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重生了?

    头好疼……

    陈峥感觉自己正在做一个很奇怪的梦。

    无数闪烁着诡异光彩的DNA双螺旋从他的头顶略过,而下方的陈峥,却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冥想之中。这种奇异的冥想状态,仿佛已经持续了千百年,如果不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将他唤醒,他也许就会这么永远的枯坐下去。

    如同顿悟一般,陈峥忽然明悟了一些了不得东西。

    自己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那些飞驰而过的基因编码,就如同一本直白的小说一般,只需要扫一眼,陈峥就能理解它所表达的含义。像读书一般阅读基因,这种生物学界几百年来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似乎就这么轻易的在陈峥这里实现了?

    除此之外,陈峥甚至已经可以阅读更加复杂的蛋白结构。那些庞大的,拥有着复杂构型和组成的蛋白分子,他也能轻易的分辨出每个构型所蕴藏的生命意义。

    更加让他心惊的是,他的脑海之中,不知何时悄然多出了一个小小的球状空间。球形的空间内壁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凹陷。每个凹陷之中,都有一些特殊的孔道,将陈峥自身细胞中合成的基础物质送入空间。

    他竟然可以操纵这个莫名出现球形空间!凭借自己的意念,利用自己身体中的生物质为基础,完全凭空设计并“制造”出一个独立的、活生生的单细胞体!

    不过,这个空间似乎看起来颇有几分眼熟?

    球形,内壁的凹陷。虽然陈峥看不到空间的外表,但这不就是阿飞送给自己的那颗琥珀中的奇怪物体吗?!

    ……

    “陈峥?”

    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在叫自己的名字。

    陈峥挣扎着想要挣开双眼,却发现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动作,对此刻的他来说,都需要耗尽全部力气才能做到。此时的他,如同一个昏迷了几十年才苏醒的植物人一般,虚弱到连呼吸都要拼尽全力。

    “醒了!太好了,老陈醒了!”

    耳边传来一整嘈佑的欢呼声,似乎有不少人都围在这里。

    上方洁白的天花板上,有几块墙皮已经脱落了。微微偏了偏视线,右侧的金属架子上,正挂着一个硕大的玻璃药瓶,透明的药剂顺着软管,一滴一滴的流淌着。

    果然是医院,看来自己被那几个混混揍得不轻啊。

    陈峥努力的想要偏一偏脖子,但脖颈肌肉传来的酸痛,却让他发现这似乎是个很艰巨的任务,于是他很光棍的放弃了。

    “好了好了,同学们出去吧,让陈峥同学安静的休息一会儿,等他恢复了我们再来看他。”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自己的耳边似乎清净了不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身上的那种虚弱感,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着。力气如同涓涓流淌的溪流,一点一点浇灌着这具差点干涸的躯壳。

    至少转动脖子似乎不是那么困难了。

    吊瓶架上那个硕大的玻璃瓶子,再次吸引了陈峥的目光。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用玻璃瓶包装的静滴盐水?

    陈峥很想开口问问,但嗓子里却只钻出了一个字。

    “水……”

    也许是被自己突然出声惊醒了吧,身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慌乱的动静。铁质的凳腿与水磨石地面之间,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水来了!”随着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一个插着塑料吸管的口杯被慌慌张张送到了陈峥的嘴边。虽然听得出那个女孩在极力让声音显得平静,只是那溅了陈峥一脖子的水花,却还是暴露了她的慌乱。

    不过,更让陈峥在意的,是这个声音本身。

    强忍着脖子传来的酸痛,偏过头,看向了身旁的那个女孩。

    “是你?!”陈峥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嗯,下午还有课,大家就都回去了,但你又不能没人照顾,我就留下来了……”女孩柔声解释着,但眼神却有些躲闪。

    只是,她牵强的解释似乎也是没有必要的。

    此刻的陈峥双目圆瞪,瞳孔紧缩,满眼的难以置信!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似乎已经不够用了,眼前这个女孩,让他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清醒过来,再次感到了怀疑。

    苏筱,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已经……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女孩见陈峥面色聚变,顿时紧张了起来。女孩伸出白皙的手,直接贴在了他的脑门上,似乎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冰凉滑腻的触感,让陈峥一时间有些恍惚。

    这难道是真的吗?

    她不是已经在十几年前的那场意外中……

    “原来是个梦……”陈峥心中有些苦涩:“希望不会太早醒来。”

    他强忍着肌肉的酸痛,颤抖的抬起了右手,轻轻的按在了女孩的手掌上。

    “啊!”女孩一声轻呼,有些尴尬的将右手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脸上泛起一丝羞忿:“你干嘛?”

    陈峥掌心一空,本就有些吃力的手掌就按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额前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触感有些油腻,让他觉得有点恶心。

    等等?!

