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悲催的郎老板

    夜深人静,整个校园都陷入了一片祥和的宁静之中。而掩映在一片苍翠中的生科楼B栋,却依然有两间试验室还两着灯光。

    生化实验室的无尘间是有空调系统的,但陈峥额角的汗珠仍然在大滴大滴的滑落着。他端坐在一张超净工作台前,身上的无菌隔离服已经被汗水浸湿,十分别扭的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双目微合,看似只是在闭目养神的陈峥,其实却是有苦难言。脑海中那个金黄色的球型空间之中,此刻正在陈峥意念的控制之下,犹如一台精密的全自动操作台,将那些被球型外壁上的突起送入其中的小分子一个一个的拼接起来,最终组装成一条冗长的,有着精密的双螺旋结构的脱氧核糖核酸链。

    每成功合成一条之后,一道若有若无的念力闪过,那微小到连光学显微镜都不能一睹真容的链状分子,便瞬间被传送到了陈峥手中的PCR管中。

    本以为只是随便消耗一些本体合成的物质而已,却没想到这个能力竟然如此消耗精神。仅仅合成了数百条一模一样的DNA片段之后,陈峥就再也忍受不了来自大脑的酸楚之感,大口的喘着粗气,将精神从哪个生命的空间中拖拽了回来。

    强忍着疲乏带来的虚弱感,陈峥打起精神,开始处理手中那看起来空空如也的PCR管。

    如果此时实验室中还有其他人在场,一定会惊讶于陈峥操作手法的娴熟。这完全不是一个只做过一两次学科实验的本科生,能够拥有的操作熟练度。

    虽然是精密移液枪和标准试剂盒的辅助下,但陈峥每一步的操作都体现了精准两个字的含义。整个过程迅捷但却丝毫不显得慌乱,每个步骤都完成的十分完美,甚至带有几分优雅的意味。

    完成最后一步的操作,启动了PCR的自动扩增之后,陈峥终于松了一口气。摇摇晃晃的走到气闸间,换下来早已湿透的无菌服,陈峥就直接躺在实验室外间的折叠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当陈峥被实验室大门传来的开门声吵醒的时候,那种极度疲乏带来的虚弱感才算是基本消失了。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却发现李欢正抱着一摞材料,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我说,你昨天又没回去啊?”李欢将手头的资料放在了办公桌上:“这都五六天了吧?你这也太拼了。”

    “没办法,时间紧。”陈峥苦笑了一声。

    他的时间确实有点紧。

    连续一周的“白加黑”操作,不然让陈峥有一种重新回到了当年在加州理工做研究时的感觉,也让一直帮衬他的李欢对他的这种钻研精神惊讶不已。

    虽然几乎没怎么出过实验楼的大门,但是此时几乎整个生科院的大学教师们,都知道了杨教授似乎又收了两个好苗子。

    白天的时候,陈峥虽然只是按部就班的进行各种常规实验操作,但那及其扎实的功底和娴熟的技巧,让生科楼每一个和他有所接触的研究人员都为之赞叹。就算是一些在生工楼浸胤十几年的老科学家,都对“小陈”表现出的水平赞叹不已。

    其实novagen的T7select10-3噬菌体,本就是学校常用的品种。就算不开挂,以陈峥的水平,花费十五到二十天的时间,也基本能够弄出来。

    但是他的时间真的很紧迫啊。

    自从周一与那家“康达制药”的老板通过电话之后,对方几乎每天都会三通电话催问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去他们公司详谈。

    对方催的越紧,在陈峥看来,这笔生意成功的几率越大。

    所以到了夜里,整个生命科学实验楼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就是陈峥彻底开挂的时刻了。

    从借到实验室的第一天起,陈峥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直接利用脑海中的以空间,开挂制备那个用于生产雷洛菌素的工程链霉菌。

    比起那个结构简单的T7噬菌体来说,一个完整的工程链霉菌单细胞,所需要耗费的工程量更是十分庞大的。陈峥整整不眠不休的拼了5个晚上,才制备出了一枚功能简单到可怕的链霉菌单细胞。

    在陈峥的设计中,这种新的雷洛菌素链霉菌去除了所有不必要的次级代谢功能。它的主体DNA只有基本代谢、表达合成雷洛菌素内脂主环以及三个碳酶糖的功能,甚至连营养匮乏时的休眠机制,和老化生产孢子的繁衍机制都被陈峥去除了。

    在保障了足够的营养供给之后,这种工程菌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代谢雷洛菌素。这使得这个新的工程菌,简洁的甚至不再像链霉菌,而是介于细菌与链霉菌之间的一种全新生物形态。

