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你究竟是谁的救兵?

    说实话,对于现场众人的反应,孔辉警官也有些奇怪。

    按理说一家企业,既然股东贺东风已经发现了对方是骗子,那么没理由其他管理层还会这么大张旗鼓的与其进行交易。这又不是国企,而且基本还是朗阔成一人独资,所以也不应该出现什么贱卖资产或者洗钱之类的猫腻。

    但是既然接了警,而且还涉及到燕京大学这种及其重要的机构的重视,自己当然还是要慎重调查一番。

    “当然,我们不可能平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既然接到了报警,那么对可能危害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情况,必须进行调查。”孔警官说罢,转向了身边那位带着黑框眼镜,身形消瘦,一副学者模样的中年男子。

    “我们在接到报警之后,与燕大进行了预先沟通联系,燕大确认没有任何学院、研究机构或个人与贵公司有合作备案。燕京大学对于这件“诈骗”线索也十分重视,所以特别委托罗老师前来协助调查。”

    消瘦的中年颔首向众人示意。

    “我是燕大生工学院的罗洪斌,我到这里来,是因为我们学校听说了一个情况。据说有可疑人事冒充我们燕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研究人员,来坑骗民营企业。作为学院的研发项目审核人,我自然有义务维护学校名誉。如果真的有人冒充燕大人员招摇撞骗,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太好了,罗教授,您一定要将这个无耻的骗子揪出来,咱么民营企业做点事业不容易,您可要给我们撑腰啊。”贺东风一脸兴奋。只要能证明这两人不是北大的老师,那么今天这签字仪式就算是黄了。

    他当然知道陈峥不是骗子。16805单位这个数据他当时就知道了,能做到这个数据的,自然不可能是骗子。但是,他也绝对不会让这笔合同这么顺利的签下去。只要拖到后天……

    虽然他没有想到燕大居然真的会派一位教授前来处理这件事,但是只要能证明这两人不是燕大的老师,那么这位孔警官自然就能以调查为理由终止签约了。

    想到这里,贺东风用讥讽的强调高深喊道:“陈老师,现在贵校的罗教授都来了,您不出来解释两句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于了刚刚放下合同的陈峥身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看到众人的目光终于还是落到了自己身上,陈峥一脸苦笑的站了起来,看向了那位罗教授:“难道您还打算把我揪回去?”

    陈峥心态倒是很放松的。

    如果来的是别的教授,自己可能还会麻烦一些。但如果是这位罗教授的话,事情反倒好办了。罗洪斌教授是生科院负责院属项目审核拨款以及对外申报的,陈峥之前做的载体项目,自然也要在这位罗教授那里报备。包括之后得到的实验数据、载体样本,都在罗教授那里存了档。

    甚至自己离校的假条,也给了这位教授一份。拿到假条的时候,对方就一脸怨气表示为什么不把项目做完再走?这么有创意的项目,当然是越早发表越好。为此,陈峥也是挨了不少了训斥才被这位罗教授批准离校。所以,见到是他来“辨认诈骗犯”,陈峥反而松了一口气。

    “算你小子运气好,要不是刚才在来的路上老杨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还真打算直接把你弄回去。你那个载体项目都还没结题,跑出来瞎胡闹什么东西。”罗教授眯着眼睛,颇有些不爽的说到。

    话一出口,原本有些安静的现场,再次哗然。只不过众人的反应却都不尽相同。

    以朗阔成为首的一众康达高层自然是长舒了一口气,这位罗教授看来是认识陈老师的。

    园区管委会何主任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那副从容的长者微笑再次出现在脸色。自己园区企业引进高新技术,这可是自己的政绩。要是出了乌龙,让企业被骗子给忽悠了,那可就变成污点了。还好,目前看来似乎只是个误会而已。

    一众等着看热闹的记者却显得有些失落。一场大新闻又变回了替企业歌功颂德的老活计,虽然有点波折,但显然也增加不了多少流量了。不过好歹还是有热闹好看的,有些心思快捷的记者,已经将设备转向了一边目光呆滞的贺东风:这康达高层内部出现矛盾,好歹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社会花边新闻啊?

    而被众人关注的贺东风,此刻却是有些尴尬了。

    “罗教授”也不顾众人的目光,贺东风抱着一丝侥幸问道:“他不是贵校的老师或者研究人员吧?”

