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其实问题没那么严重

    郎总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了。什么叫“有安科的例子再前”、“不知道怎么蒙蔽我的”,合着在你贺东风眼里,我郎阔成就是个傻逼是吧?

    不过这位贺东风,倒也不是康达的普通高层那么简单。他是郎阔成的同乡,是当地一家发酵厂的厂长。改革开放之后,在郎阔成的劝说下,将老发酵厂改制得到的股份卖掉凑了些钱,再加上一部分技术股,成为了郎阔成的创业合伙人。

    所以,虽然这贺东风股份并不多,但却也不能按照普通管理层去对待。因此郎总倒也没有直接发作,他轻轻的拍了拍陈峥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等自己来解决。

    “贺总你也别激动。对了,我记得贺总去合肥找安科谈判了吧,有什么进展吗?”郎老板本来略有些难看的面色,忽然再次变得何须起来,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贺东风面色一窒,心中顿时有些发虚:“安科方面态度软化了一点,他们现在给出了两套解决方案,一是按照成本价,7.5万元/罐继续直接给我们供应菌种,保障我们的正常生产;或者我们一次杏支付4000万,他提供给我们传代不受限的菌种。”

    “是啊,他们笃定我们找不到替代技术,所以直接大摇大摆的就像掐住我们的脖子,逼我们跪着接受这些条件,这就是你去谈判的成果。”郎老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我一直以为,咱这些一起从SX出来的老哥们儿的心很齐。但是今天,说实话,我今天很失望。”

    “安科的假菌种,让公司蒙受了近两个亿的损失,近乎走到了破产的边沿。就这样一家骗子企业,你却还始终百般维护,阻止我们起诉,非要去合肥搞什么谈判。”郎老板的语调变得有些阴沉:“行,你是技术总工,我当然还是要支持你。”

    啪!郎老板突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让正在一脸微笑听热闹的陈峥都吓了一跳。

    “整整四个月四个月的时间,堂堂一个技术总工,不去解决企业面临的现时问题,想方设法弥补损失;而是跑到坑害了自家的骗子公司里去搞谈判,那是你的工作吗?”

    郎总的面色愈加的阴冷:“好,既然你一个技术总工不去想办法解决问题,那么我当老板的亲自想总行了吧?好嘛,我千辛万苦从首都请来了两位专家来帮助公司解决困境,可你呢?一上来就给人家扣上骗子的大帽子,二话不说就想把我请来的专家赶走?”

    “那么我到要问问,你这几个月究竟谈了个什么东西?谈怎么搞垮康达,然后瓜这点家底吗?”

    郎老板这番厉声呵斥,可谓是十分诛心了,贺东风的脸面当即就挂不住了。

    “郎总,你不要把话说这么绝,我也是为了公司好,安科的条件虽然苛刻,但是能解决问题啊?现在咱们每一个罐批至少都要亏损十几万,现在只需要多掏七万五万就能扭亏为盈,这难道不是解决办法?”

    “呵呵。”郎老板直接被气得笑了出来:“你贺东风喜欢跪着,我郎阔成可没那么贱。他安科如果真的是这种守法守信的企业,会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吗?你居然还相信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

    贺东风见到事已至此,干脆把脸一翻:“好好好,你郎阔成慧眼识人,就认准了我是内奸是吧?行,今天起,这件事儿我就不掺合了,这个总工我不干了,我倒要看看,你请来的这俩高人,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老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月咱们的单罐产量要还是上不去,银行可不会给你继续宽限时间了。”

    “呵呵。”郎老板忽然笑了起来:“我看你也不用干了,出去几个月,恐怕早就忘了自己还是康达的总工吧?这几天生产上有什么不一样的,你恐怕根本就没关注过吧?”

    也难怪他突然就有了底气。

    其实在几天之前,陈峥为了让这位已经慌了神的老总别做傻事,查阅了一些资料,又结合了前世的一些记忆,一番思索之后,给这位老总想出了一个,从发酵工艺控制上延缓问题菌种质粒流失的方案。为了降低损失,郎总当天就已经安排菌种培育室的人员进行了试验。

    果然,原本只能长到3000单位左右的第六代菌种,按照陈峥提供的方案,居然再次生生拔高了1000多个单位,最终的药瓶试验效价,居然达到了4200左右。而这一点,那位一直在AH出差,和安科讨论补偿问题的贺总工,恐怕还不知道呢。

    “王主任,你把这两个试验罐的情况给贺总汇报一下吧。”郎老板看着一脸不解的贺东风,满脸嘲讽的说到。随着他手指一挥,便点起了一位穿着蓝色工作服,看起来十分憨厚的中年人。

    “郎总、贺总、两位老师。”中年人十分拘谨的向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才朗声说道:“根据陈老师给出的方案,15日上午,我们车间接种0611和0613两个试验菌株,到今天发酵已经超过72小时,目前效价已经达到了1单位左右,效价比之前的罐批同比高了30%。按照趋势曲线,放罐时效价应该可以达到4200单位左右。”

    郎老板微笑示意王主任坐下,然后斜眼看向了贺东风,眼中的嘲讽之意几乎掩饰不住:“贺总,听到了吗?”

