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我和他很熟……才怪!

    陈峥顿时暴汗……果然为了圆谎而挖坑,坑只会越挖越大,然后将自己也埋进去。

    不过既然已经被逼到了这个地步,陈峥干脆把心一横,强做自信的说到:“因为我和他挺熟。”

    “好,那你和他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到他们实验室的授权,如果能拿到合作研究授权文件,对这个项目的未来,就有很大的好处了!”杨院长点了点头,显得有些兴奋。

    毕竟在这个年代,虽然燕大生科院在华夏的生物研究机构里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但是如果想要让一个并不显赫成果在国际上得到重视,还是一件有些为难的事情。

    答应了院长的请求,陈峥浑浑噩噩的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忽然想抽自己一耳光。

    这事儿搞得,还不如痛痛快快承认就是自己搞出来的算了。

    杨院长的确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学术楷模。在得知陈峥的设计借鉴了纳泽尔博士还没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之后,坚决要求陈峥再发表成果前,先去取得纳泽尔博士的书面同意,然后通过联合署名的方式发表成果。

    对于这种操蛋的要求,陈峥还没办法拒绝,毕竟“我和他很熟”这种牛逼,也是他自己吹出来的。

    陈峥当然和纳泽尔很熟。

    在加州理工读博+工作的近十年时间里,陈峥一直在克莱默研究所和纳泽尔搭档做研究。陈峥之所以被列入千人计划,并且被燕大以“优秀青年科学家”称号高薪忽悠回来,就是因为在克莱默工作期间,与纳泽尔共开发了原-真核基因组乱序桥接法。

    所以,他真的和纳泽尔博士很熟,虽然年龄差了七八岁,但是两人关系确实相当不错。

    但那TM是多年之后的事情啊!

    现在陈峥和那个红毛老外熟个鬼啊!

    ……

    一脚踢开了路边无辜的小石子,陈峥咬了咬牙,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自己吹下的牛逼,跪着也要把他给圆回来。

    虽然地球对面已经是半夜两点左右了,但是陈峥显然已经豁出去了。暗暗地祈祷了一下对方已经搬进了Pasadena的那栋破公寓,然后从深埋的记忆中翻出了一组冗长的电话号码。把心一横,直接拨了过去。

    “嘟——”

    还好,至少不是空号。

    ……

    夜深人静,大洋彼岸,位于洛杉矶西南帕萨迪纳市郊的一栋公寓楼里,一对男女正在相拥而眠。

    男子是一位典型的具有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年轻白人,散乱的头发和凌乱胡茬,让他显得有些憔悴。床边凌乱洒落的书本和资料,十分诡异的让这间凌乱的公寓多出了几分学术气息。

    此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

    虽然不远处的洛杉矶依旧灯火通明,但是在这坐充满着学术气息的小城里,寂静才是唯一的主题。

    只是,一阵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突然打破了这种惬意的宁静。

    “叮铃铃……”

    相拥而眠的情侣被刺耳的铃声吵醒了。

    男人翻了个身,口中吐出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脏话,一伸手挂掉了电话。

    不过电话另一端的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这对情侣,没过几秒钟,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男人颇为愤怒的坐了起来,打算再次挂掉这通电话,只是这一次,一只柔软的手掌轻轻的按下了他伸出的手臂。

    “说不定人家有急事呢,亲爱的。”

    同样被电话吵醒的女人强忍着困意,一边安抚还有些愤怒的男人,一边接通了电话。

    “你好,已经很晚了,您有什么事情快点说。”虽然女人的语气很平和,但是依然听得出,其实她也对这通并不礼貌的电话十分的不爽。

    “安妮?麻烦让唐尼接电话,我有急事。”电话另一端,是一个略带一些怪异口音的男声。

    被称作安妮的女人皱了皱眉,显然对面应该是一个熟人,但是她却没有听出对方是谁。

    一脸疑惑的将话筒递给了还有些生气的男友,安妮皱着眉说道:“找你的,似乎是熟人,但是我没听出来是谁。”

    电话的隔音并不算太好,名叫唐尼男人自然也听到了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疑惑的接过了电话。

    “我是纳泽尔,你是谁?”

    电话另一边沉默了几秒,从略显急促的喘息声可以感觉到,他似乎有些紧张。

    “纳泽尔博士,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解决阿尔德罗循环构架的特异杏表达沉默问题。”

    唐纳德纳泽尔愣住了。

    自己正在进行病毒自组装基因组的研究。目前已经通过特殊的手段,将激活组装表达的基因序列成功精简化。但是却遇到了一些十分棘手的问题。采用阿尔德罗构架精简过的基因,在表达过程中会出现偶发杏的特异杏表达沉默。虽然进行了大量调整,但是这个问题却依然难以解决。

    事实上,因为这个问题,整个项目的进度已经拖延了半年多。基金会已经对自己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一周之内还是没有解决,将会逐步削减自己的研究经费。这也是为什么他这几天看起来如此憔悴的原因。一旦经费被中止,那么纳泽尔就必须自费将研究进行下去。那样的话……

    但是,这些事情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那么电话那一头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那个神秘人,当然就是陈峥了。

    事实上,关于纳泽尔在研究之中遇到的这个问题,直到2006年陈峥抵达美国之后,也没能顺利解决。直到一年之后两人合力破译了苏格兰线状病毒的启动子序列之后,这个问题才真正得到解决。在这期间,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学者的确过得十分苦闷,以至于在后来不断地对陈峥讲述这些凄惨的经历,让陈峥想忘都忘不掉。

    纳泽尔沉默了很久,才再次开口说道:“好吧,你赢了。你想让我做什么。”

    “别紧张,不会让你做什么违法的事情。”陈峥笑了,事情似乎进行的颇为顺利:“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会给你发一份邮件过去,现在好好休息吧。”

    说完,不等对面回复,陈峥便迅速地挂断了电话。他倒不是想要保持什么神秘感,而是国际长途实在太贵了。看着通话记录中显示的3:01,陈峥不禁一阵肉痛。

    而大洋彼岸的公寓之中,纳泽尔表情迷茫的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却再也睡不着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