    罗洪斌皱着眉看了贺东风一眼,显然他已经看出,这位贺总工,恐怕就是这起“诈骗”案件的举报人。毕竟这会场中除了他,看起来倒都像是不知情的样子。或者说,是比较信任陈峥。那么这件事情的原委他也就能够猜出个大概了,显然是陈峥不小心卷入了一场企业的内部纠纷之中?。

    没有理会一脸侥幸的贺东风,罗教授转向了那位面色严肃的警官:“孔警官,看来这应该是一场误会。虽然这个项目学校没有备案,但这位陈峥同学,的确是我们燕京大学的人。所以,只要他没有以学校的名义和企业签署什么协议,我认为这种行为没什么不妥。”

    “没有没有,陈峥老师和我们的合作是公司对公司的,没有使用任何其他单位的名义。”陈峥还没说话,朗阔成便抢先站了起来,笑着向着警官和管委会主任解释道。

    接着,郎老板的面色便忽然严肃了起来:“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以康达制药的名义报过警,陈老师使我们公司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这次恶劣的报假警事件,我认为是贺东风的个人行为,是对公司解除他技术总工职务的恶意报复。我请求警方对这种恶意破坏我们合法商业活动的行为,一定要严肃追责。”

    “朗阔成!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这还不是为了公司,怕你不懂技术被坏人蒙蔽,这才选择的报警!”贺东风面目涨的通红,指着朗阔成吼道:“你说他没有用学学校的名义忽悠你?那你凭啥相信他能给康达解决问题!就凭一个连毕业证都没拿到的本科生?简直是笑话!”

    郎总也被气笑了:“凭什么,就凭人家郎老师通过电话就能安科的垃圾菌种提高1000的放罐效价!你堂堂一个技术总工,我给了花了几百万,忙了四五个月,还没人家一个电话有用!”

    罗教授听到这里,眼前忽然一亮。他虽然知道这个学生不简单,但也没想到陈峥还有这个本事。毕竟通过基因工程设计一个病毒载体,和指导菌种发酵工艺改进所需要用到的知识,差别可是非常大的。

    朗老板也是豁出去了,当着政府领导和诸多记者嘉宾的面,他继续指着贺东风骂道:“安科把咱们骗的那么惨,我老郎为了救这个厂子,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就为了给这几百个工人找口饭吃。你呢?看见我们公司刚刚有点起色,就百般阻挠破坏。我就想不通了,弄垮了公司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吃里扒外?”

    “你!”面红耳赤的贺东风还想反驳,却被穿着制服的孔辉一伸手给拦了下来。

    “好了,你们公司内部的事情,回头你们自己处理。”孔警官恶狠狠的瞪了贺东风一眼,把他已经涌到嘴边的咒骂又给强行咽了回去。然后孔辉看向了身边的罗洪斌教授:“您能确认这位‘盘古生科’的陈总的身份吗?”

    “呵呵。”罗教授笑了起来:“当然,这位‘陈总’也算是我们学院的一个名人。”他故意将“陈总”二字咬的很重,听得陈峥耳垂都有些发红。

    “而且,”话锋一转,罗教授的面色变得认真起来:“我个人认为,以他的学术水平,为一般的中小型企业提供一定水平上的技术支持,并没有什么问题。当然,以他个人名义发起的合作,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学校这边也是拒绝承担任何责任的。”

    孔辉听罗教授说完,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依旧一脸怒容的朗阔成:“郎总是吧?您是康达制药的负责人?您确认您能全权代表康达制药吗?”

    “我个人占股75%,我不能代表的话,难道他贺东风能?”朗阔成没好气的说到。

    见这位郎老板显然对自己也没什么好感,孔辉面色一窒,却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个年头,天大地大投资商最大,何况对方也没什么过分的行为,而且这一次,似乎他也算是受害者。

    于是孔警官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您的心情我理解,但还是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这位陈老师的身份目前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只要您能确认贵公司的利益没有受损,我们就可以收队了。”

    “那你们收队吧,我这儿就不送了,回头我会和你们白局长沟通的。”朗阔成面色不悦的说到。

    虽然很不爽,但是显然也没什么可说的。叹了口气,孔辉回头和管委会的何主任说了声抱歉,便转向了贺东风:“贺先生,麻烦您和我回一趟所里,我们需要对这次出警的情况做一下记录,请您配合。”

    “怎么?你们不去抓骗子,反而要抓我是吗?你们人民警察就是这么替人民服务的?”贺东风果断摆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我就算谨慎过头了,那也是防患于未然,算不上报假警吧?你们带我走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给你们郎老板个面子,把你这个刺头弄走,省的到时候真的在局长面前参我一本,害我再吃一顿数落!孔辉心中暗骂。

    说罢,也不等他在争辩,和身边两名民警打了个颜色,两人立刻心领神会,一左一右将身材瘦小的贺东风夹于中间,也不管他大声呵骂,硬是将他架了出去。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