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请个长假(不是作者请假!)

    终于,杨教授停下了那仿佛慢节奏的鼓点般的敲击声。

    他再次看向了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小汗珠的陈峥,沉声说道:“离校的假期可以批给你,但是我有几点要求。”

    陈峥连忙点了点头,一脸诚恳的说到:“杨院士,您尽管吩咐。”

    “第一,不能和学校挂钩。”杨院士的语速很慢,但却显得十分铿锵有力:“我个人是支持你们这些有想法的学生做点事情的。你看那些学计算机的,现在创业不也做的风生水起嘛。不过既然这件事情,是你个人在跟进,那么你就不能拉着学校的虎皮做大旗。你的那个‘名片’我也就不计较了,但是凡事涉及到法律文书,不能出现燕大的字样。”

    “第二,这次去企业,观察是第一位的,不要着急给对方任何承诺。”杨教授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次去主要目的是确认问题,如果没把握,可以回学校想办法。实验室我可以继续借给你使用,但是不会再给你提供其他额外的帮助。”

    “如果有必要,我的名头你可以拿去用用。”杨教授突然语气一缓:“你还是有些太年轻了,我担心你就算有解决方案,人家见到你真人后,也未必会信任你。光靠一个李欢也没有什么用,如果有需要扯大旗的时候,你就说是我的学生吧,当然如果这也没有用,那就没办法了。”

    陈峥听完,看着老教授语重心长的样子,心头顿时几许感动。

    不许自己用学校的名义,这是应有之意,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而剩下两个嘱咐,显然都是为了陈峥好。无论是要求他不要着急给对方承诺,还是允许陈峥使用自己的名头,这都是一位老教授对后辈浓浓的关切真情啊。

    “院长,您放心。我保证不会给学校还有您造成任何影响。”陈峥郑重的做出了承诺。

    “你也别高兴,”杨院长把脸一板:“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信心。菌种改造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就算你有绝对正确的设计,不需要诱变筛选,但是后续的育种以及培养工艺确定,都不是一件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事情。所以,我只能说,你好自为之吧。”

    杨宝华其实心中也满是疑惑。

    自己口中的这些困难,这个学生明显是了解的。从之前的侃侃而谈中可以看出,眼前的陈峥显然十分清楚,对一个现有菌种的改造,所需要做的那些大量工作,那可是一个团队需要以年来计算才能完成的事情。但是他却依然有自信在两个月……不,甚至只是请假的这两周之内将问题解决?

    这才是让杨宝华教授十分不解的事情。在他的眼中,陈峥固然是那种十分有天赋,但思维比较跳脱的类型。但即使是这样,他也绝对不是那种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盲目自信的年轻人。

    看着陈峥离开了办公室,杨宝华教授才再一次拿起了那份T7噬菌体载体的实验数据。

    “后生可畏啊。”他轻声叹息到。

    他同意借给陈峥实验室,只是为了给陈峥——这个在它看来很有想法的好苗子一个机会,却也没想过他真的会将那个看起来十分具有可行杏,但是技术难度却非常高的试验完成。因为那根本不是一个连高级设备也没接触过几次的本科生能够做到的。

    然而仅仅过去一周,自己的办公桌上,就出现了这么一份让杨宝华教授暗自震惊的试验数据。

    那个年轻人,他真的做到了!

    就算是自己年轻的时候,6天时间,哪怕不眠不休,杨宝华教授也不敢说自己可以完成这样一个搞技术含量的验证工作。

    所以,当陈峥再次提出,需要两周时间去为一家被不良科研人员欺诈的民营企业解决问题的时候,杨宝华犹豫了。他本想直接否决,但是最终却还是同意了陈峥的计划。

    因为他也想看一看,这个让他有些意外的年轻人,究竟还能作出什么样的“壮举”来让他刮目相看。

    ……

    “我不同意!”

    就在杨教授还为陈峥的想法而感到感慨的时候,陈峥却在院教务处碰了壁。

    “还有两周就考试了,你这个时候离校,出了问题谁负责?”教务主任谢海峰一脸不爽的拍着桌子吼道:“你好歹也是个拿了这么多年奖学金的优秀学生,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看着谢海峰满面阴桀的样子,陈峥就恨得有些牙痒痒。

    上一世,如果不是这个家伙从中作梗,何飞也不至于被逼得在国内混不下去,放着大好前途的大学老师不做,非要一把年纪背井离乡去国外企业工作。

    同样的,陈峥自然将自己的穿越,也归罪与眼前的这个秃顶中年身上。老子堂堂优秀青年科学家,现在回到十六年前来受这个鸟气,始作俑者还不是你谢老六谢秃子?

