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怎么算都不亏

    李欢将湿滑的掌心悄悄在裤子上蹭了蹭,但那仿佛无穷无尽的冷汗始终就没有擦干过。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坐不住了。

    虽然从下飞机之后,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也没什么起色。但无论是之前在饭桌上被那位贺总工夹枪带棒的贬损,还是在小会客厅内看陈峥学弟意气风发的反击,李欢都没有没有感觉到如同现在这般巨大的压力。商业谈判这东西,果然不是自己这种书呆子可以随意参与的。

    在这间宽敞且明亮的大型会议室中,一张足有十余米长的红木会议桌,将人群分隔成了两边。康达一侧,以老板郎阔成为首,再加上一众高层,组成了一个颇有气势的谈判队伍。

    而李欢这一边,空荡荡的会议桌前,只有李欢和陈峥两人。

    人,依旧是之前的那一批人。但气氛,却已经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

    之前在小会客厅内,康达众人对陈李二人或感激、或尊敬、或畏惧的情绪,在这种泾渭分明的格局里一扫而空。在这件会议室中,现在的气氛,只能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了。

    “啪!”红木的办公桌被如同怒目金刚一般的郎阔成拍得震天响:“你们这是乘火打劫!这种价格我们绝对不会接受!”

    而陈峥也一改之前和煦,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淡定的看着对面的表演,就是不发一语。

    一通发泄之后,郎阔成见陈峥依旧不予回应,只好将面色再次缓和下来:“小陈老师啊,我们企业的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您提出的这个价格方案,就算我空口答应下来,也没钱付给你啊。”

    “郎总未免也对自己太没信心了。”陈峥终于开口了:“雷洛菌素的售价,短期内还是可以维持在330元每公斤的。只要您这边效价能恢复到6000单位,每公斤的成本降到240元没什么问题。这样下来,每吨的毛利润就可以达到9万多元,以您现在年产吨的产能来算,全年的毛利就是7200万。”

    陈峥露出了让康达众人十分不爽的笑容:“这么算下来,花300万修复菌种,其实真的很便宜了。所以这个价格,我这边没有继续下调的空间了。”

    “陈老师,账可不是这么算的。你自己也说了,7000多万那可是毛利!营销成本、融资成本、政策成本这些统统考虑进去,再加上还要弥补前段时间的亏空,到年底连扭亏为盈都是奢望!”说话的,是一位之前没有出现在小会客厅的中年男子。不得不说,这位姓吕的营销总监,在谈判桌上,比郎看起来总更加有气势一些。

    陈峥双手一摊,表情显得更加欠揍了:“那关我什么事请?”

    话一出口,会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李欢看着对面康达众人各个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样子,他真的害怕陈峥在这么刺激对方,自己二人恐怕走不出这间会议室。忍不住在桌子下面轻轻踢了陈峥两下,示意他稍微收敛一下。

    不过陈峥却丝毫没有领会李欢的用意,反而有些变本加厉。

    “说真的,我是十分同情贵公司的遭遇的。不然我也不会连面都没有见的时候,就传真一份救急的方案给你们。但是同情归同情,生意归生意,大家都是场面人,这点道理应该还是明白的吧?你们引进安科的菌种花了多少钱?恐怕不下千万吧?东抗引进礼来工艺花了多少钱?好几个亿啊老板们。我这里只要三百万,白菜价啦。”

    “真的没得谈?”郎老板面色阴沉的问道。

    “已经是交底价了。”陈峥笑着说道。

    场面再次安静下来。

    郎老板阴着脸,用十分复杂的眼神狠狠地盯着陈峥。李欢吞了吞口水,他觉得如果眼神能杀人,自己和陈峥二人,恐怕已经死了无数次了吧?

    “好!三百万就三百万。”就在气氛压抑到了极点的时候,郎老板突然面色一缓,瞬间又切换回了那个和蔼笑容。

    陈峥也笑了起来:“郎老板家大业大,几个亿都投进来了,三百万,小钱而已。”

    这时候,郎老板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暧昧起来,那和煦到肉麻的笑容让李欢有些不寒而栗:“陈老师,那个15000单位的高产菌如果我们想引进,您这里怎么报价,能给透个底吗?”

    陈峥嘴角微微一扬:“真想知道?”

    郎总没说话,但看表情显然是很期待的样子。

    “两个亿,可以提供无限制的菌种和相关工艺。”

    “哈哈,陈老师真会开玩笑。”郎阔成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眼角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咳!”之前参与谈判的那位营销总监咳嗽了一声,打破了这个略微有些尴尬的气氛:“陈老师,这是我们从最终的谈判结果中整理出的报价方案,您看如果合适的话,我这边就按着拟定合同了?”

