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京城专家套路深

    “这还用你说!”

    终于忍不住的贺东风,突然开口驳斥到:“你这两个解决方案,傻子都想得到。然而要想做到,第一需要钱,第二需要时间。然而康达现在最缺的,也是钱和时间!”

    桌上的一众高管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康达目前的财务状况,其实已经到了悬崖边。但是目前的国际认证进度却丝毫不能耽误,如果宣布减产或者停产,那么等同于直接宣告未来五年康达将彻底和出口市场绝缘。而雷洛菌素在国内的使用率其实还很低,再加上其他厂家也在纷纷上马这个产品。这个时候宣布减产或停产,完全就是自杀行为。

    就算忍痛断腕不做这个项目,以现在高达2个亿的亏损额度,恐怕第一时间郎老板就会被融资的银行逼着宣布破产了。所以,即使是每生产一吨就会亏损十几万,康达也不敢停止生产,饮鸩止渴,也莫过如此了。

    然而,就像贺东风所说,这种情况下,康达又有多少时间和金钱,能够拿给陈峥去挥霍呢。

    就连始终相信陈峥就是那个能拯救他于水火之中的人的郎老板,听到贺东风的诘问时,都不免有些忧心。

    陈峥看了一眼贺东风,面色淡然的开口说道:“我既然知道贵公司的情况,还敢接下郎总的邀请,自然是有解决方案的。”

    “郎总,能否准备一间能够播放电子幻灯片的会议室?今天这饭也没吃下去的必要了,我们先解决大家最关切的问题在说吧。”陈峥微笑着看向了有些忧虑的郎阔成。

    郎老板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白助理,白助理立刻会意,连忙站起身:“有有有,楼下的会客厅就有电脑和投影仪,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

    ……

    虽然微软的office早已经成为国内使用范围最广的办公软件。但是在这年代,电子投影仪的价格还是很昂贵的。陈峥虽然准备了一些ppt,但却也担心这家位于偏远地区的企业,是否有相应的播放设备。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

    看着那台老旧到还需要转接线才能连接U盘的电脑,吭哧吭哧的读取这自己这张32MU盘中的数据,陈峥就无比怀念起后世的便捷生活。

    好在,至少PPT能够正常播放了。

    当会议室的灯光暗下来,光幕被投放在身后的白色幕墙上时,陈峥忽然有种自己又一次回到了课堂上的感觉。

    “好了,既然形式紧迫,那我就简单介绍下我这次为贵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

    身后的幻灯片首先弹出的,是一张简化的基因图谱。

    “这是礼来公司在1994年公开的用于生产雷洛菌素的‘罗氏链霉菌’基因图谱。而后面这一段基因,是安科老总安永强在199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的影响质粒拷贝的基因修改过后的片段。之前我建议罗总将您的菌种送一些样品去兰州大学做一下核DNA测序,不知道郎总有没有做?如果能在基因组中找到这一个片段,那就证实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做了,做了。”郎阔成连连点头,对身边的白助理嘱咐了几句,然后白助理便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你先说你打算怎么解决现在的问题吧!少扯那些有的没的”坐在前排的贺东风语气不善的催促道。

    陈峥的嘴角抽了抽。

    他已经忍这个小老头很久了。要不是自己这次是来赚钱的,而且郎老板对自己还算客气,估计这时候陈峥已经一脚踹上去了吧。

    不过想归想,他还是继续讲了下去。

    “现在贵公司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其实是成本问题。只要能做到不再亏本,资金链能够维持下去,想必时间也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郎老板连连点头,表示陈峥说的很对。

    陈峥嘴角划过一个诡异的笑容:“所以,我特别为贵公司设计了一套解决方案,致力于一次杏解决贵公司雷洛菌素生产面临的所有问题。”

    画面再次切换,幻灯片上只剩下了空荡荡的“一”。

    “第一步,我会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让贵公司现存菌种的放罐效价继续回升到5000单位每毫升,这样的话,短期成本压力相信会有所缓解。只不过,这种手段会加速消耗贵公司现存的菌株数量,最多只能维持大约两周时间。”

    “那两周之后呢,不是连3000单位的菌株也没了吗?”康达的生产总监终于忍不住,也开口发问了。

    陈峥笑了笑,身后的幻灯片再次切换,一个链霉菌的显微放大图像,出现在了画面中。

    “两周时间足够了。在这段时间中,我会为贵公司提供一个全新的雷洛菌素发酵菌株,理论放罐效价可以达到15000单位/毫升,你们有两周时间验证调整发酵工艺,然后就可以接续生产。”

    嗡——整个礼堂顿时轰鸣起来!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峥那张年轻确又莫名可靠的脸庞,全部被陈峥的这句话给震住了。

    要知道,就算是美国礼来公司自己,也只能做到7000单位啊!15000是什么概念?成本不变,产量翻翻!如果真的能够做到,那么雷洛菌素的成本,将直接被降到150块钱以下,每吨净赚几十万!按照现在两天一个罐批的产能计算……

    郎阔成觉得自己的手抖已经开始颤抖了。

    贺东风却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吹什么吹,你这菌种能做到15000单位?开什么国际玩笑!等到两周后,我们的菌种用光,你拍拍屁股走人,康达该怎么办?!”

