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氟硝西泮

    陈峥此刻正值暴怒,见他挡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一脚就踹了上去!

    俗话说身大力不亏,陈峥一米九三、一百八十多斤的身材,就这么飞奔过来径直的飞起一脚,一般人基本上不可能硬接下来的。

    阴桀男子虽然也不是打架的雏儿,只不过在这个高档的公共场所,他本就有些心虚,又不能确定这个满面怒容的大汉是不是真的冲自己来的,反应自然也就慢了半拍。刚抬起手臂还没来得及硬挡,就被陈峥一脚狠狠的揣在的小腹上,直接卷曲成了虾米状,倒飞了出去。

    陈峥此刻虽然冲动,但也丝毫没有失去理智。四十多年的经验时刻提醒着他,既然动了手,就不能给对方还手的机会。

    趁阴桀男还疼得起不了身,陈峥一步跟了过去,又是狠狠的一脚,直接踹在了还跪坐在地上的的阴桀男的胸口。然后附身一把按住了挣扎着想起身的阴桀男的脸上,狠狠的将他的后脑砸在了洗手间坚硬的木地板上。

    这一次,阴桀男终于不再挣扎,两眼一翻,就这么憋屈的昏死了过去。

    可怜他一个久经“战阵”的社会人,居然憋屈到连还手机会都找到,就被陈峥给打晕了过去。

    见对方已经晕倒,陈峥暴涨的肾上腺素这才有所缓和,满腔的愤怒瞬间变成了担心,也不顾女洗手间中是否有人,便径直的冲了进去。

    “筱筱,我来了,你在哪儿?”陈峥焦急的喊着,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顿时不安起来,直接将卫生间的小隔间一个一个推开,然而都是空无一人。直到最里面的一间时,小隔间的门被反锁了起来。

    陈峥顿时把心一横,一脚就揣在了隔间木门的门锁上,单薄的木板门应声而开。

    果然,苏筱此刻已经双目无神的瘫坐在地板上,神色显得十分呆滞。一部崭新的moto手机,跌落在她的右手边,还保持着通话状态。

    陈峥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痛,立刻附身过去,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焦急的呼唤道:“筱筱!筱筱!你怎么了?”

    苏筱呆滞的眼神缓缓的转动了一下,嘴角微动,气若游丝的说了一句:“你来了……”只是那如同梦游般的神情,却丝毫不像是意识清晰的样子。

    氟硝西泮。

    陈峥的脑海中顿时划过一个名词。

    瞳孔无法对焦、神情呆滞、有意识但不清醒、有肌肉反应但不能自主运动。药效过后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失忆现象。这是典型的过量服用氟硝西泮的症状。

    这种国家二类管制的精神类药物,通常用于治疗失眠、抑郁等精神类疾病。一般人几乎不可能通过常规渠道获得。而通过非法手段流入民间的部分,则通常是被不法分子,用在了一些非常恶毒的地方。

    比如……现在。

    陈峥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颤抖着检查了一番苏筱的情况。

    让他欣慰的是,至少从外表上看,苏筱还没有受到什么侵犯。应该是躲进卫生间之后,药效才逐渐发作的,这然他才算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温柔的用将苏筱横着抱了起来,本应失去意识的苏筱却主动的搂住了陈峥脖子。然而陈峥知道,这是在药物作用下,受害者控制基本运动的脑组织,在无意识的状态中产生的主动配合机制。

    那些混蛋肯定是想要迷J左宁宁,苏筱这个傻姑娘这哪是救人,分明是送菜上门啊。

    看着毫无意识,却依然顺从的苏筱,陈峥心中的怒意几乎压制不住了,只要是了解这种药物效果的人,再傻也都能猜得到,正在‘WYN’包间中的那几个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在这种状态下侵犯了被下药的女孩,第二天女孩根本什么都不会记得。

    就算女孩发现了什么不对,只要对方录下了视频,凭女孩子的配合,就完全可以辩称女孩是自愿行为!

    抱着有些瘫软的苏筱走出了卫生间,陈峥却愣住了。

    走廊之中竟然默默的站着一群人,安静的围在了那件标记着“WYN”的包间前。

    除了为首的李默、霍凡和郭坤三人外,走廊中还站着足有十几个穿着统一款式黑色西装的男子。

    “什么情况?”郭坤见陈峥满面怒容,横抱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便立刻皱着眉走近前来。他仔细的看了看苏筱的眼睛,也不顾陈峥的反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强光手电,对着苏筱的瞳孔照了照。

    “被下药了?”这位沉默寡言的老大哥终于有些动容了。

    陈峥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看向了霍凡。

    这家会所是霍家的产业,那么这些酷似保镖的壮汉,自然也是霍凡带来得了。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如果今天霍凡打算阻止自己报复,那么这段交情,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

    霍凡见陈峥一脸阴冷看向了自己,虽然酒劲还没过,但也想得到对方是什么意思。

    “人在里面,我没惊动他们。”他向着陈峥点了点头,忽然露出了一个阴桀的笑容:“敢在我的地方搞这些鬼蜮伎俩,别说你,我也不可能放过他们。陈峥老弟,这些兄弟一会儿听你指挥。今天你想干什么经管干,我给你摆平。”

    他显然也是被这件事情气的不轻,这家会所虽然也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但那些毕竟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现如今居然法师了这种恶杏事件,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和他的老子八成也脱不了干系。

    陈峥嘴角挂起了一个感谢的笑容,只是怎么看都有些危险的意味。

    “还好,苏筱没什么事,就是服用了过量的催眠药,你帮我找个安全的房间让她睡一会儿吧。”

    霍凡自然早有准备,人群中立刻走进来两个女服务生,从陈峥怀里接过了苏筱,一左一右的架起她走向了远处的竖梯。

    “走,陈老弟,我陪你进去,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在我的店里搞这些下三滥的事情。”说罢,霍凡便跟着陈峥,大步的走向了不远处的包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