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我看你是没挨过科学家的打

    八月底的京城,丝毫感觉不到半分秋凉的意味。炎热的空气依旧炙烤着整个城市,空调烧烤冰啤酒,依然是成府路夜晚绕不开的主旋律。

    “立秋,立秋,立他娘的秋,这鬼天气,简直比夏天还热!”路边烧烤店里,光头大汉正满嘴喷着酒气,光着膀子和一串大腰子搏斗着,虽然空调呼呼的冒着冷风,但脖颈上的汗珠,还是在大滴大滴的滑落着。一身油光发亮的汗水,将肩膀上的硕大刺青映的格外显眼。

    大口的就着啤酒,终于啃完了一串滋滋冒油的大腰子,光头大汉这才发现,自己对面的年轻人根本就没动筷子,便显得有些不悦了。将手中的钢钎丢在了桌上,猛地一拍桌子。

    “啪!”手腕上的蜜蜡珠串猛地砸在桌面上,巨大的声音将周围的食客都吓了一跳。不过这些偷看的食客却也不敢做声,只是偷偷看了花臂光头一眼,便连忙转过头去,假装做自己的事情。

    “我说阿飞,你倒是吃啊。你请我喝个酒,结果光我一个人喝,你自己在哪儿哀声叹气,这算几个意思?”光头剑眉一竖,大声嚷嚷道。

    光头的对面坐着一个面色憔悴的年轻人,身上的衣服倒还算体面,就是那杂乱的半长头发、乌青的眼袋以及唏嘘的胡茬,都说明了他的颓废。

    “老大,我这个项目做完,下个月就去美国了。”年轻人勉强的笑了笑:“谢谢你这两年的关照。”

    “谢个屁!”光头瞥了年轻人一眼:“去美国也好,得罪了谢老六,又没人罩着你,京城你恐怕是混不下去了。出去努努力,混出个人样,再回来也有底气。”

    年轻人笑了笑:“嗯,老板也是这么说的。但愿美国那边会好一点吧,只是……这次恐怕要连累老大你了。”

    “呸!放……嗝儿~”光头大汉又拍了下桌子,大眼珠子一瞪,打了个酒气冲天的酒嗝:“少说这种屁话!你出去问问,整个海淀,谁不知道我陈峥讲义气,说连累我?你这是骂我!”

    “行了,少吹几句牛逼,我走了之后,你把你那脾气也收一收。”年轻人仿佛是被逗笑了,脸上的颓废之色终于少了一点:“你这几年得罪的人可也不比我少,也就是现在的项目牛逼点,小心以后项目做完了,背后挨黑砖!”

    名叫陈峥的光头大汉嗤笑一声:“切,就那几个歪瓜裂枣也敢动我?要不是看他们年龄大、辈分高,我早就找机会直接打他们脸了。”陈峥的嗓门太大,甚至连门廊玻璃都震得嗡嗡作响。

    “咳!”烧烤店的老板突然重重的咳了一身,然后端了一盘毛豆走到了桌前。

    “老弟,吃毛豆!”店老板笑呵呵的将盘子放在了陈峥身前。

    陈峥眉毛一挑:“我们没点毛豆吧?”

    “送的。”老板笑着说:“没别的意思,就是麻烦老弟您稍微小点声,您这儿……英雄气概稍微收敛收敛,回头把我的客人都吓跑了,我找谁哭去。”

    “我嗓门大吗?”陈峥一听,眉毛顿时拧了起来,随即又把声音提高了八度,然后转身看向了周围几桌唯唯诺诺学生模样的客人:“怎么?难道我声音很大吗?”

    “不大不大,没事儿没事儿,陈老师您坐。”邻座几个大学生连忙摆手,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小姑娘连忙去结账,另一个看起来比较壮实的男生站了起来:“陈老师、何老师你们先吃,我们还有点事,先走了。”说罢,几人便匆匆收拾东西起身离开了。

    “唉你们什么意思?你们哪个系的?!”陈峥一拍桌子,看着奔走而逃的学生,怒目而视。

    “老大,行了,你坐下!”长发青年阿飞终于看不下去了,隔着桌子拽了拽陈峥:“你喝多了,少说两句!”

    “我没喝多!”陈峥回手推了阿飞一把,阿飞一个踉跄,跌坐回了凳子上:“我就是想不明白,你们所的领导是不是都是傻13?他谢老六就一个芝麻大的成果吃了半辈子,一个破研究员枯坐了30年,发过一篇有营养文章没有?”

    陈峥越说越来气,劈手夺过一瓶刚打开的啤酒,吨吨吨就灌了半瓶进去:“你这两年给他们做了多大的贡献?不说别的,那个非血红素铁酶的成果,没有你在LS-fayK蛋白上的研究打底,他们能弄出来?现在倒好,为了一点狗屁经费,非要把脸送给那个土都已经埋到了脖子上的尸位素餐的货去踩,简直是神经病!”