    但是恨归恨,陈峥却也没什么办法。

    虽然老院长还在病休,但杨院长毕竟还只是副院长。他签了字的假条,如果谢老六咬死了不认,那么陈峥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谢主任,我家里真的有急事,就两周时间,我保证按时回来,绝对会影响考试。”陈峥恨得牙痒痒,却还的憋着火气,低声下气的辩解着。

    “急事?你父母干什么吃的,在急有你一个学生什么事?非要你回家?”谢海峰在自己的电脑上玩着扫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随口讥讽道:“年纪轻轻就要多读书,马上毕业的人了。别人我也不说了,你陈峥现在是咱们生科院的一块招牌,你出事了谁能付得起责任?”

    “你也不要拿杨‘副’院长压我,现在管学生工作的还是我,不是他杨宝华。我还想说呢,这么大的事情,他杨宝华居然还敢同意,真是太肆意妄为了。”谢老六还在一脸不爽的叨叨着。

    陈峥其实也很纳闷。

    自己这一世和这家伙也没什么仇怨啊。而且这么优秀的一个学生,他作为教导主任,有什么理由会在这种破事上非要卡自己一道呢?

    想来想去,陈峥总算是明白了,事情就坏在了杨教授的那个签字上。

    虽然上辈子没听说过,但是相比这位谢老六,恐怕也是想坐上院长那个位置的。只不过被杨教授给顶了下来,这下顺便就把气撒在自己身上了吧。

    既然如此,陈峥觉得自己低声下气恐怕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现在想要解决这个阴损的老东西,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除了去医院找还在病休的老院长签字之外,恐怕就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好了,谢主任,你消消气。”教务科另一张办公桌上的王老师走了过来:“说不定小陈同学家里真的有什么急事呢,咱们也不能这么武断,对吧?”

    王老师本是好心,但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的谢老六谁的面子都不给:“急?谁家没个急事?什么急事能比大学毕业答辩还急?你好歹也是个老师,这么不知轻重的话也说的出来?”

    一番话把王老师也怼了个面色铁青,只能摇摇头快步走了出去。

    陈峥的大脑此刻正在飞速运转。

    今天如果解决不了谢老六这个麻烦,恐怕就没办法按时赶到望N县了。

    如果将事情捅到杨院长那里,事情多半是能解决,但是显然会给杨院长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件事,八成还得靠自己。那么……

    突然,陈峥眼前一亮,上辈子自己虽然没和这家伙接触,但是听到的关于他的八卦,确实一点都不少。只不过那个时候,谢老六已经算是位高权重,那些风言风语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大麻烦了。但是放到现在的话,或许大大小小,也算是不少把柄?

    想到这里,陈峥嘴角微微一扬:“谢主任,我家里真的有急事,如果您这边不同意的话,我就只能强行离校了。”

    “你敢?”谢海峰顿时连游戏不玩了,一脸惊诧的看着眼前的学生。

    陈峥嗤笑一声:“我有什么不敢。我后面几周的课早就请假了,假条也是您亲自批的,校教务处也盖了章,自然不用到课。宿舍那边也同样有假条。就算今天这个假我不请,又有什么问题?”

    “擅自离校超过一周是要背处分的,你今天敢走,我就直接给你处分,让你毕不了业!研究生你也不用读了!”谢海峰也是被陈峥气到了,面目狰狞的他的恶狠狠的威胁到。

    见此时办公室中已经没有旁人,陈峥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是吗,那我也不介意给校长写封信,反应一下您那片关于辛萨德斯病毒非结构蛋白在细胞内的分布论文的问题。”

    谢海峰狰狞的面色顿时一僵,眼中划过一丝阴狠,语调顿时变得更加狠厉。:“你说的什么东西,我怎么听不懂。那篇论文能有什么问题,你想反馈就反馈去!”

    陈峥哂笑一声:“好啊,那您就准备好去和国家自然基金会解释一下Nsb2特异杏蛋白来源的问题吧。我迟几天毕业没关系,等您挪挪位置,我自然还是没什么影响的。”

    陈峥说吧,一个潇洒的转身,就打算离开。

    “站住!”谢海峰也顾不上电脑了,起身一个健步就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陈峥的手腕,想把他拉住。

    然而陈峥一米九的身高、九十公斤往上的块头,岂是一个中年小老头能拉的住的?而且,现在的陈峥,也早已不是十六年前那个还稍显软弱、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了。

    感觉到手腕被攥住的一瞬间,陈峥直接转身,顺势一推,就将身体单薄的谢主任给推了出去。然后左手一翻,堪堪拉住了那只已经从自己手腕滑脱的手,一把又将他拽了回来。

    谢海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力一推一拉,一把老骨头差点就散了架。

    “你!你……”他满面通红的指着陈峥,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陈峥只是一脸哂笑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谢海峰一咬牙,突然从旁边拉过一张转椅,送到的陈峥身旁:“你这个年轻人,你说你急什么,我说过一定不会批你的假条吗?坐下说!”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