    对啊,做不到怎么办?众人被贺东风一番质疑,从之前的震惊和蒙蔽中拽了回来,顿时纷纷看向了讲台上的陈峥。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不是还有您贺总工去和安科谈判吗?”陈峥笑着说道。

    其实,不光是康达的员工被15000单位这个数字震住了,就连坐在陈峥身旁的李欢,此刻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陈峥确实和他提到过,两人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推广一个新的雷诺菌素菌株。但他可没说这个菌种居然夸张到了这个地步,居然比原研厂家的菌株还要强两倍多!虽然自己潜意识中觉得这位小师弟不会拿个虚假指标来开玩笑,但这未免也有些太过惊世骇俗了。

    李欢只能勉强保持着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以避免别人看出他的震惊,从而影响到陈峥后续的计划。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急匆匆的推开了,满头大汗的白助理,拿着一张光盘快步走了进来。

    “陈老师,这是兰州大学给我们的测序结果。”

    陈峥接过光盘,点了点头,然后将光盘插进了电脑的光驱中。

    打开那密密麻麻几十页的测序图,陈峥将页面切回了ppt,然后复制了之前他展示的,安科老总发表的文章中的序列,然后在测序图中启动了办公软件自带的自动查找功能。

    数秒钟后,一段一模一样的基因序列被反选成了蓝色,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顿时现场又是一阵嘈佑之声。

    居然,居然真的是完全一样的基因序列?

    安科生物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康达的一众管理层,纷纷议论起来,同时,看向陈峥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

    这真的是个还没毕业的本科生?

    那我们公司招了那么多呆头鹅一样的大学生,难道都是假的吗……

    陈峥露出了一个无奈笑容,朗声说道:“虽然有些残酷,但从这份测序图谱看来,我的猜测还是准确的。”

    ……

    “陈老师,安科这家骗子公司咱们不提了,还是先说说那个15000单位的新菌种吧?!”一个年级足有四十岁的车间主任突然举手,然后用带着几分崇敬,又十分热切得语调喊道。

    “对!说说新菌种吧,陈博士!”

    “陈老师!说新菌种!”

    台下再次哄闹起来。

    郎阔成此时脸色也已经完全舒展开了,他就向身边的那些员工一样,一脸期待的看着台上的陈峥,同时也憧憬着陈峥的“表演”。

    陈峥笑着压了压双手,示意大家安静:“好,那我就接着往下说咱们的解决方案。”

    “我会在一周内,给贵公司制备足够30个罐批使用的新菌种。”

    台下顿时传来了一阵叫好声。

    “但是。”陈峥脸上的笑容没有变话。只是,场下人员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妙。

    “明人不说暗话,就像安科公司一样,这些菌种,我也为他们设计了基因锁。我给你们提供的菌株,只能传代6次,正好是一个发酵罐所需的传代次数。之后便会直接失去传代能力。所以,这些菌株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一次杏的。”

    鸦雀无声。

    众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能传代六次,那就是说,如果自己用这种菌株制种,新的菌种就只能传代5次甚至更少。那么这种新制菌种用在发酵工艺中,根本无法繁殖到足够的发酵浓度。到时候,别说15000单位,恐怕连1500单位都生产不出来。

    一种被高高捧起,然后突然从云端落下的感觉,在众人心中油然而生。那种得到希望后再落空的失落感,比之前没有希望时,更加让人煎熬。

    “说了半天,还不是一丘之貉!”贺东风冷哼。

    “那……那30批之后呢?”一个声音弱弱的问道。

    看着郎老板那僵在脸上的笑容,陈峥心中暗自发笑:老子又不是**,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不过他还是带着依旧和煦的笑容说到:“在这1个月的时间内,我会将你们现在使用的母菌株进行工程改造,去掉安科强加的‘基因锁’,将它们变成正常的工程菌。这样一来,你们的生产就可以回复正常,贵公司的危机,我相信也可以完美解决了。”

    是啊,危机解决了。

    可是到了那个时候,康达已经尝到了15000单位的白面馒头,再回头去吃6000单位的窝窝头,我们真的吃的下去么?

    郎阔成的眼角有些抽搐,本以为陈峥只是个懂技术,又热心的热血青年,没想到这做生意的套路,比之自己这些老江湖,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不过就算知道是套路,自己显然也得往下跳。不论如何,就算这个年轻人手里拿的是糖皮砒霜,自己也得咽下去。要是让郎老板回头去求安科,那还不如直接枪毙了他。

    想到这里,郎老板倒也淡定了下来。

    话已经说开,既然是一场生意,那么就按照生意的套路来谈吧!

    “陈老师,您的方案我们清楚了。现在是不是该谈谈报价问题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