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顿饭了

    陈峥万万没想到,身边的李欢居然是第一次坐飞机,而且还是个深度恐高症患者。

    看着脸色惨白,浑身冒汗的这位博士师兄,陈峥原本打算小憩一会的想法顿时就被打消了。

    好在这个年代的空乘小姐姐们,还是十分亲切的。

    也许是害怕李欢出现什么状况,那位看起来就十分可亲的空姐,几乎没十分钟就会过来询问一下李欢的状况。一会送条毛毯,一会儿送杯温水,看的陈峥徒感羡慕,甚至还有点儿嫉妒。

    好在金城也并不算太远。

    两个小时候,当飞机稳稳降落在中川机场的时候,原本还如同死狗一般的李欢,顿时重新活了过来。取了行李,刚刚走出机场出口,二人便看到了一块被高高举起的接机牌:“接陈峥、李欢博士”

    此时的李欢一脸憔悴,看起来就是一副常年泡在实验室的文弱书生模样。而陈峥虽然年轻,但已经故意蓄须数日的他,在一圈唏嘘的胡茬的掩护下,倒也看不出具体有多大年纪。

    “您二位就是陈、李两位博士吧,我叫白梁宇,是郎总的助理,欢迎两位来到大西北!”来接机的是一位看起来十分热情的小伙子。

    将两人引上了一辆崭新的别克商务车,一行人便直奔一百八十公里外的望N县而去。

    时值盛夏,祁连山下也是一派大好风光。

    陈峥一面听着白助理的热情讲解,一边望着窗外飞掠而过的西北风光,自是觉得津津有味。

    而本身就是西北人的李欢,则对窗外的景色兴致缺缺了。飞机上紧张了整整一路,此时则正眯着眼睛休养精神。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苍翠的草原渐渐消失,汽车缓缓地驶进了一片颇具规模的工业园区之中。

    空气中的气味并不怎么好闻,甚至还会偶尔飘过一些若有若无的恶臭。

    由行驶了几公里,陈峥便看到了一扇颇为气派的大门,“康达制药”四个硕大漆铜刻字,龙飞凤舞的篆刻其上。

    车子缓缓驶进厂区之中,绕过那座在空旷场地中显得十分气派的欧式办公楼,停在了另一座稍微低矮的一些的小楼之前。

    这里,正有一位略微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在几名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员工陪同下,正满脸焦急的看着自己这辆公务车缓缓的驶近。

    陈峥轻轻的碰了碰白助理,笑着问道:“那位就是郎总?”

    白助理笑着点点头:“没错,郎总可是十分期待两位的到来啊。”

    车子在人群前停了下来,白助理从前排跳下,热情的替两人打开了后排的车门。

    刚一下车,那位郎老板便直接迎了过来,热情的握住了陈峥的手:欢迎欢迎,这位一定就是陈老师吧?可算把您给等来了。那这位肯定就是李老师了?两位果然都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啊。

    “郎老板客气了,我们也确实是学校有事情走不开,这才耽误了几天。”陈峥客气的回应道。

    “没事没事,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郎总满脸堆笑的说到:“两位一路辛苦,咱们望宁地处偏远,也没什么好招待的,鄙人略备了薄席替两位老师接风,还望两位不要嫌弃!”

    “哪里哪里,是麻烦郎总您了才对。”

    一番寒暄之后,在郎老板的带领下,两人走进了这间略显低调的小楼。小楼内部装修的十分典雅,这里应该是这家公司专门为招待重要访客而建的一件内部招待所,或者说私人会所。

    小楼二层东侧的小宴会厅中,此刻已经备好一桌在陈峥看来简直丰盛的有些过分的酒席。

    宴会厅门口,八名穿着得体旗袍的年轻女孩分列两侧,见到郎老板带着二人进来后,齐齐向着二人鞠了一躬:“欢迎陈峥、李欢老师莅临康达制药!”

    陈峥倒是没什么反应,而李欢哪儿见过这个阵仗,顿时又有些回到了万米高空的感觉,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走进宴会厅,偌大的自动旋转宴会桌上,各式山珍野味,就连两世为人的陈峥都不敢说全部见识过。更别提桌子中间,那盛装在近一米方圆的巨大烤盘中,被烤制的金黄焦脆整扇骆驼肋排,只是看看,都觉得充满了视觉震撼。陈峥觉得,要不是桌子不够大,这位郎老板说不定会整一道“烤全骆驼”给端上来也说不定。