    自己哪儿来的刘海?陈峥心中大汗!自从他八年前剃了光头之后,再也没留过头发啊!就凭额前这点刘海,没三、五个月恐怕也长不出来吧?

    再看看眼前一脸尴尬的女孩,还有病房中那些似乎总觉着不太和谐的装饰风格,一个让陈峥感到有些无法相信的念头,涌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自己……竟然重生了?

    ……

    靠在摇起的病床上,陈峥大口大口的和香蕉较着劲。

    原本非要留下照顾自己的苏筱,被他编了个理由强行赶去上课了。

    倍感悲愤的陈峥,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让他震惊的实事——自己穿越回了16年前。

    虽然说现在大家都流行重生、穿越之类的事情,但那难道不是生活不如意,想要重新来过的屌丝专属的奇遇吗?自己堂堂一个优秀青年科学家,加州理工学远遗传学博士,燕京大学遗传与理论生物学中心的优秀科研人员、副教授,居然也TM重生了?

    还重生到了大四毕业前夕?

    一想到自己十几年来辛辛苦苦熬出的各种成果与荣誉,以及那些大大小小让他想想都不寒而栗的考试与评比,还有那刚刚还了8期贷款,三环内的高级公寓,陈峥不由得悲从中来。

    你换个人重生好不好!我人生很美好啊!

    一口气吃掉了两根香蕉之后,陈峥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

    如果说自己的人生真的有什么值得重来的地方……陈峥看了一眼身旁空空如也的矮凳,心中淤次出现了苏筱那有些青涩的身影。

    叹了口气,陈峥重新躺会了病床上。既来之,则安之吧。

    应付完大夫一轮又一轮的检查,陈峥终于有机会下床活动一下了。口袋中的帆布钱包,依然是记忆中那破旧的样子。来到医院一楼的门诊大厅中,陈峥有些生疏的用IC卡公用电话卡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如果不是钱包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折叠通讯录,陈峥觉得自己可能都想不起来自家已经废弃很久的座机号了。这次突如其来的重感冒让陈峥自己也觉得有些蹊跷,上一世好像自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一场急病才对。

    当父亲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的时候,陈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简单的报了平安之后,大概问了问家里的情况,陈峥便借口长途太贵,匆匆挂掉了电话。

    只要家人没有事情,自己无非就是重活十几年而已。凭借自己两世的经历和超前十几年的知识储备,哪怕依然走上辈子纯科研的道路,想必在成就上也会更加辉煌一些。

    而且,这一世,自己似乎还多了一些……神奇的东西?

    ……

    踱步来到了医院的花园中,陈峥找了一张没有人的长椅坐了下来,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手中的纸笔,是在导医台问护士小姐姐要来的。他略微回忆了一下,笔尖一抖,开始在纸上写出一行又一行的碱基代码。

    陈峥越写越心惊。

    这是他前一世利用novagen的T7表达载体自行修改的一段基因序列。自己固然对这个载体的启动子编码十分熟悉,但之前的自己,也绝对做不到能够一个碱基一个碱基将整条质粒DNA排序默写出来!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陈峥只要想到下一个基因片段需要表达什么功能,他的脑海中就自然而然的会将这个基因片段的排序整理成最基础的碱基序列!

    不一会儿,一张A4白纸便被陈峥书写的满满当当。当最后一个碱基符号书写完毕,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有些不太稳固了。回头再去看这满满一张纸的凌乱编码,陈峥感觉自己就像在读一本浅显的小说一般,每个字符、每个词语的含义竟然都能清晰的辨别出来。

    甚至,阅读完整个启动子的序列之后,陈峥还发现了大量他——或者说整个生物学界都未曾注意过的东西。

    有些上瘾的陈峥,干脆在纸的背面再次书写起来。

    这一会,他直接凭空想象了一段功能基因,用来转录表达前世一个十分复杂的功能杏蛋白。这种编译蛋白是一种应用于基因编辑过程中的关键功能杏分子,直到陈峥重生的时候,国内还没有人能破解这种功能蛋白表达所需的基因序列。

    破解蛋白的氨基酸排序早已不是什么难题。但是大型蛋白分子的空间构型,才是蛋白分子拥有生物活杏的关键。

    所以,如果只是将表达链状氨基酸的基因组排序书写出来,只要是了解蛋白氨基酸链的人,哪怕只是一个高中生,对着基因表达图鉴也能够做到。但是真正要复制出能够表达出完整的具有复杂空间结构蛋白的基因组,那就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工作了。

    不过,当陈峥只是凭借想象,就无比顺畅的将整段Cas编辑蛋白表达基因书写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快要崩溃了。

    “这TM简直就是开挂啊!”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