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六章 需要一个契机

    “你还有什么任务?”陈峥微微有些诧异,但随即便开玩笑道:“不会是准备跟着我去粤东,继续以给我当保镖的名义来监视我吧?”

    冯悦宁嗤笑了一声:“我发现你这个人长得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想的倒还挺美。”

    听到这话,陈峥两眼一翻:“您还真会夸人。”

    “不过你猜的倒也不完全错。我的确会去榕城那边。至于监视你,抱歉,你想的有点多。”冯悦宁的嘴角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让陈峥觉得别扭。

    这个女人八成苹果肌习惯杏痉挛,还是不笑好看点,陈峥恶意的想到。

    “给你个忠告,”冯悦宁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严肃:“这段时间你最好低调一点。闽北的事儿处理完之前,少给自己惹麻烦。”

    陈峥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略带疑惑的问道:“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我劝你也别瞎打听。”冯悦宁白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

    车窗外的景色渐渐的变得熟悉,学校也越来越近了。

    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那天那件事情……”陈的语气略微的低沉了些,显得十分郑重:“谢谢。”

    冯悦宁听到后,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其他表示。但陈峥却意外地发现,她的嘴角已然悄悄扬起了一丝弧度,

    陈峥其实一直很想和冯悦宁说声谢谢。

    毕竟如果没有这个神秘兮兮的女军官的帮助,他这次很可能就栽在了那个何磊的手上。

    不过,这个女人的脾气实在是有些古怪。每当陈峥想要与其缓和一下关系的时候,她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把天聊死,让陈峥发自肺腑的谢意憋在肺里吐不出来。好在,今天似乎她的心情还算不错,总算让陈峥将这句谢谢说了出来。

    “完了?”就在陈峥暗自感慨的时候,冯悦宁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完了?”陈峥一怔,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冒那么大的风险,又是屏蔽监控又是秘密潜入,给你把有问题的样品换掉,结果搞了半天,你就这么轻飘飘的说声谢谢?”冯悦宁用难以置信的口吻,故作夸张的说道。

    “那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地方随你选。”陈峥讪笑着说道。

    “呵。”冯悦宁冷笑一声,显然不满意。

    陈峥眉头一皱:“那你想怎么样?我可是有女朋友人了。”

    “滚。”

    车子缓缓驶入了校园之中。

    假期已经开始,本科生们早已作鸟兽散。比起往日的喧嚣,此刻的校园更多除了几分静谧的美。

    “到了,下车吧。”冯悦宁瞥了陈峥一眼,淡然的说道。

    “真的不用我请你吃顿饭?”陈峥笑着调侃道。

    “记着你欠我一个人情就好。”冯悦宁显然不是爱开玩笑的类型。

    好吧,陈峥倒也不再矫情,将后座的行李拿了出来,朝着冯悦宁挥了挥手:“后会有期了,小冯同志。”

    看着奥迪车缓缓驶出宿舍区,陈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事情。

    翻看了一下口袋,手机、钥匙、银行卡都在。

    究竟忘了什么呢?

    “擦,好像把李欢老哥忘在研究所了!”

    ……

    昔日拥挤热闹的寝室中,此刻已经变空空荡荡。其他五人的床铺已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木板。几人贴在床头墙上的海报,也已经被撕去,只剩下了少许胶带的印记,和一块块明显白净许多的墙面。

    陈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物品。比起上一世毕业时的怀恋与不舍,这一世那种莫名伤感的情愫,似乎淡去了许多。除了一些明显有着纪念意义的东西,大部分的物品陈峥都选择了直接丢弃。反正有宿管师傅回收变卖,倒也不用担心过于浪费。

    只不过,这个暑假注定又回不了家了。

    霍凡那块地的土地转让登记手续应该也已经办完了。正好康达集团的第二笔款项也已经到账,今天将尾款给那位公子哥打过去,将土地彻底定下来。

    然后呢?

    陈峥忽然发现,自己对未来,似乎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

    搞定Crispr/cas9当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这个项目如果交到了学校的手上,自己固然可以享受一份学术上的成就,但是自己真的甘心吗?

    但是,如果说陈峥想利用“盘古”的名头将它做出来,就会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存在了。

    “盘古”在哪里?

    那栋连机器都没搬走的旧厂房吗?

    联系设计院进行无菌实验中学设计;找第三方进行施工、改造、装修;采购设备原辅材料;招聘培养足够的操作人员和技术骨干。等到能够进行相关实验的时候,恐怕已经半年过去了吧?

    且不说时间问题,单是一个“钱”字,就足够陈峥头疼很久了。

    别说装修改造那间旧厂房,就算是想装修出一间像样的实验室,恐怕都不够用吧?朗阔成的后续款项估计在11月之前都很难到账,资金已然成为了陈峥所面临的一个大难题。

    是时候再接几单生意了。

    做一株高产菌株,卖给下游发酵厂。这固然是一条十分便捷的赚钱路径。但是扪心自问,陈峥觉得以现在的状况,他是不敢再接这样的生意的。

    技术不是无根浮萍,单枪匹马拿出第一株菌株卖给康达的时候,还能以“多年潜心研发”来遮掩一下。但是你接二连三搞出这种明显不是一两个人在短时间内就能做出的产品时,那问题可就来了。

    所以,陈峥想要吃下这块美味的蛋糕,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一个名正言顺将自己手中的技术推广出去的契机!

    可惜这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想出结果的事情。

    “唉,先找个地方住下吧。”陈峥关上电脑,无奈的摇了摇头。

    将剩余的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最终,大学四年的积淀,只剩下了一个并不算太大的拉杆箱。就在他拉着箱子,准备告别这间承迂了太多记忆的房间时,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陈老师,出事了。”

    电话里传来了郎阔成略带慌张的声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