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不简单啊

    陈峥倒是很想找茬收拾一下何磊,既能出出气,又能顺便立个威。

    只是,在经过那场风波之后,何磊却仿佛突然冷静了下来。虽然面对陈峥是依旧是一副横眉冷对随时准备干架的模样,但是在工作的时候,却也称得上是尽心尽力。何况陈峥布置给他的任务本就不难,又十分详细的为他制定了实施方案。只要能认真对待,完成起来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障碍。

    何磊倒不是突然转了杏。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也清楚,如果想要取代陈峥获得项目组的主导权,那么在陈峥“主动”犯错之前,自己就必须做出点样子,至少不能因为自己的问题,让项目出现什么太大的纰漏。更不能因为态度问题,被其他项目人员所轻视。所以,表面上尽心尽力的工作,自然就成了应有之意。

    既然何磊不挑事儿,陈峥自然也就乐的清静,懒得去找他的麻烦了。

    一番小风波过去之后,项目组便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再次忙碌了起来。

    让陈峥感到欣慰的是,随着项目的顺利推进,研究所内对他的那份警惕终于消失了。虽然他的行动从来没有收到过限制,但那两名始终站在他房间前的卫兵被悄然撤走后,陈峥还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没有军衔,穿着一身制式草绿衬衫的陈峥,与研究所内的其他人员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虽然时间紧迫,但是由于陈峥将实验方案设计的极为细致,众人只是经过简单的磨合之后,便迅速的投入到了忙碌的试验之中。

    随着项目进度的推进,陈峥在这些研究人员心中的形象,也在慢慢的变化着。

    刚一开始的时候,陈峥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凭借关系混进所里,被安排到这个临时项目组镀金的某二代。毕竟,一个刚刚本科毕业,而且没有军籍的年轻人能够堂而皇之的进入研究所,本身就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

    但是,在那次令人印象深刻的会议之后,这些研究人员对陈峥的印象,发生了极大的改观。深入浅出的方案讲解,信手拈来的前沿理论,陈峥在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方面的表现出的学术水平,已经悄然得到了这些向来自恃清高的研究人员的认可。

    不过做研究毕竟不是说相声,说得再好听,上手做不出成绩,也只能被当做一个善于夸夸其谈的半桶水。所以,当项目正式开始之后,每个人在进行自己的工作之余,都或多或少的注意着陈峥的一举一动。

    然而。

    仅仅过了一周之后,这些研究人员看向陈峥的眼神之中,便已经不再有哪怕丝毫的怀疑。认可、信任、讶异甚至还有一点点的震惊,陈峥在每个研究人员心中的形象,已经变得有些有些难以言喻了。

    虽说比起他们这些常年奋斗在研发一线的军方科学家,从陈峥这几天表现出的水平来看,就算稍强一些,也不至于让他们如此惊讶。

    但想想这几天来这小子表现出的那种魄力和胆识。

    真他娘的不简单啊。

    陈峥虽然顶着一个组长的名头,并且负责项目整体进度的调控。但是他并没有想少数人所想象的那样,高坐在办公室中指手画脚,而是带着李欢和几名研究人员,一头扎进了实验室,直接扛起了项目中最让人头疼的那个部分。

    狂犬病毒的危险杏,在这个高等级的研究所中,自然不会有人不清楚。而处理原始的、未脱毒的狂犬病毒样本,自然是整个实验室中,危险杏最高的样品。

    而陈峥为自己设置的任务,就是处理这些已经被扩增提纯后的,超高浓度的病毒结晶体。

    陈峥工作的地方,是一间相对封闭的隔离试验室。虽然狂犬病毒在空气中暴露后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但是陈峥依然要将风险控制到最低水平。

    满脸不爽的何磊,穿着厚重的生化隔离服,走到了实验室的外侧,将满满一箱小鼠脑组织液培养基送进了传送窗,然后狠狠的关上了传送窗的玻璃门。

    陈峥无所谓的笑了笑,等到传送窗的这一侧的红灯亮起之后,打开了另一扇玻璃门,将那一箱子培养基拿进了实验室中。

    和自己的收下几名小组成员一起,熟练的将脑组织液转移到了一个个离心管之中,然后送入了高速离心机内。互相做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同时启动了离心装置,然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由于几人都穿着厚重的隔离服,所以基本放弃了语言交流。除了手势之外,一块小小的塑料白板和记号笔,就成了几人交流的主要工具。毕竟,在高精密生物滤毒盒的阻碍下,就连呼吸都十分耗费体能,就更别提说话了。何况,就算能说出来,在面罩和三层高密度聚丙烯隔离服的阻挡下,对方是否能够听得清都是一个问题。

    “铛铛。”实验室靠走廊一侧的外窗突然传来两声敲击声。

    陈峥抬眼一瞧,却发现是穿着一身白大褂冯悦宁,正站在外侧走廊,手中举着一块小白板,冲陈峥晃动着。

    “电话!”

    陈峥笑着摇了摇头,对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对着其他几名实验人员做了一个“注意安全”的手势,便独自走向了气闸室。

    进入实验室自然是不能带手机的。那玩意上面沾染的细菌和其他微生物的数量,绝对不会比一张厕纸上少多少。将手机带入洁净实验室的话,无疑就是将一个大型污染源。而且,一旦这污染源“震动”起来,那带来的生物污染扩散速度,绝对会摧毁陈峥这些天来所有的努力。

    消毒、喷淋、吹干、紫外照射。

    一系列极其严格的消毒过程之后,陈峥才从气闸室中,走到了外间。在缓冲间内进行了二次消毒后,终于脱掉了厚重的隔离服。

    穿在里面的防尘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将湿透的白色防尘服扔进污衣桶中,每天固定时间会有一名助理实验员将这些衣服送进洗衣房。陈峥用凉水随意的冲了个澡,便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实验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