    “行了行了,你少揭两下我伤疤就好了。”阿飞苦笑着吧陈峥按了回去:“知道你混得好,你就别刺激我了。”

    陈峥满脸不忿的又开了一瓶啤酒,给两人倒上。

    “好个屁。”陈峥苦笑一声:“叫我回国的时候给了那么多承诺,结果回来以后弄个项目比登月还麻烦,好不容易项目批下来了,阿猫阿狗都想来插一脚。”

    阿飞无奈的摇摇头:“那也比我强,至少你还顶这个优秀青年学者的名头,他们不敢光明正大的欺负你。”

    “唉,反正让人不爽。”陈峥也有意兴萧索:“来,再喝点。”

    摇了摇头,阿飞推开了陈峥递过来的酒杯,从怀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在陈峥疑惑的目光下,阿飞将盒子递给了他:“马上要走了,这个东西以后我也用不上了,我昨天找人穿了孔做了个挂坠,给你留着玩吧。”

    “什么玩意?”陈峥皱着眉打开了盒子,一枚亮黄色的琥珀,正安静的躺在盒子里面。

    提起挂绳,将那枚金色琥珀悬在了眼前,陈峥的目光顿时有些凝重了。

    这枚琥珀虽然质地透明,但从收藏的角度看,却并不算什么好货色。大量细碎的气泡和不明杂质被金黄的胶质包裹着,让它看上起显得并不通透。

    不过特别的是,在琥珀的中央,封存着一个奇怪的小球。那是个直径不超过6毫米的圆球状物体,上面还布满了短小的触手。粗略看去,像极了一个尖刺全部被削短的海胆。

    但是这个东西显然并不是海胆。圆球的表面还勾勒着一道道泛着金属光泽的条纹。如果没有那些看上去甚至有些可爱的触突状断刺,这东西大概更像一只蜷缩成一团的球马陆。

    陈峥的目光此刻完全被那个小小的圆球吸引住了,直到感觉有些晕眩的时候,才猛地反应过来。

    有些惊疑不定的将琥珀放回了盒子里。陈峥皱着眉头看向了阿飞:“这不是你在YN考察的时候发现的那枚琥珀么?”

    “没错。”阿飞点点头:“看起来是不是很神奇?本来还想研究研究里面这个东西,现在恐怕是没机会了。不如送给你,到时候要是有什么成果,记得给我挂个名就行了。”

    “唉。”陈峥摇了摇头,也没有推辞。他太了解何飞的杏格了,既然这东西交到了自己的手上,那么肯定是还不回去的。如果以后真的有机会研究出有什么成果,直接把署名权给他也就好了。

    于是,陈峥也不再客气,直接将那枚琥珀挂在了脖子上。端起了一瓶啤酒,给自己和何飞满上之后,他把酒瓶重重的往桌子上一砸,发出了哐的一声巨响。站起身,大声的冲着何飞嚷嚷道:“行,东西我收下了!来!再喝一个!今天不喝呲就别想走!”

    “那边那个光头,你他妈小声点!”

    终于,店里另一个角落的客人受不了了。一个留着黄毛,一脸痞相的青年站了起来,指着陈峥,一脸凶相的喊道。

    “关你屁事,不爽给我憋着!”陈峥头也没回,直接一句堵了回去。

    “行了,陈老师,你今天喝多了。这位先生,你劝劝陈老师,今天算我请客,你扶他先回去。”店老板脸色一变,连忙给阿飞打眼色,示意他带着陈峥先走。

    “对不起对不起,他喝多了,我们这就走。”阿飞直接起身,拽着陈峥的胳膊想把他拉起来。

    “怕个屁啊!”陈峥甩开阿飞,四仰八叉的坐在塑料圈椅上,看着对面的黄毛:“走什么走,就他们那一个个标准社会渣滓的长相,你还怕他们?让他们过来动动我试试?”

    对面那桌上的几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立刻就炸了锅。

    “cnm给你脸了?”几人纷纷站起,为首一人提着酒瓶就走了过来:“你TM挺牛逼啊?”

    陈峥一把推开想要拉自己的阿飞,挺着胸就迎了上去:“怎么,还不服?还想动手?”

    黄毛脸色闪过一丝狞笑,也不说话,直接抬手一酒瓶就朝陈峥的光头抡了过去!

    见对面二话不说就动手,陈峥一瞪双眼,猛地一侧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酒瓶,然后朝前一探步,躬身猛地一拳挥出,径直砸在了黄毛的软肋上。

    “当啷”一声脆响,啤酒瓶脱手砸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碎片。黄毛痛苦的捂着腹部坐倒在地,面部扭曲的吓人。

    “和我耍牛逼?我看你是没挨过科学家的打!”陈峥狞笑喊道。

    “艹,弟兄们,干他!”黄毛的几个同伴愣了一下,随即便纷纷叫骂着冲了上来!一个满头绿毛的痞子,抬手就将手中的酒瓶扔了过来。

    陈峥见状,直接把身前的桌子一掀,堪堪挡住了一个飞来的酒瓶,结果桌上的盘子酒杯酒瓶乒乒乓乓摔了一地。

    “甘霖娘啊!”眼见对方四五人已经冲到近前,陈峥脑子一热,将一米多长的玻璃钢桌子直接抬起横在了胸前,像扛着盾的野蛮人一样,怒吼着朝着对面的几人冲了过去。

    对面几人也不示弱,抄起凳子就砸了过来。陈峥用桌子挡开了迎面飞来的凳子,却没注意刚才倒地的黄毛混混,已经提着一个空瓶悄悄来到了自己的身后,趁陈峥不备,一啤酒瓶就砸在了他的光头上!

    陈峥只觉脑门一凉,似乎有什么液体流了下来,接着眼前就开始发黑。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瞬,他看见那个黄毛恶狠狠的掏出了匕首,朝着自己的前胸刺了过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