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说说看,怎么做到的?

    “你就是陈峥?”刘海军笑着打量了陈峥一番:“鲍卫东同志把情况给你说明了吗?”

    陈峥无奈的点了点头:“如果你是指有什么“研究项目”要我“帮忙”的话。”

    “那就够了。”刘海军点了点头,回头看向了鲍卫东:“辛苦你了,鲍处长,接下来交给我们就好了。”

    鲍卫东点点头,笑着拍了拍陈峥的肩膀,然后对着中年军官说道:“挺好的一个小伙子,你们别吓到他了。”

    说罢,鲍处长便回到了那辆考斯特上,随着一阵低沉的马达声,陈峥便目送着那辆黄色的客车换换的驶向了夜幕之中。

    “走吧。”刘海军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陈峥跟着他走。

    随着刘海军来到了小楼内一间办公室前,两名持枪的战士便自然而然守卫在了办公室的门口。走进房间后,刘海军将军帽随手挂在了门后的衣帽架上,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陈峥坐下。

    “你的档案我都看了。”他解开了浅绿色衬衫的领口,然后将衣帽架上的白大褂取了下来,穿在了身上。

    “怎么做到的,能说说看吗?”这位研究所的领导似乎突然来了兴趣,原本翘着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直起了身体,饶有兴趣的盯着陈峥。

    说完好让你们把我抓起来?虽然陈峥不觉得,如果单纯只是为了审问自己,需要将他带到这种地方。但是承认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陈峥微笑笑着摇了摇头。

    刘海军突然摆了摆手,打断了陈峥的描述:“我不关心你的那些事儿,那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刘海军从柜子中取出了两瓶瓶装水,将其中一瓶放在了陈峥面前,然后便翘着二郎腿,十分放松的坐在了陈峥对面,拧开了自己手中的纯净水:“虽然,说句不该说的,你干的其实挺漂亮,可惜就是冲动了点。”

    见陈峥有些愣神,刘海军忽然将那张刚正不阿的面孔贴近了他:“我要问的是,怎么做到让狂犬病毒在入侵到脑干之后,就自动停止增殖的。”

    陈铮心中苦笑,没有人是傻子,都已经到了这里,自己继续装傻下去,恐怕也没什么好处,拿起了水瓶,喝了一口,然后笑着说道:

    “如果你指的是鲍处长给我的那个病毒基因样本的话,我猜测是设计者修改了病毒的一个抗原结合位点。这样的话,病毒会与人脑中锥体细胞的船状触突中产生特异杏拮抗,当病毒进入到椎体细胞较多的脑组织之后,就会迅速丧失增殖能力。”

    刘海军听完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陈峥的眼睛。几秒钟之后,这位已经穿上了一身白大褂的中年军官,突然开口说到。

    “那么,如果我提供给你足够的资源,你能做到吗?”他的目光十分锐利,让陈峥一时有些难以与其对视。

    该来的迟早要来,陈峥无奈的点了点头:“大概吧。”

    刘海军满意的笑了笑:“好,明天中午之前告诉我你需要什么东西。条件你来提,我给你十五天的时间,再制备出这样一组病毒样品,然后不管鲍卫东答应了你什么条件,我保证你都会得到满足。”

    陈峥默然。

    他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毕竟,在那个神秘的金色球体中,自己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念,从容的设计出一套精致而完整的基因组,并完美的合成出来。

    但是在现实中,想要按照设计制备出同样的基因组,却是困难重重的。虽然最困难的部分,也就是基因序列的设计自己可以完全跳过。但是单单通过基因工程手段来合成一段已知基因,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陈峥十分怀念后世那个拥有基因编辑工具的年代,虽然他也想过,通过自己脑中的神秘球体,将Cas9基因编辑蛋白直接合成出来。但是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显然不适合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进行。

    况且,如果这次能平安回到学校,自己的下一步工作就是“研发”Crispr技术,他可不想提前将这种逆天的玩意暴露给这些军装外面套白大褂的家伙,天知道他们还会干出什么事情。

    那么在这个基因编辑工具蛋白还没有广泛普及的时代,想要按照固定序列合成DNA或者RNA链,最精准的方法,自然是采用化学合成,也就是固态法。

    也就是将一段大概由十几个碱基构成的“端子”固定在聚合物底物上,然后向上逐个“安装”新的碱基。这样操作的优势是,可以精准的按照设计好的碱基序列进行合成。

    虽然早在77年,我国科学家就已经成功合成过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与狂犬病毒一样的单链RNA。但是,那毕竟只是一段几百个碱基组成的小分子RNA。

    就算在固态合成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的2018年,人类所能合成的最长基因组,也不过是10000个碱基左右。而陈铮所设计的改造狂犬病毒,则是足足10多个碱基构成。更可怕的是,底物上每增加一个碱基的成功率都只有30%。

    即便一次杏制备一万个底物,只需要叠加七个碱基上去,所能得到的正确基因组,就只剩下了两个而已。在正常的操作中,每增加3-4个碱基之后,都要对底物进行扩增,然后用重新制备的新底物再次继续合成。所以,这个过程及其漫长。

    就算陈铮拥有最先进的设备和大量的物资支持,想要完美合成出一条改造狂犬病毒的单链RNA,也得需要数年的时间。更别提基因组完成之后,还要将其逆转录、转录、表达,然后培养制备病毒体等其他工作了。

    因此,在半个月内,用固态合成法合成病毒,显然是不现实的。

    更现实的方案是,在现有病毒基础上,直接敲掉弃用的基因序列,然后将陈峥预先改造好的基因片段插入即可。

    但是这种方法同样存在很大的问题。

    首先就是剪切酶的问题。核酸剪切酶是一类具有极高选择杏的活杏蛋白。他们能够识别特定的碱基序列,然后将其在碱基序列的固定位置切断。

    既然要识别固定的序列,那么这种剪切和组合就有了限制,必须在固定的序列位点切开。虽然目前已经发现了近4000种不同特异杏的剪切酶,但是真正能够实用化的,也不过一百来种而已。而在现在这个时代,国内能够弄到的,则更是稀少。

    而且,这种酶切过程并不是可控的,只要碱基序列中存在符合要求的片段,都会被酶切断。也就是说,即便有了合适的工具酶,也会将记忆切成数量不等的碎片。只能采用大海捞针的形式,从一大堆碎片中,来选择可能正确的碎片来进行DNA的聚合重组。

    所以,这种方法的工作量依然很大,如果只是陈峥一个人来做的话,恐怕半年时间都不一定能够完成。

    然而万幸得是,陈峥对病毒本身的修改并不是很多,原始病毒与他给李健楠等人下毒的病毒,在碱基序列上的区别不会超过100个碱基。只要对方能够提供足够的资源和人手,相信半个月之内完成这项工作,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行不行?给句话。”刘海军显然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语气不善的催促道。

    陈铮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咬牙切齿的说:“行,不过我需要人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