    贺东风自然也看到了那冰冷的眼神,心知今天如果不能让郎老板认怂,那么别说自己总工的这个位置,恐怕自己那点股份,也得被郎老板拿来祭旗了。

    “就算提高了一点点效价,那也是杯水车薪!”贺东风厉声反驳:“现在SD的东抗药业也已经入场了,雷洛菌素的价格,年内降到300元左右是必然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不向安科妥协的话,还怎么生存?”

    “安科,你眼里只有安科,东抗难道用的也是安科的技术吗?”郎总立即出言讥讽。

    贺东风毫不示弱:“东抗财大气粗,当然不屑用安科的技术。人家是花了11个亿直接从礼来引进的,你倒是有骨气,但你你有钱吗?还幻想撞大运一样撞到两个‘专家’,变魔术一样的解决问题,郎阔成,你太天真了!”

    也许是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贺东风也丝毫不在顾忌郎阔成的面子:“不是我看不起你,康达现在面前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和安科妥协,花点小钱,继续分雷洛菌素这块蛋糕;要么就直接放弃这个项目,你自己去和银行谈融资抵押违约的事情吧。”

    郎老板显然是没料到贺东风居然会直接和他硬怼,顿时气的脸色发白,但一时之间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眼见这饭已经吃不下去了,陈峥叹了口气,在众人有些诧异的眼神中站了起来。

    “郎总,很感谢您今天的盛情款待。”向着郎阔成感激的点了点头,陈峥笑着说道:“我在来之前,自以为对贵公司目前困境已经有所了解,但我是真的没想到,形势已经窘迫到连一顿饭都没办法好好吃的地步。”

    郎阔本来被气得煞白的脸色,顿时又因为尴尬变得通红,看着陈峥自信的笑容,本想辩驳一下,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略显尴尬的:“让陈老师见笑了。”

    陈峥摇了摇头:“只是开个玩笑,郎总不要介意。按理说我是外人,本来有些话并不应该在这里说。不过既然刚才这位贺总工一直在质疑我本人,所以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几句了。”

    “首先,贵公司的问题,其实并没有这位贺总工说的那么严峻。当然,经营上的事情我不了解,我说的是工艺上面的问题。”陈峥笑了笑,接着说道:“礼来公司原工艺中使用的改造罗氏链霉菌,主要是依靠菌体内的质粒DNA来表达雷洛菌素支链上的三个碳酶糖元,而表达内脂主环的基因,则是链霉菌的核DNA。”

    “从郎总之前提供的资料来看。你们的菌种再选育几代之后,同时出现了效价降低、代谢组分异常的情况。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你们的菌种是从安科购买的。”陈峥笑着说道。

    “安科这家公司的行为我不太愿意评价,但是他们的手段,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他们的老板在创业之前,曾经发表过几篇关于‘原核细胞分裂过程中基因调控对质粒拷贝数量的影响’的文章。虽然这些文章中描述的机制早就被国外学者报道过,并没有于学界引起什么反响。但是这位老板显然是找到了一个发财的路数。”

    说到这里,陈峥笑的很轻松,但桌上的其他人脸色却都不怎么好看。

    “你们引进的菌种,应该就是安科通过基因工程手段,对礼来公司原工艺中使用的弗氏链霉菌进行改造,修改了质粒拷贝机制的问题菌种。这种质粒丢失的情况,通常来说是不可逆的,所以贵公司虽然运用了大量诱变筛选的手段,却也很难改变效价持续下降的问题。”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无非是两个途径。要么将贵公司现有的安科改造过的基因重新改造回来;要么直接更换工程菌。”

    此时的贺东风是桌面上脸色最难看的一个人。

    康达制药毕竟不是一家靠技术起家的企业,众人在听陈峥颇为专业的讲述时,除了会产生一种“虽然听不懂,但是却觉得好厉害”的莫名感受外,基本上都是在听天书一般。

    而贺东风不一样。他本就是一家国营发酵厂的厂长。虽然理论知识水平受限于那个时代教育程度,并没有比其他人高到哪里去。但是多年的工作经验和积累,却让他足以能够听懂陈峥的讲述。因此,他也开始相信,这位看起来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年轻人,似乎真的不是骗子。

    但是,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