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考试这种事情

    “不行,噬菌斑不均匀,下一个。”陈铮在双眼凝视着显微镜的目镜,皱着眉说道。

    话音刚落,一个明显比陈铮还要年长几岁的研究生,立刻将已经做好的菌落压片替陈峥换了上去。

    “吕哥,这个怎么搞的,菌落边缘怎么还有佑菌?再换一个。”陈峥的语气并不是很客气。

    连续五天没日没夜的工作,让他渐渐找回了前世在学校中做科研项目时的感觉。有时候在恍惚之间,他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年近四十,意气风发的年轻学者,不自觉的就会摆出一副教授的做派。

    陈峥有些严厉的呵斥,听得那位研究生师哥眉头直皱,显然是十分不爽。

    明明是个连本科毕业证都没拿到的家伙,在使唤自己干活儿的时候的态度,却和院里那些颐气指使的老教授没什么区别。特么的,我才是你学长好不好?

    不过不爽归不爽,被称作吕哥的研究生还是手脚麻利的,为陈峥再次换上了一个新的菌落压片。毕竟,这个与加州理工合作的跨国项目,已经被列入了燕大2002年度重点科研公关项目目录中,并且正在申请国家科技攻关基金。自己作为一个在读硕士研究生能够参与到这样一个项目之中,本身已经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了。

    这种级别的研究,在最后发表的论文中,哪怕只是联合作者的最后挂上自己的名字,都足够他在今后的学习生涯中收益良久了。所以,吕毅自然格外珍惜这次机会。更何况,这位脾气虽然不算太差,但也绝对称不上好的师弟,还是这个项目的联合负责人之一。

    再次换上一个菌落压片之后,陈峥的眉头终于舒展了。

    “这个还行,收档吧。”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有些严厉,陈峥陈峥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看向了那个长得和吴彦祖有三分神似的吕哥,语气稍微的缓和了一些:“这两天选出来多少个了合格样本了?”

    吕哥勉强笑笑,随手拿过实验记录,翻看了一下:“这是今天第7个,这几天一共选了33个合格样本。”

    陈峥眉头一皱:“才三十多个,效率太低了。”听到陈峥的抱怨,吕哥一屁股坐在了陈峥旁边的椅子上,用看怪物般的眼光看着陈峥:“这你都嫌低?一共4组360个样本,合格率都快10%了,别说咱们这项目本身的价值,就凭这几天你展示的那些实验操作技巧,我记下来的话,恐怕都够发篇国内核心了。”

    陈峥听后,尴尬的笑了笑。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对于一组特异杏缺陷噬菌体筛选实验来说,10%的样本合格率已经很高了。

    只不过,他早已被自己的金手指“惯坏了”。在那颗金色的神奇球体中,凭借意念任意的合成一条条的基因组,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志转录、表达,最终形成一粒粒完美无瑕的病毒体或者细胞。这中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着实让陈峥感到沉迷。

    而现如今,为了“配合”学院项目组的工作,他只能选择最“传统”的方法进行实验。在吕师哥的协助下,两人没日没夜的工作了整整五天,才勉强完成了自己在脑中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事情。两相比较之下,自然觉得效率有些低了。

    陈峥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双腿。看了看满眼悲愤却还要努力保持微笑的吕毅,陈峥的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看这位吕师兄的表情,他估计要是再让他加个班,恐怕这位老兄就得提着刀来找他了。

    “也罢,三十三个虽然不算多,但是也差不多够用了。学长,麻烦你把今天上午选出来的样品拿去做培养,明天培养数量上来了之后,做一组PCR赶后天下午之前,把凝胶谱打出来,数据整理成表拿给罗教授。七号下午我就要开始考试了,后面估计要到假期结束后才会过来。”陈峥说到。

    吕毅顿时有些凌乱。负责着这么大一个项目,你还想着考试?就本科教学组的那帮家伙,现在一个个都硬着头皮往组里钻,估计你交白卷都能满分吧?

    无语的摇了摇头,吕师兄笑着应承到:“行,你这几天去忙吧。等我们这边数据报上去,文章一发,下个阶段估计要等到10月中旬才能陆续开展实验了。”

    收拾好样品台,将选出的合格样品收入冷冻样品箱中,又向着陈峥讪笑了一下之后,吕哥才如蒙大赦般的逃出了实验室。毕竟,作为一个还差一年就要毕业的在读硕士,和陈峥这种怪胎学弟在一起,压力还是相当大的。

    看着吕师兄逃也是的走了出去,陈峥也终于放松了下来。刚打算在实验室一角的钢丝床上稍微躺几分钟,却看到吕师兄又一脸古怪的返了回来。

    “陈峥,我记得你刚才说你七号下午有考试是吧?”吕师兄的表情十分古怪,看的陈峥有些莫名其妙。

    “是啊,分子生物学,怎么了?”

    吕师兄的笑容更加古怪了:“那个,嗯,怎么说呢……你是不是压根忘了今天是几号?”

    陈峥一愣,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7月7日,14点17分,考试已经开始了17分钟。

    “艹!”陈峥发出一声咆哮,连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便迈着大步夺门而去。

    好在这场考试本身就在生科院B栋的二楼进行,陈峥只用了不到一分钟,便跑到了考场门口。

    而这一场的监考,是学院中的另一位年轻老师。

    虽然是国内第一流的学府,但是对待大四最后一学期的考试,监考老师们还是比较宽容的。除了个别坚持原则的老教授之外,一般的年轻老师对待这些早已经放了羊的准毕业生,都是本着能放就放过的态度,并不会太过为难他们。

    而这场考试的监考老师,恰好就是这样一位年轻的教师。此时考试已经过去了将近20分钟,考生们已经进入“天人感应”的状态之后,他便默默的拿起一沓报纸,安静的走出了教室,坐在门外看着报,打算熬过这让他头疼的一个多小时。

    当还穿着白大褂的陈铮,出现在他的眼前时,这位年轻的老师先是一愣,然后竟然僵硬的笑了起来:“哦,陈峥你来了啊,你看看,忙成这样就不用亲自来了嘛,我一会给你把卷子送去不就完了。”

    气喘吁吁的陈峥还没反应过来,教室里却顿时炸了锅。

    “我擦,一定是我走进考场的方式不对!”

    “我在哪儿?我是谁?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年轻老师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在错误的场合说错了话,顿时有些窘迫。

    陈峥倒是理解他的心情,毕竟这两天想要挤进项目组的老师实在是太多了。笑着拒绝了年轻老师尴尬的邀请,陈峥带着一张空白试卷来到了教师中。也许是觉得实在太过丢脸,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那位监考老师居然再也没有踏进过教室半步。

    出卷老师的心态与监考却也差不了多少,整张卷子基本都是书本上的习题,并没有什么特别为难学生的内容。陈铮轻松完成了全部试题之后,甚至还有闲心给抓耳挠腮的罗子豪扔了两个纸条,顺便调戏了一下还在认真检查自己的答案的苏筱。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