    陈峥慎重的接过文件夹,仔细的看了起来。

    免费激发问题菌株潜力,保障两周内能够适当降低成本压力,这是陈峥最早就承诺无偿提供的服务;

    提供15000单位产能的新菌种,每个罐批康达药业向陈峥支付菌种费用10万元整,27个罐批共计270万元。开始两周内试验至少免费提供三个试验罐批所需菌株,实验罐批平均达到13000单位以上时,支付100万元,全部使用完毕,达到合同要求的产能后,支付剩余270万元;

    从即日起计算45日内陈峥完成对康达现有问题菌株的改造,改造后能够稳定达到6000单位产能,连续稳定生产2个月后,支付陈峥300万元。

    仔细的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陈峥将文件又递给了李欢。

    李欢这儿会已经有些麻木了。

    很好,最长两个月的时间,理论上这位小学弟就能赚到将近600万元。妈的,老子这辈子见过最大的一笔钱,也就是和导师去RB买设备时,那张200万元的现金支票。而自己家的存款,从来也没超过6位数。

    将文件夹递还给陈峥的时候,李欢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这一趟,究竟能挣多少钱的事情。

    应该,至少,能给自己分个一两万吧?

    ……

    中午的接风宴被意外搅黄了,郎老板自然也是十分愧疚的。

    为了不让陈峥心有芥蒂,晚上的给陈峥李焕二人补办宴席没有淤放在厂区内的招待所里,而是在望N县城中最高档的一家酒店举行。

    这一次,贺东风果然没有淤出现在接待人群中,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友好起来。

    第二天一早,在郎总和康达一位年轻的技术人员陪同下,陈峥兴致勃勃的参观了一遍这间位于生产区内的企业技术中心。原以为这家纯粹是靠投资入局的制药企业,可能不会太重视技术上的东西,原本对于企业的实验室也没有报太大的期望。

    结果参观过之后,陈峥对这位看起来颇有些“农名企业家”风范的郎老板的映象,顿时有了改观。

    “郎老板,您这实验室可投了不少钱进来啊。”陈峥由衷的感慨道。

    赛默飞世尔的等离子诱变仪和多功能凝胶成像、自控螺旋接种、全自动PCR、Waters的高效液相、气象,已经全套的超净工作装置。光这些设备加起来,投资起码就在千万以上了。

    更别提那些大大小小的普通实验仪器,在陈峥看来,这里的试验条件在整个时代的民营企业中,也算得上是十分先进得了。

    “唉,钱是花了不少,可惜现在也只能摆摆样子。”郎总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懂技术,这些东西看着好看,实际上也只唬唬你们这些外人。就拿那台凝胶成像来说,咱们公司根本就没人会用,尽放着积灰了。”

    “那还真是可惜。”陈峥摇了摇头,他也能理解这种情况。像康达这种企业,虽然投资了大量的研究设施,但是受限于领导层的眼界,根本找不到研究的方向,这些投资自然也就闲置了。员工又不敢擅自使用,万一几百万的设备用坏了,那可真不是普通的打工者能担得起责任的。

    “怎么样,陈老师觉得这实验室还够用吗?”

    陈峥和李欢低声讨论了一番,然后陈峥回头看向了郎老板:“嗯,基本够用了。对了,昨天我说的氯霉素和L-缬氨酸要尽快处理好。”

    一旁的陪同的两位主任连连点头。

    “我们这几天都会在实验室里处理新菌种,争取在一周之内供应给你们使用,不过除了这位王主任和他的实验员之外,这段时间麻烦您不要让其他无关人员再接近实验室。”陈峥一脸严肃的说到。

    “这都是小事儿,没问题。”郎老板满口答应到。

    又是一番交接之后,康达的高层这才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实验室,只留下了那位主管制种的王主任和三名女工。

    直到这时,陈峥才从自己的背包中,掏出了一个埋装在厚厚保温棉中的小号离心管,通过透明的管壁,可以看到里面被一些白色的,类似蛛网的丝质物填充的满满当当。

    “欢哥,你把这个菌丝体用纯水溶了,36℃复活两个小时,先做斜面,培养基用ISP2。培养24小时,菌落尺寸小于3mm或者大于4mm的筛掉,取20个菌落做摇瓶发酵验证,剩下的保藏。”

    李欢点点头,心中竟然颇有些激动:当了快两天的木偶,今天终于有事情让我做了!

    陈峥又将那位王主任叫了过来,从背包中拿过一叠打印好的工艺资料,交给了他:“按照这个配方,在制种时直接添加进去,先做一组药瓶看看情况,如果效果达到我们的目标水平。这一批种子罐就按照这个工艺添加氯霉素和缬氨酸。”

    王主任一脸郑重的结果资料,仔细的翻看了一遍,对几处不太理解的地方询问了一下陈峥之后,便带着自己的手下去了另一边的育种间。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