    令陈峥感到意外的是,当他在脑海中的异空间完成了这个细胞的制备之后,自己的脑海中仿佛突然多出了形似这个细胞的印记。通过这个印记,自己不需要再耗费大量精神去逐步合成重组这个细胞,只需要“下达一个指令”,脑海中的这个异空间,就会自动消耗陈峥身体中的各种物质,快速合成出一个完全一致的单细胞出来。

    在完成了“雷洛菌素工程菌”的制备之后,也就是昨天,陈峥再次连夜开挂,将预备交给杨教授交差的T7噬菌体DNA也合成了出来。

    ……

    “欢哥,帮个忙。”陈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朝李欢招了招手:“PCR里面的东西再扩增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你帮我打一下凝胶电涌,然后在帮我去唐老师那里做个测序,我已经和她预约了abi,这两天我们都可以用。”

    “行,你忙你的去,交给我就好。”虽然陈峥一股脑甩给李欢不少工作,但是显然李欢并不太在意,而且似乎心情还很好。

    因为那天喝完酒之后,李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将自己的论文原稿拿给了陈峥。陈峥也不含糊,当天就将那份原稿给大刀阔斧的进行了修改。除了数据和试验方面的内容之外,行文内容和各种叙述几乎都被陈峥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

    而翻译成英文的工作则比较繁琐,陈峥以修改后的稿件为基础,为李欢直接重译了摘要和前言部分,同时将试验方法与结果的框架写好,李欢只需要按照陈峥的行文风格,将试验与数据翻译好之后填进去,就可以完成了。这部分内容都是枯燥的专业用语,所以基本也不会出现前后文风不服的怪异情况。

    通篇看下来,果然要比李欢自己费劲撰写的翻译稿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原本之敢拿去投一些非英语母语国家的水刊的他,现在也有信心挑战一些较为核心的SCI刊物了。

    心情大好的他,自然是对陈峥心服口服。以至于陈峥拜托给他的这些技术含量一般,但需要大量繁杂操作的工作,他也毫不推辞,几乎是有求必应。

    其实,通过这一周的接触,此时的李欢对这位成熟的不像本科生的小学弟,早已佩服的五体投地。无论是扎实无比的理论知识,还是对国内外前沿成果的掌握,或者是娴熟到让他感到敬畏的试验操作技能,都让李欢在不知不觉间,将陈峥当做了一位学院中的大牛教授来看待。

    而且不仅仅是李欢本人,主管检测的唐季华老师、分子生物实验室的李长征老师,一起其他的一些教授和学者,都或多或少的见识到了陈峥的“才华”。

    再加上杨宝华院长在出差前的例会上,“不经意”的提及了这个颇有前途的学生,以至于现在,陈峥如果需要借用仪器,或者申领试剂材料,各个负责管理的老师,都会很放心的安排他使用。这种待遇,就算是一般的硕士研究生,都不见得能够享受得到。

    甚至于原本打算接受陈峥作为自己研究生的李长征老师,此刻都不敢轻易在他的委培养协议书上签字了,坚持要等杨院长回来后,再行决定。

    ……

    见李欢应了下来,陈峥便也不再客气,径直离开了生科楼,打算去校外的打印店将自己的毕业论文也胶印成册。

    刚走出大门口,那部刚买了不到一周的诺基亚就再次响了起来。不用看号码,陈峥也能猜到是谁打来的。

    “喂,陈老师,您确定这周能来望宁吗?”电话中传来一个略带着几分西北口音的声音,语气显得十分焦急。

    陈峥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努力换上了一副很耐心的语调,略带安抚的说到:“郎老板,你别着急。这周应该没问题,我大概18号能走吧,不过这次去了只是看看情况,七月前还得回学校一趟。”

    “我能不着急吗,陈老师。”对面的中年人显得十分苦恼:“您既然知道我用的是安科的菌种,那就一定知道我被骗的有多惨了。现在我要过GMP,又不能停工,基本上是买一吨亏一吨。再这么下去,最多俩月我就可以上吊去了。”

    电话另一头,正是康达制药的老板朗阔成。在决定回复对方那三份明显十分焦急的邮件之前,陈峥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位朗老板的情况。

    郎老板是晋州人,早年经营煤炭生意,后来不知出了些什么问题,1999年突然决定洗手不干,在祁连山下的望N县收购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制药厂。一开始只是经营一些中成药和保健品,效益不温不火,却也算不上太差。

    2001年后,美国礼来公司最负盛名的兽用抗生素“雷洛菌素”专利到期,这位郎老板突然决定浪一把,一口气投资了进5000万,搞了一套号称“全面复制礼来工艺”的雷洛菌素生产线,年产量能达到吨以上。

    结果问题就来了,生产线有没有问题,且不说,但是他引进的“雷洛菌素”工程菌却是出来的大问题。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