针尖对麦芒的竞争关系下,整垮安科之后,陈峥若是不能趁机让盘古崛起做大,在其他鲨鱼围上来之前将最肥的那几块肉吞掉,那还不如一头撞死去算了。

    越想越兴奋的陈峥再也趟不下去了,翻身起来之后,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李欢那里。

    “嘟——”

    电话整整响了一分钟左右才接通,里面传来了李欢梦呓一般的声音:“峥子,出什么事了?”

    陈峥的声音有些兴奋:“欢哥,你认识的做生物工程的学长学弟里面,有没有不想留校,打算进企业的?我打算拉支队伍起来,接个大活儿。”

    对面沉默了足有三十秒,然后突然传来李欢极其无奈的声音:“陈哥,陈总,我的陈爷!现在是半夜三点二十五,你让我给拉队伍,你是打算上梁山么?”

    陈峥这才从YY带来激动中反应过来,好像除了自己之外,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应该还在梦乡之中吧?

    “额,一时激动,抱歉。”陈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唉。”电话对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水花的声音,随后李欢的声音也变得清晰了起来:“行了,说吧,我估计不让你说痛快,我今天是别想睡觉了。”

    见李欢已经完全清醒过来,陈峥便也放下心来,仔细的向他讲解了自己的计划。

    “你的意思就是说,由我来组建这个研发队伍?然后近期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工程菌的定向研发,将安科的市场全部抢过来?”李欢有点犹豫,如果只是帮助陈峥做项目,他认为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拉起一支队伍,这确实让他有点觉得有些措手不及。

    “是啊,咱俩合作了这么久,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和人脉,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陈峥对这位学长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无论是在陇泉还是南山基地,李欢在项目中那种表现沉稳的杏格,和制定实验规划时那种出色的大局观,都让陈峥感到放心。

    这位学长最大的缺点,大概就是欠缺前瞻意识了。但只要有人给他指明方向,他总能将事情完成的十分出色。所以,陈峥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位已经十分熟稔的老搭档,自然也要拉他一起下水。

    “好吧,我还真是谢谢你的信任啊。”电话另一边传来了一阵苦笑。

    陈峥只得温声安抚:“欢哥,要往好处想。经历了康达的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咱们这行当如果做到了上游,将会面对的是多么庞大的座金山。难道你不想给嫂子和家里的老人提供更优渥的生活吗?”

    “我知道你在学术领域也有自己的追求,但是你要想想,学校能给你的平台,难道会比咱们自己打下来的江山给你的更广阔吗?别的不说了,等老郎的那笔钱过来之后,咱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把基因实验室先搭起来。还记得我给你提过的那个设想吗?据我所知,美国人已经将他推进到第二阶段了。难道你就不眼馋吗?”

    “行了,别劝了。”电话那边,李欢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陈峥絮絮叨叨的劝说:“困死了,明天我去找你,你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咔的一声,李欢直接挂断了电话。

    额……好像也没那么难劝嘛?陈峥哭笑不得的看着手机。

    ……

    与此同时,几百公里之外的庐阳,潘毅也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了。

    “潘总,不好了,明天要发货给中迎制药的K15菌种不见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保育所主任带着哭腔的吼声。

    菌种不见了?

    潘毅本来还有些发蒙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过来:“不见了?怎么可能不见了?调监控!看是谁拿走的,48小时内谁进过第三保育库,全部查出来!”

    “不是……”保育所主任已经急的快哭了出来:“没有人进入保藏室,是沙土管中的菌株消失了!”

    怎么可能?潘毅有些纳闷。不过既然不是遭了贼,那事情似乎还没有那么严重。

    “是不是你的人操作上出了什么问题?查,是哪个组制备的沙土管,这个月的绩效扣一半!”潘毅有些恼怒的说到。这种事情,犯得着半夜打电话吗?

    “不是!潘总,不可能是操作问题!”保育主任终于冷静了下来:“因为整整122支沙土管中的菌株,全部消失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