    好在心事重重的郎老板,也再没搞什么特别的安排。与前来陪同的其他公司高层互相认识之后,酒宴便直接开始了。

    推杯换盏,酒肉横飞。

    酒过三巡之后,郎老板突然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随之整个宴会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今天来到这里,陪同我给两位老师接风的,无一不是我们康达制药的栋梁、骨干,所以场面话我就不再多说了。康达制药虽然建厂时间不长,但能够走到今天这个规模,完全是依靠诸位的支持。不过,眼下咱们公司,也确实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众人纷纷放下了酒盏和碗筷,安静的聆听着。

    “由于我的决策失误,让公司面临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雷诺菌素项目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了,由于咱们不懂技术,被不良企业钻了空子。虽然我们正在走法律途径师徒挽回损失,但是眼下的危机,的确是咱们自己无法克服的困难。”

    “不过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咱们燕大的陈峥老师和这位李欢博士,就是来为我们解决问题的。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今天这杯酒,我要敬两位老师一杯!”

    郎老板说到这里,忽然转向了陈峥,微微一鞠躬之后,便仰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陈峥连忙也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站了起来:“郎总客气了,贵公司的事情,虽然很棘手,但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我们既然来了,自然就会尽力帮贵公司度过难关。总之不能让郎总今天这顿酒白请,不是嘛?”

    席间众人顿时哄笑起来。

    陈峥乘势将酒杯与郎总手中的酒杯碰了碰,也仰头喝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席上一个面向有些枯瘦的中年,却突然站了起来。

    他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先扫视了众人一圈,然后端起一个足有一两容量的大号酒杯,将其中满满的酒液仰头就喝了下去,这才用有些冷厉的声音说道。

    “郎总,有些话其实我不该在今天说。但是难得这两位‘老师’和诸位都在这里,我却也是不得不说了。”

    陈峥心神一动,突然觉得似乎有麻烦找上来了。

    “贺总,既然不该说,就回头再说。”郎总的面色有些不善。

    不过这位贺总显然是铁了心要搞事情。

    “郎总,我也是跟了您十几年的老伙计了。说实话,安科这个事情,其实我的责任最大。但是咱们既然上了一次当,就不能再上第二次。康达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席上众人顿时纷纷议论起来。

    郎总的面色变得十分阴沉,但却也没有阻止这位“贺总”继续说下去。

    “我之前一直在合肥和安科的人交涉,知道今天才知道您从燕大又请回来了两位‘专家’。本来这事好事,燕大嘛,咱们国家最高级别的学府,从那儿出来的,自然也都是专家了。”贺总斜眼瞥了陈、李二人一眼,嘴角漏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不过这两位,真的是燕大的老师吗?”

    陈峥眉毛一挑:戏肉来了。

    “贺总”将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我这个人是搞技术的,所以天生就喜欢较个真。所以我就打电话到燕大,咨询了一下那边。结果,燕大大大小小所有学院和研究所里,都没有陈峥和李欢这两位老师。而燕大生命科学学院中,只有一个本科生叫陈峥,还有一个没毕业的博士研究生叫做李欢。我想,就是在座的二位吧?”

    李欢顿时有些紧张,斜眼看了看身边的陈峥,却发现这位小学弟依旧面带微笑,稳如泰山的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要说陈峥不紧张,倒也不尽然。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他倒是早就有所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位贺总这么不地道,居然会在接风宴上发难。

    他淡定的给自己到了一杯酒,然后遥敬了对面“贺总”一下:“还没请教您是?”

    贺总嘴角挂起一丝不屑,但还是仰头说到:“我是达康药业发酵总工,贺东风。”

    “原来是贺工。”陈峥站了起来,微笑着说到:“贺工是今天才知道我们要来的对吧。那么其中便可能有些误会了。”

    “误会什么?莫非您二位临走之前拿到了燕大的聘书,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两位真正的教师?”贺东风出言讥讽道。

    陈峥摇了摇头,无奈的笑道:“我说的误会是,您大概以为,郎老板不知道您刚才说的这些事情?”

    “咳!”郎总见陈峥将话头引向了自己,只好面色难看开口说道:“贺总,你说的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众人顿时议论起来,就连贺东风都是一脸诧异:你知道你还让他们来?

    陈峥见场面有些嘈佑,便再次微笑朗声开口说道:“所以我说,这件事其实是个误会。郎总的用意,以大家的水平,想必也能明白。一来是顾忌我和李博士的面子,当然这其实没什么重要的;二来呢,则是为了维护公司形象,给关注康达公司动态的客户一个信心。相信在座各位都是可以理解的。”

    贺东风的面色有些尴尬,陈峥这么说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成了那个蓄意破坏公司形象的人?

    把心一横,贺东风用手一指陈峥,厉声呵斥道:“既然有安科的例子在前,我不管你们是用什么鬼把戏蒙蔽了郎总,但是只要我贺东风还在这里,就不会再让你这种骗子来祸害我们康达制药!”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